臺北市
27°
( 29° / 25° )
氣象
2024-04-23 | 自立晚報

「羅織罪名 監院搶當東廠打手」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監察委員高涌誠、林郁容為調查1989年發生的世台會總幹事羅益世回台遭強制驅逐出境案,預計24日日將約談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長的新北市長侯友宜。立院國民黨團23日召開記者會,痛陳民進黨明目張膽透過監察委員之手,打擊在野黨政治人物、縣市首長,自甘淪為「東廠2.0」,令國人唾棄、不恥。國民黨團質疑,監察院此舉是要在520總統當選人賴清德上任前立戰功?求表現?國民黨團給予最嚴厲譴責!

書記長洪孟楷說,監察院追查35年前舊案,根本是綠色恐怖籠罩全台灣上空,2024年新國會產生,卻沒想到監察院自甘墮落,甘願淪為政治打手。難道是新北市長侯友宜曾是2024年總統大選候選人,所以得罪民進黨,天涯海角都要追殺到底?

洪孟楷指出,35年的舊案,當然可以釐清,但是約談當年只是基層刑事組長的侯友宜,且透過綠媒、網軍刻意營造他就是當年帶隊的指揮官,難道這不是羅織罪名嗎?洪孟楷質問監察院、民進黨政府,此舉是要打擊基層警察士氣嗎?監察院都可以在35年後約談基層警察,那麼,現在基層警察誰敢盡心盡力辦案?還有公平正義可言嗎?

洪孟楷表示,高涌誠監委政治立場鮮明、偏頗自不在話下,林郁容監委是時代力量創黨人之一,弟弟林峯正是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兩位監委連袂調查35年前舊案,誰會相信這不是先射箭再畫靶?羅織罪名?難道監察院都沒有案子可以調查了嗎?

洪孟楷要問問監察院,NCC主委陳耀祥違法失職案調查了嗎?疫苗整備,高端疫苗採購弊案查了嗎?台南爐渣案88槍查了嗎?35天前蘇丹紅流竄全台案查了嗎?監察院當人民是塑膠嗎?國民黨團嚴正譴責監察院政治動作、政治查案,只會讓全民所唾棄。

首席副書記長林思銘直言,監察院近日為調查1989年間世台會總幹事羅益世返台遭強制驅逐出境事件,聲稱為了珍貴的證詞,所以需要約談當時擔任中山分局刑事組長,現任新北市長的侯友宜。監察院說,時隔35年,該案已不可能再追究個人責任,調查目的僅在還原事件真相。

林思銘認為,原來監察院也知道這是35年前的陳年舊案,相關人的責任已經超過時效而無法追究,民刑法均有時效制度,無論民事或刑事責任均會因一定時間之經過而無法追究其責任,監察委員針對無法再追究個人責任的案子發文約談相關人員,根本毫無意義,尤其約談的對象是剛競選完總統的在野黨候選人,這不免讓人質疑根本是政治操作,監察院淪為政治打手。

林思銘指出,如果政策有錯也應找當時的李登輝總統、法務部長、內政部長,怎麼會找一位基層警官,他能證明什麼?民進黨的政治追殺手段真是令人膽顫心驚,現在又去查35年前的舊案,其心可議,簡直就是完美詮釋何謂囂張跋扈的東廠。林思銘沉痛的呼籲親執政黨的監察委員,停止這樣令人不齒的政治追殺,不要浪費監察資源,不要讓造成明朝滅亡的「東廠」,帶台灣民眾走向墮落深淵。

副書記長許宇甄進一步說,中華民國《憲法》是五權憲法,國父孫中山之所以堅持設立監察院,就是因為行政部門日理萬機、百密一疏,監察院應該是擔負起民眾的期待,協助立法院監督制衡行政部門、查賄打貪,怎麼會跑去政治迫害地方政府的民選首長,不叫濫權違憲,什麼叫濫權違憲?

許宇甄要請問執政黨、賴清德準總統,促轉會2022年解散後是不是很慌,所以監察院主動請纓當新東廠?最後再請問監察委員們,你們是不是很想升官,想在520前辦個「大案子」邀功?請監察院告訴國人,為何選在賴清德就職前夕,重啟對侯友宜市長35年前的事件進行調查?

許宇甄正告監察院,若真要公正調查一些大案子,眼前就有「賴皮寮案」,「離岸風電案」、「新冠疫苗採購」、「快篩採購」、「巴西臭雞蛋採購」,等等爭議性大的案件,可立即啟動調查。許宇甄最後呼籲監察院,回到正義的公正、透明、平等,讓國人能夠相信監察院。

藍委牛煦庭強調,民國78年8月28日各家媒體報導,策畫拘捕世台會秘書長羅益世、台獨聯盟幹部蔡正隆,是內政部警政署外事組,時任台北市警察局長廖兆祥,指派台北市刑警大隊技正薛啟芳負責協調拘捕行動,北市特勤中隊長葉海瑞擔任第一線行動現場指揮官。另外,現場參與拘捕任務另有轄區中山分局長王進旺、刑事組長侯友宜。

牛煦庭說,從媒體報導中就可以清楚看到,當時擔任刑事組長的侯友宜,是整起拘捕行動中最基層的刑事幹部,高涌誠監委基於歷史轉型正義要有所還原,因此著手調查此案的來龍去脈和決策過程,國人完全沒有意見。但是約詢一位當初完全沒有參與決策過程,沒有任何權力,只能配合上級命令辦案的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真有助釐清、還原事件發生原貌?約詢的正當性何在?

牛煦庭認為,高涌誠監委的約詢,是標準的請君入甕、政治追殺莫此為甚,也難怪有聲音要廢掉監察院。當監察院淪為政治打手時,又該如何轉型正義?又能如何還原真相?牛煦庭建議監察委員們,到此為止吧!

藍委吳宗憲表示,邪惡之所以會獲勝,是因為好人袖手旁觀,對監委高涌誠這位司法前輩,已經難有一絲一毫尊敬。過去曾兩度彈劾曲棍球案,做出不起訴處分的檢察官陳隆翔,甚至恐嚇陳隆翔檢察官:「你不幫我解決問題,就是逼我彈劾你」,監察委員公然將手伸進司法獨立環境,因此惹怒了檢察官協會。

吳宗憲指出,高涌誠監委在新竹市前市長林智堅論文案也沒有缺席,竟然重查調查員余正煌已經結案的舊案,難道他不知道,決定案件簽結與否的權責是在檢察官,而不在調查員嗎?台大卡管案也看得到高涌誠的身影,直接恐嚇台大校方「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要求校方提出管中閔兼職紀錄。

吳宗憲總結,高涌誠在政治攻擊上從來都不缺席。侯友宜競選2024總統期間,高涌誠監委蒐集侯友宜文化大學租屋案資料,不斷釋放風向,讓侯友宜的對手不斷地操作。吳宗憲認為,高涌誠監委根本不是在做監察權的工作,而是政治打手的工作。監察院不去監督執政黨公務員,而是幫執政黨修理在野黨政治人物,這才是毀憲亂政!2024/04/23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