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29 | 自立晚報

民進黨監控全民 還在狡辯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27日參加政論節目時公開表示,他們透過基地台訊號分析公民運動群眾。王義川進一步指出,這次參加青島東路活動民眾的年齡層分布,與5月19日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北平東路的民眾黨支持者,以及1月13日參加凱道選前之夜的都是不同人。

立院國民黨團 29日召開記者會,強烈質疑為何一個執政黨政策會執行長居然能掌握屬於秘密的個資?難道民進黨執政8年,動用國家機器在監控人民行動?難道NCC、數發部都聽命於民進黨秘密非法蒐集人民個資與日常足跡?民進黨主席賴清德請向國人說明,是誰下令要求王義川法取得人民個資?又是如何取得?

首席副書記長林思銘說 ,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在節目上竟然公開說出,民進黨正在利用手機定位系統監控民眾,分析群眾資訊,包括群眾年齡以及其過往足跡, 完全掌握青鳥運動群眾。原來我們默默地上演楚門的世界,一直被監控著,怎麼樣都逃不出民進黨政權的手掌心。王義川到底是不是在胡扯?還是有國安、檢調單位暗地提供數據給他?

林思銘指出,民間公司提供的「手機信令資料分析」,主要是人流分析,根據內政部2021年公開的報告,「電信信令人口統計之建置分析與應用」中指出相關統計資料不含個別資訊,「不含性別、地址和年齡等個資數據。」換句話說,王義川所說性別、年齡層數據到底是從何而來?

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 28 條規定:「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依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監察通訊所得應秘密之資料,而無故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二萬元以下罰金。」

林思銘認為,王義川顯然已經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相關規定,既然王義川毫不遮掩地在政論節目自證違法,國民黨團就有責任告發王義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由此可見,民進黨只要想掌控人民的個資、行蹤,都會毫無顧忌地運用非法手段取得。林思銘強烈要求賴清德主席說清楚,民進黨的政策會執行長,是如何取得人民的個資?又是誰下令?

藍委陳玉珍指出,王義川在政論節目上,很自然地說出此次參加「青鳥活動」與519北平東路「小草行動」,以及0112選前之夜凱道活動,是屬於不同的人,且幾乎不重複。甚至還說出參與活動年齡層的百分比。陳玉珍說,當下她非常驚訝,為何一個執政黨政策會執行長居然能掌握屬於秘密個資?

王義川解釋,數據來自會場附近基地台訊號,利用「手機信令資料分析方法」取得。更令陳玉珍詫異的是,當王義川在解釋數據來源時,是渾然不知已經嚴重侵害到人民個資?還是民進黨執政8年已經習以為常這樣做?當國民黨立委進一步質疑合法性時,王義川狡辯拉新北市耶誕城、台中市燈會來救援,聲稱市政府也是用這樣方式取得參與活動人流數據。

陳玉珍直言,針對王義川的詭辯,她立刻詢問新北市交通局,新北耶誕城的人流大數據調查,取得方式為何?電信公司提供數據資料內容為何?根據新北市交通局的回應,新北耶誕城的人流分析是新北市觀旅局主辦。再者,新北市舉辦大型活動期間,會要求主辦單位向電信公司購買手機訊號統計,用來推估參與活動人數,且提供的相關數據、資料已經「去個資化」,根本無法顯示手機號碼持有人,在不同時間、不同活動是否重疊來做分析,僅能提供推估活動現場人數、滯留時間、來回方向等去個資化資訊。

陳玉珍要問王義川,你口中所謂的「公司」有辦法即時分析出參與活動人流相關個資,以及重疊性分析,到底是怎樣的「公司」?民進黨到底監控人民多久了?陳玉珍要求賴清德黨主席必須對國人說清楚,是不是民進黨利用執政鴨霸,要求電信公司提供數據?是不是利用執政優勢,要求NCC、數發部非法蒐集國人移動足跡資料?難道監控人民,就是民進黨長久以來的政策嗎?

藍委李彥秀表示,王義川終於誠實地告訴國人,民進黨長久以來的秘密,原來民進黨執政以來掌握8年的國家機器,都在秘密進行綠色恐怖,利用手機訊號監控人民,以為只有在北韓會發生的事,民主的中華民國,也一樣在秘密進行著。

李彥秀說,民進黨立委頭綁「民主已死」布條,事實上就是民進黨殺死!連在總統府內都可以偷錄與總統對話,再利用網軍側翼攻擊自己黨內的政敵。顯然,利用手機訊號所取得在各項抗爭活動場合的數據分析,這讓民眾惶恐的是,民進黨利用國家機器掌控人民一舉一動,是否也在選舉投票時,分析人民投票意向、監控與分析?

李彥秀強調,王義川打開了民進黨暗黑的潘朵拉盒子。原來,民進黨一直在進行認知作戰。商業上,當然可以購買大數據做為推展業務需求,但都是已經去個資化的數據,最多僅是年齡層分析,絕對不會有政黨傾向、不重複參與分析。李彥秀高度懷疑,難道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國家機器在運作?假借「點麵線」APP系統,來掌握人民行蹤?李彥秀強調,這件事也凸顯國會改革法案必須通過的重要性,因為,民進黨政府正在用恐怖手段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

藍委黃健豪說,內政部過去規範了「電信信令資料各項應用」,包含了市場行銷、人力安排、商業選址、置產出租等等屬於工商業使用部分,並沒有陳抗人口分析,王義川口中從電信公司取得的數據資料,是怎麼取得?內政部明白揭露3大電信業者交付人口統計資料,僅依照空間(縣市、鄉鎮市區、村裡最小統計區),以及時段(假日/平日/、早/中/晚)的統計資料,完全不含個資數據(性別、年齡、地址等)。更不可能提供某個電話號碼出現在今天或上周,都在同一個位置與否。簡言之,「電信信令資料」可以知道你是否參加這場活動,但沒有辦法知道你是否在某個時間裡,也參加別場活動的比較。

黃健豪指出,王義川拿新北市、台中市大型活動來救援,根本就是魚目混珠,電信業者提供人流數據,是某個時段有多少人次;加值購買額外數據,最多只有年齡層、性別比例,絕對買不到某人參加新北耶誕城後,何時又去參加台灣燈會的足跡資料。除非,王義川掌握到現場手機持有人的手機裝置碼,且只有電信業者才有的手機裝置碼,絕對不可能、不可以販售,否則觸法。

黃健豪認為,王義川必須說明,每一筆單一手機裝置數據到底是從何而來?何時開始註記參與政治活動手機持有人?政府機關周邊電信業者基地台,是否已經遭執政黨掌控? 2024/05/29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