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7° / 27° )
氣象
2024-06-25 | 自立晚報

民眾黨:監察院打手院 擺爛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察院25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口口聲聲捍衛憲法與監察院權力,將向憲法法庭聲請釋憲及暫時處分。台灣民眾黨黨團總召黃國昌、立委陳昭姿於監察院記者會後一小時內,火速召開記者會砲轟,監察院睡了這麼多年,如今才突然驚醒,醒來卻是反對民進黨過去疾呼的國會改革,陳昭姿直指監察院秘書長李俊俋「選擇性失憶」,而黃國昌更批民進黨主政下的監察院,早已從酬庸院升級為廢物院、打手院!

記者會開始,立委陳昭姿先播放影片,內容為監察院秘書長李俊俋在2012年擔任立委時,在國會改革公聽會上表示「立院若無調查權,有如無牙老虎;更呼籲在體制混亂尚無法釐清、沒辦法透過修憲來改變這樣情形的時候,至少應建立國會調查權以及要實施調查權會用到的聽證制度。」

陳昭姿說,陳水扁前總統時期曾提出台灣新憲法,而當時的台灣憲法權威,也就是李俊俋秘書長的父親—李鴻禧。李鴻禧提出台灣新憲法的草案就有推動國會改革,而2012年李俊俋擔任立委時也主張立院應有調查權,如今昨是今非,陳昭姿感慨的說「仍不相信李俊俋會忘記他的父親,那個捍衛憲法的爸爸以及自己當年信仰的主張,但如今看來,李俊俋已經選擇性失憶,和許多民進黨政治人物一樣,做了昨非今是的抉擇。我希望民眾能跟我一起協尋昔日的民進黨!」

立委黃國昌則邀請公民朋友一起到立法院公報,回顧李俊俋在2012年是如何呼籲立院建立調查權與聽證制度,黃國昌表示:「非常遺憾李俊俋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竟然宣稱《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條文嚴重妨害監察職權行使,違背權力分立原則,所以立院不該有調查權」。黃國昌直言,李俊俋不僅自打臉,甚至忘了釋字585號早就明文肯認立法院應有調查權。

黃國昌指出,李俊俋說立院調查權侵害監院權力的說法更是可笑,《憲法增修條文》賦予監察院的權限是彈劾、糾舉與審計,監院執行這三樣權限需要調查權,而立法院的職權核心就是審預算、審法案、處理條約,也就是對行政權監督制衡,因此也需要調查與調閱權,正是因為要履行民主憲政體制下的職權,立院才有必要完善聽證調查制度;黃國昌痛批李俊俋聲稱監察院可獨攬調查權的說法,匪夷所思。

黃國昌直言,李俊俋2018年在立院主張監察院的地方巡查毫無意義應廢除,但直到今日,地方巡查制仍然存在,一年花了1764萬巡不到40天,勞師動眾、勞民傷財且成效不彰;近8年監察院調查案件的數量寥寥可數,一個委員平均一年調查不到12案,「查得咪咪帽帽」!就算是有法律效力的糾正案一年也不到100案,彈劾案更慘到2021年16個、2022年27個、2023年20個,比馬政府時期的監察院效率還差!

黃國昌表示,2014年李俊俋說監委一人一年彈劾不到一案「效率很差」,但回頭看民進黨主政下的監察院,已經從「酬庸院」升級成「廢物院」,甚至是「打手院」,監察院還有臉說自己針對光電案、雞蛋案都有在調查,請問調查報告在哪?這麼廢還好意思拿來說嘴?黃國昌拿出監察院調查「實績」舉例,監察院說2019年就開始查雞蛋,也提出糾正,那為何到了2023年,缺蛋風暴重新上演?顯然當時被糾正的農委會,只把監察院的糾正當耳邊風。

而賴清德的愛將陳宗彥,接受業者性招待不法關說,監察院內部報告都承認陳宗彥接受8次性招待,但彈劾竟然沒通過,「請問監委諸公到底在幹什麼?」監察院今天還有臉開記者會說調查權是監院獨有,才真正是毀憲亂政。

此外,前法務部長邱太三不法關說司法,為富商逃稅案施壓基層檢調,監院彈劾也沒過;新潮流立委段宜康誣指他人侵吞公款被法院判輸,段宜康「賴著不吞」曲棍球,監委竟然還當新潮流打手追殺基層檢察官,被職務法庭多次打臉。黃國昌痛批監察院自甘墮落,還有臉出來開記者會。

黃國昌進一步質疑,監察院跳出來說要向憲法法庭申請釋憲,「李俊俋有通過監察院會議了嗎?」李俊俋只說監察院長陳菊有召開談話會,什麼時候談話會可以作出決議?難道現在的監察院是陳菊下令就算?監察院擺明配合民進黨,毫無獨立性,竟然還有臉皮開記者會。

黃國昌痛批,監察院對國會改革法案的聽證程序指手畫腳,但立院調查權的被調查人有拒絕證言、律師到場陪同還保障隱私營業秘密等保障,反觀監察院的調查保障通通沒有,「要刮別人鬍子前先刮好自己的」,打蒼蠅不敢打老虎的爛表現,沒經過監察院會議就作出決議,才是真正敗壞憲政體制。

會後聯訪記者提問,稍早監察院特別舉例超思雞蛋案,監察院說去年10月已經在調查,還認為假設立法院同樣有調查權,監察院和立法院的界線在哪?這會造成行政機關的困擾,會不會如同前監察院院長張博雅所說,立法院變成憲政怪獸?黃國昌回應,請教監察院院長陳菊,憲法本文到增修條文,哪一條把調查權專屬給監察院?其次李俊俋提超思雞蛋案更是自曝其短,他說去年開始查,調查報告在哪裡?立法院對行政權的監督是核心權能,倘若按照李俊俋的說法,那以後監察院啟動的案子,立法院通通不准動,立案一堆永遠也調查不完的案子,如此要癱瘓立法院,也太容易了吧!

黃國昌提醒:「大家不要忘了當初邱太三關說司法的案子,我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一直追,後來監察院才勉為其難啟動彈劾案,之後有彈劾嗎?」請問監察院,邱太三負了什麼法律責任?這就是監察院放水。此後蔡政府還讓邱太三大剌剌回任陸委會當主委,「監察委員不會覺得自己很羞恥嗎?」監院消極怠惰、放水護航,竟然成為關說司法的邱太三最好的擋箭牌,從陳宗彥、段宜康到邱太三,再再都印證了監察院就是不敢打民進黨權貴的廢物院。

媒體提問,國會改革法案26日開始生效,民眾黨團會有什麼動作?黃國昌表示,立院不像監察院一樣,沒經過監察院會議就作出決議,「讓人瞠目結舌」。立院有立院運作的規定,等到法律生效才會照議程排案。

媒體提問,有人說民眾黨八位不分區立委無法罷免,就要轉為罷免民眾黨的市議員。對此陳昭姿反問這是要諸九族連坐法嗎?陳昭姿建議民進黨立委若真的這麼想搞罷免,可以提案修訂誅九族的連坐法案,讓大家看看誰在真正「反民主」。她並表示政治人物當然可供檢視,還好現在有國會頻道,記錄下民進黨在野時期提的每件改革,都是現在在野的民眾黨幫忙完成;民眾黨的立委知道自己的責任,而人民也應該清醒,納稅錢是要為人民服務,而不是拿來政治動員的,罷免不該淪為情緒勒索或動員。

記者提問,李俊俋說自己仍支持三權憲法精神,但希望是用修憲方式,而不是用國會改革法案偷渡。黃國昌直言,最好的回應就是李俊俋自己在2012年說過的話:「在體制混亂還沒有辦法釐清,我們無法透過修憲改變時,那我們至少應該要做什麼事?我們至少應該要做的,就是國會的調查權,以及實施調查權會用到的聽證制度建立起來。」李俊俋可以回去溫習。若還不夠,可以參考民進黨大老林濁水曾針對立院調查權與監院調查權可以並行不悖,寫過一本蠻厚的冊子,「我想李俊俋秘書長應該不至於看不懂。」

記者提問,賴清德總統說即問即答是違憲,但是民眾黨立委張啓楷說是依序即時回答,但是民進黨立委林俊憲卻說兩種方式是相同的。黃國昌諷刺的說,林俊憲顯然沒有參與法案討論,也沒有看懂文字。黃國昌指出,「依序即時回答」怎麼會跟「即問即答」一樣呢?民眾黨提出「依序即時回答」是在創造彈性與民主憲政慣例,這意即整個黨團代表發言完,再由總統做綜合的答覆,這跟一問一答差很多,且可以藉黨團機制協商。黃國昌特別強調,其實過去一直主張要即問即答的,就是民進黨總召柯建銘。2024/06/25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