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2° / 19° )
氣象
2020-02-24 | 民眾網

網路賭博犯不犯法?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關鍵在於網站是否屬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民眾新聞網綜合報導】

選舉結束,幾家歡樂幾家愁。而每次選舉接近,便有所謂「地下賭盤」蠢蠢欲動。參與這類網路上的「地下賭盤」究竟有無犯法?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會員、苗栗地檢署檢察官劉哲嘉於ETtoday雲論中撰文寫道,他認為關鍵在網站是否屬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以下為他撰文內容:

每次隨著選舉日的逼近,總是能見到組頭透過網站提供賭客對於選舉結果下注的地下賭盤日益猖獗。賭客在網路上參與網路賭博行為,除了面臨遭到詐騙的風險,小則造成財物上的損失,另外在法律上更可能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博罪」的刑責。

依據賭博罪章之立法理由,基於傳統社會法益中關於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之維護,若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易招徠不特定之多數人參與,導致社會實質危害。依我國刑法第266條第1項規定:「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處一千元以下罰金」,將處罰行為限於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行為人若是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以外的地方進行賭博,就不構成本罪嗎?

關於網路賭博的行為是否成立犯罪,關鍵就在於,網站是否屬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也就是說,如果肯定賭博網站本身可視為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則賭客當然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博罪,反之則否。

網站可否視為「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我國司法實務界亦出現正反兩種見解。反方看法採「電腦網路乃虛擬實境,顯非否刑法第266條所規範之現實存在之場所」的見解,因為網路是虛擬空間,使用者彼此沒有見面,並無一得由不特定人共聞共見,並得穿梭其中之現實空間,故不符合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之要件(台北地方法院94年度易字第1053號刑事判決)。採此見解者,認為除非將刑法第266條第1項「場所」的構成要件明文包含「電腦網路」,否則賭客利用電腦網路賭博,應不成立普通賭博罪。

至於另一派說法則認為,刑法第266條第1項關於「賭博場所」之觀念,並不以須有可供人前往之一定空間場地始足為之,且以現今科技之精進,電話、傳真、電腦網路、行動電話下載之通訊軟體等,無論其以有線或無線方式進行傳輸,均可為傳達賭博訊息之工具。至於透過通訊或電子設備簽注號碼賭博財物,與親自到場簽注賭博財物,只是行為差異而已,並不影響其在一定場所從事賭博犯罪行為之認定。刑法對於賭博行為之非難程度,自不宜僅因科技發展致參與賭博方式變革而有所差異,否則將易造成處罰漏洞,令有心人士遊走於法律處罰之灰色地帶(高雄高分院107年度上易字第548號刑事判決)。採此見解者,則透過司法解釋的方式,將「賭博場所」的構成要件擴及至電腦網路,藉以避免法律存在的漏洞。

不論正反見解,網路賭博下注多以代號方式匿名,賭客得不償失的風險性極高,且還可能得揹負賭博罪責,千萬不要以身試法。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