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24° )
氣象
快訊

2020-03-24 | 民眾網

《美力台灣3D導演曲全立專訪一》始終走在攝影技術尖端的記錄者

2008年全球爆紅的電影《貧民百萬富翁》,狂掃第81屆的奧斯卡金像獎八項大獎,該片攝影安東尼達德曼托更是奧斯卡史上,第一位以數位拍攝獲得最佳攝影的得獎者。當時拍攝技術正當類比與數位轉換,《貧》片是以一台輕巧的數位機器拍攝,曲全立觀察到這點,並聯想到3D拍攝必須同時有兩台機器,以模擬人類瞳孔的方式架設,在器材更輕量化的技術條件下,克服了傳統器材的限制,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嘗試3D拍攝。

於是曲全立從國外引進了攝影器材,但隨後又發現,裝設攝影機的專用支架一支高達千萬,成本無法負擔,透過攝影師的專業與邏輯判斷,在國內沒有任何前例可以詢問的狀態,不斷上網與自行摸索去尋求3D實拍的方式。便在台北後火車站找師傅客製,「土炮」了一支支架,前後調整了三次,完成後開始摸索3D拍攝。最剛開始試驗拍攝的是一個靜態的藥罐子,過程非常的痛苦,尤其在沒有任何可以諮詢的狀態,在拍攝過程中最大的問題在於,發現問題卻沒人可以問,只能靠自己,「解決一個問題,發現十個問題,解決十個問題,發現一百個問題」。為了拍攝3D,開始不熟練的狀態還開過腦的他格外頭暈,但為了克服問題,自己還吃了好幾天的暈車藥。因此,《美力台灣3D》電影上映之後,以及3D行動車巡演都沒有人提過會頭暈,正是因為曲全立對於3D影像的立體度與舒適度都格外要求。

曲全立提到,雖然一開始技術很不精密,市場也對3D電影很陌生,但在不斷摸索之下,在2010年拍出了全台灣第一部真人3D電影《小丑魚》,這是帶有實驗精神與技術的3D實拍影片。十年過去,曲全立回頭來看,以當時的拍攝、製作、劇情各方面,《小丑魚》應該要受到很多批評,但很幸運的是,不但沒有受到負評,反而得到很多鼓勵。「台灣就是這麼善良。」曲全立說,也因此確立了鑽研3D拍攝的意志。

在小丑魚拍完之後,市場知道曲全立有能力拍3D,因緣際會認識了製片陳鴻元,開始籌拍五月天《追夢3DNA》電影。回憶起過程,曲全立認為最辛苦的地方在於市場對3D技術不熟悉,在溝通的過程中,大家會用2D拍攝的角度去理解3D電影的製作。曲全立強調,2D和3D最大的差別在於,2D強調景深,3D強調空間,更重視從人眼看出去的直覺。所以很多2D拍攝常見的概念,在3D拍攝時這是不成立的,例如把攝影機上肩,製造畫面的律動,這個方式無法應用在3D拍攝,也為了讓團隊能用「3D的語言」溝通,在《追夢3DNA》初期試拍了很久。

《美力台灣3D導演曲全立專訪一》始終走在攝影技術尖端的記錄者

關於《美力台灣3D》,曲全立提到,所有拍攝的內容,一開始都是為了技術在做測試。曲全立在每個技術迭代的階段,都在鑽研學習新的拍攝技術,隨著科技的進步不斷的精進。而這些珍貴的畫面,都因為曲全立堅持用「當下最高階的技術紀錄,用屬於那個時代最高的設備,記錄當下。」為我們留下屬於台灣的珍貴紀錄,為這塊土地立傳。

撰稿:鄭元毓

攝影:黃湋甯

《美力台灣3D導演曲全立專訪二》「3D無罪!」技術進步 人也要進步

《美力台灣3D導演曲全立專訪三》照顧偏鄉不是把資源丟進去就好 孩子需要的是陪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