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0° / 19° )
氣象
快訊

2021-03-11 | 今日新聞

今日廣場》吳建東/景美人權園區

今日廣場》吳建東/景美人權園區
國家人權博物館自2018年掛牌成立後,進行了許多解嚴前相關人權檔案、史料研究展示及教育推廣。(圖/翻攝自flickr)
吳建東/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會長

國家人權博物館3月9日 『修增建工程暨全園區景觀與環境整合工程』公聽會,本人認為目前人權館之設計規劃不當,建物高大突兀對遺址造成重大衝擊破壞,且根本不能達到重構歷史場景、大量推廣教育演講傳承等重要之功能性設施需求,人權館在尚未獲得全民共識之前,不宜貿然發包動工興建。

景美人權園區前身為軍法學校,1968年警總軍法處及國防部軍法局從青島東路遷移過來後,整個園區(包含國防部軍法局遷移後,留下所屬法庭及看守所,後來變為汽車維修大隊的區域)即是一個當時威權統治時期下的軍法審判園區不義遺址,現有之軍舍、法庭等建物樓高皆在三公尺至十二公尺間,園區只要將仁愛樓(看守所)等修舊如舊就可以讓民眾重新體會當年的恐怖肅殺氣氛。

人權館該做的是全面性大量的史料收集、整理,以充實更多的館藏內容,才能展出能讓民眾更感同身受的白色恐怖歷史,遺憾的是在內容不足的情形下,卻急於規劃一個豪華、氣派、美觀,且三層樓竟是挑高達23米的全新建築物,為園區現有建物的兩、三倍高以上,一般建物樓高3公尺以下,本建物一樓挑高 4.9米,二樓再挑高6公尺,三樓再挑高6公尺,旁邊的行政門廳也如此,堪稱蔡政府執政以來最豪華的辦公室建物。龐大的增修建物是一個佔園區10%面積最高最巨大的宏偉量體地標,對園區現有低矮的不義遺址景觀直接造成突兀且無法復原的重大衝擊改變,違反文化部『以歷史記憶現地凍結式保存歷史建築』之政策,執行單位怎能用城市發展下之不可避免來帶過? 難道沒有新大樓就推廣不了人權嗎 ? 有了新大樓人權推廣可以多幾百倍 ? 修繕現有的汽修大樓不能滿足需求嗎 ? 附近的耆老也說汽修大樓近期有整修更新,消防不是也剛更新了嗎 ?

本會在109年國際人權日拜人權館之賜,在層層壓迫的恐怖壓力下,艱困受阻中對四大受難者團體發出問卷,四大人權協會共同的結論高達95%的認為『應該立刻去除紀念蔣介石的中正紀念堂這個過去台灣受到威權壓迫最大的「威權象徵」轉型成為民主地標』。若人權館能將擴大人權教育之推廣展示空間同步擴展至中正紀念堂不正符合李永得部長所表達的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嗎 ? 這是文化部的權責,李部長會不同意嗎 ?

受難者老前輩們需要的是一個好的空間來展示過去的歷史,讓後代能夠了解他們那個時代所受到的苦難,老前輩們都九十多歲了,這麼辛苦無怨無悔地付出,希望的是有一個好的空間,來完成白色恐怖的傳承,這麼善良的初發心及卑微的要求,因館方的好大喜功,規劃了一個大而無當無法滿足重構歷史場景、大量推廣教育演講傳承等重要之功能性設施需求,超高天際線破壞遺址景觀的大樓。 一個不能滿足真正需求的大樓,加上交通不便,就可能變成蚊子館,就算照目前的規劃開始蓋,需要幾年才能完成 ? 老人家能等嗎 ? 為什麼館方這幾年來不規劃一個不影響現有景觀,又可快速滿足長輩們需求的實用空間呢 ?

我們知道1951年5月17日是首批政治受難者大規模地踏上火燒島的日子,今年517剛好是他們受難的七十周年。不論是以鐫刻或草率張貼在綠島人權紀念公園的受難者名單,竟逾10年未曾更新。陳館長上任至今未見有任何作為,而前輩們屢次叮嚀與建議,本人也一直愧對前輩的期望,去年在綠島園區陳館長也親口說要更新,然在上個月開會時陳館長卻表示綠島園區的名單多年不能更新是因為促轉會尚未確定受難者名單…? 然,經電詢該會後表示受難者名單屬人權館之權責;其後,本人再次詢問人權館後,人權館回電表示確實已得知手上名單有增加及更正的,但至今為何始終未能不進行綠島及景美的受難者名單更新作業? 綠島人權紀念碑的名單到底還要使用輸出材料替代到幾時? 到底還要拖延多久? 本人認為人權館的行為對已經去世及現已年邁的前輩欠缺交代。這些的急迫程度遠比在國防部軍法局遺址上興建大樓來破壞遺址更急迫不是嗎?人權館應該給出一個紀念碑完成的明確時間表,請人權館務必加速並確實進行。

本人重述: 人權館之『修增建工程暨全園區景觀與環境整合工程』規劃相當粗糙,館方不應隨意改變遺址之現況,應先就現況凍結保留,再從長謹慎研議讓景美人權園區能發揮最大的人權推廣效益。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相關新聞
今日廣場》李克/轉型正義德國經驗可以做為台灣借鏡
今日廣場》王彼得/警察好漢「邱霸子」傳奇!
名家論壇》黎榮章/鳳梨之亂 證明打中國牌依然有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