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8-03 | 今日新聞

名家論壇》吳崑玉/中國自我毀滅中

名家論壇》吳崑玉/中國自我毀滅中
習近平上台後自比為毛澤東,導致中國民族主義日漸失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2022年是個極不平靜的一年,自1945年以來77年,也許有些年份發生或大或小的危機事件,但從沒有像2022年這樣,從疫病到戰爭,從烏克蘭大地到台灣海峽,一年間在這麼大的地理跨度上,同時發生這麼多種類的事件,動員了這麼多大國小國,從晶片、穀物、疫苗、到槍砲,在不同戰線展開對抗。裴洛西訪台卻引爆了中國大動作軍武恐嚇與實彈演習,更預示了在可見的未來,民主集團與獨裁集團的對抗只會愈來愈烈,我們已經進入一個亂世,既沒有機會回頭,也無路可退。

對抗激化的成因,主要落在中、俄兩國的對外擴張上。歐洲國家其實是最不想打仗的,你看德國、法國等歐洲主要國家,近年軍隊數量與裝備之稀少,便可回推他們對戰爭的預期是如此之低。即使美國自川普以來一直想炒作與中國對抗,但歐洲國家始終不動如山。直到俄烏戰爭爆發,歐洲國家才驚覺希特勒的幽靈怎麼附到了普丁身上? 回看2014的克里米亞之失,才想到那正是希特勒奪取捷克蘇台德區的同樣手法,甚至連說法都一樣,明斯克協定一如慕尼黑協定一張白紙不值一文,「北約東擴」簡直就是「生存空間」的翻版,於是紛紛跳出來起身對抗。

歐美同時也警覺到普丁的好基友習大大,其擴張野心及戰狼語言與當年的日本軍閥何等相似?「一帶一路」不就是「大東亞共榮圈」的21世紀全球版?於是大北約在歐洲堵截俄羅斯,小北約在東亞圍堵中國,陸權與海權對抗的「新冷戰」格局已經定型。裴洛西訪台與一連串軍事對峙,只是撕掉了最後一張貼在殭屍頭上的符咒。美中雙方都不演了,美、日、台軍直接演練交接協作,中國則直接動武掄棒,雙方玩起弱雞遊戲,都想一舉戳穿對方紙老虎的皮面。

從嚇阻戰略的三個C(Capability、Credibility、Communication)來看,裴洛西這一局,中國是徹底輸了,而且輸得完全怪不得別人。首先,中國並無在海上與美軍一較高下的能力,殲-16在西南空域戳一下,在撞上雷根號航母戰鬥群掩護空域之前就「自返而縮」,因為根本打不過。其次,「自返而縮」百分百打臉之前官民軍一起嗆聲的「敢於出手」、伴飛、擊落、「裴洛西訪台之日,便是兩岸統一之時」,趙立堅的「拭目以待」,變成「唾面自乾」,還偷偷擦著眼淚。中國戰狼嗆聲的「可信度」從此一文不值。最後,「溝通」本該是一種「說服」過程,不論是以力壓人還是以理服人,那有愈溝通愈是惹毛更多人的道理?這些錯誤都是中國自己的誤判,造就了自己策略的失誤,導致自己打臉的失敗。而且,所有國家所有人都知道你敗了,卻還要等人家飛走再來包圍台灣演習打小孩,看起來更是中國阿Q精神勝利法的完美演出,讓人更想發笑。

中國本來可以避開這一切麻煩的,但習大大帶領中國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造就了無可回頭的錯誤價值與邏輯系統,從而對於各種危機與麻煩,既不能知之於前,又不能善了於後,總是自取其辱,自作孽不可活。有人將其歸諸於獨裁威權,或民族主義,或美國干擾,這些因素部份對卻也不全對。看看日本的發展道路就可明瞭。

如果把日本明治維新(1868)到現今(2022)這154年對切一半,那個中點剛好是1945年日本戰敗。在上一個77年,日本像個不斷往上冒蒸氣的蒸籠,國力與聲勢不斷上漲,裡頭的包子肉心卻還是生的冰的。1945至今這77年,日本在美國保護傘與和平憲法下「悶聲發大財」,拒絕承擔大國責任,一切麻煩均力求「趨吉避凶」,進入蒸包子的第二階段: 氣往下冒,肉餡開始成熟。直到安倍時代,這股冒出來的蒸氣噴一下又往回收,傾向加強武裝與國家正常化,卻又懂得收斂有分寸,這包子才真正熟透,可以起鍋了。這是先師李子弋老師對於人格成熟的蒸包子三段論,同樣也適用於國家成長。

鄧小平是懂得這套人生哲學的,但可惜的是習大大不懂。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對應的就是蒸包子的第一階段,警告眾人不要急於亮劍,要等包子熟了再上桌,可惜的是習大大完全不能理解。

日本在明治維新後第一個77年的盛極而衰,便導因於那種半生包子硬上桌的急於亮劍心態。1894年甲午戰爭,起因於日本傳統上將征服朝鮮與擊敗中國,視為武力強盛後的第一要務,於是在埋頭成長後僅26年,便出手擴張。10年後1904年日俄戰爭,擊敗俄羅斯這個歐洲一流強國,更讓日本人目中無人,更加囂張。接下來就是軍閥們控制了政府,直到二戰戰敗。在1905年戰勝俄國,到1945年徹底戰敗這40年中,日本的軍事技術與工業生產能量遠不如歐美,甚至不如蘇俄,打打中國還可以,撞上歐美就衰了。在諾門罕戰役中,日軍是以血肉之驅去對戰蘇聯坦克,焉有不敗之理?!但日軍想憑精神力量壓倒物質劣勢,「狹路相逢勇者勝」。問題是日軍拿武士刀,美軍卻端著衝鋒槍,結果自是比法櫃奇兵的著名場景還慘。

偏偏日本並不是孤例。在地球另一端,1870年德國統一後,老謀深算的俾斯麥縱橫捭闔,維持了約20年和平。但年少輕狂的威廉二世一上台,就把老丞相逼退。1899年,他與鐵必制海軍上將去看遠房親戚英國皇家海軍操練,羨慕之餘興起了「我也要」、「英國能,為什麼德國不能?」的豪情壯志,開啟了英德之間的無畏艦軍備競賽,從此把德國帶上了一條通向戰爭與毀滅的不歸路。此時離1870年德國統一,也差不多30年。

換言之,在人類國家發展史上,從一無所有到豐衣足食,從「改革開放」的「韜光養晦」,走向藉「民族復興」之名而推動的「帝國主義」,「30年」似乎是個魔鬼數字。明治維新後26年,日本強起來了,於是要向外擴張驗證一下;德國統一後29年,陸權德國與工業德國非得去泡泡海水,證明自己水性不差。美國在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後,工業與技術寒武紀大爆發,33年後,1898年便開打美西戰爭開始殖民擴張。也許是30年的時間,足以讓一整代人凋謝殆盡。而富二代與官二代,無法理解白手起家第一代那種胼手砥足,蓽路藍縷的辛苦,看不起韜光養晦、惦惦吃三碗公半的低調。總想揚眉吐氣,炫富土豪,銀子夠了,自想求名。甚至有些人有點「伊底帕斯情結」,老想幹掉父親或父執前輩,拋棄他所信奉的一切,以來證明自己的獨立性與特殊性。

同樣的,在中國,1979年改革開放34年後,2013年習大大提出了「一帶一路」,拋棄了矮鄧的「韜光養晦」,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實際上走的是陸上與海上同步擴張的新型帝國主義。外交不再是「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的藝術,而是狼群圍獵撕咬的野蠻戰術,他要的不是朋友,而是奴才,是臣服,是恐懼,是控制。老習到了第二任,軍事建設成了重點,下軍艦跟下餃子一樣。這跟威廉二世一樣犯蠢,拋棄了中國陸權與英美海權協作的「海陸大餐」,吃獨食的企圖連白癡都看得出來。習式文宣不斷抱怨「中國威脅論」是污名化中國的和平崛起,問題是如果真的只是和平崛起,造那麼多軍艦和航母,是要用來載貨載人載戰機去賣的嗎?今日為了一個即將退休的美國老太婆,派那麼多機艦到台灣周邊來實彈射擊,是肚子餓了來打魚的嗎?

所有人都會「聽其言,觀其行」,只有老共自己會覺得眾口鑠金,一口咬定一個說法,謊話講一千遍大家也就信了。結果是,自己人信了,崇拜者和討飯的也都信了,至少得裝著信了。信久了裝久了,事理的判斷標準全不見了,結果永遠只騙到了自己和信自己的人,其他人全都不信。不信又讓他惱羞成怒,拍桌子打板凳還是沒人理,便想打小孩出氣。如果連小孩都打不了,他就更氣,氣到用阿Q的方式尋求精神勝利,或慈禧式的向全世界宣戰,或軸心國式的結盟挑起世界大戰。一個偉大的民族,就這樣成了義和團,成了日本軍閥統治下的傻兵愚民,相信大師兄刀槍不入,但那幾個大師兄二師兄,永遠躲在北京發推特烙狠話,那會親身上前線去試刀試槍?!

換句話說,造就習大大這幫人馬,犯下這種軍事史與外交史上如此罕見的低級錯誤的,正是那種日本軍閥式的、威廉二世型的官二代伊底帕斯情結。這種情結,使整群人從逐步改進的合理「超越」,妄想抄彎路走捷徑,用唬的用騙的,以來達成不合理的「跳躍」。如果成功,他就會是1936年希特勒那種神一般的存在,然後繼續騙下去直至崩潰。若不幸失敗,他不是像義和團大師兄一樣帶著整群人團滅,就是如日本軍閥般帶著整個國家與民族走向毀滅。因為這種思路的整個基礎,是建立在他人不吭聲,不抵抗,無法戳破的假設上,這是種典型的「泡沫」。泡沫一定會破,只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破。

習大大正帶領著整個中國,走在一個錯誤的,自我毀滅的道路上。急於亮劍,實際上卻只能端出夾生含冰的半熟包子,展現了包子店小二的勇氣與效率,品質成果及口碑卻砸了整個包子店的招牌。路徑決定了方向,對方向的信仰又決定了腳步只能不停加速,不能停下來對一下地圖和指南針。回頭想想,如果當年日本多韜光養晦個三十年,或將野心停止在甲午戰後,累積足夠實力後再尋機爭霸,也許就不會走向戰爭與毀滅之路。但重點是,必須有人下決心,帶領眾人離開現有路徑,當年日本,現在中國,有這種人嗎?他能逃出戰狼與小粉紅的圍勦與追殺嗎?

說實話,我對中國的前景是悲觀的,對台灣也沒有很樂觀。因為我們處在這個巨大狂亂的風暴前緣,不受點傷是不可能的,能夠大難不死已是萬幸。妥協談判絕非此種亂世安身立命之道,抗擊到底反而也許還有一線生機。此文只是想提醒國內若干崇拜習大大與普大帝的人們,他們正走在一個與昔日日本軍閥和德國納粹一樣的道路上,剩下的,要加入還是對抗?就是每個人自己的抉擇了。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相關新聞


名家論壇》鄭仲嵐/裴洛西訪日前 岸田文雄的反核真意


名家論壇》黃創夏/裴洛西背後的美國道義或利益


名家論壇》單厚之/民進黨「換堅」與不換的兩難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