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3° )
氣象
2024-02-06 | 今日新聞

沈怡昕/《愛情轉移》艾拉薩克斯的最後探戈

沈怡昕/《愛情轉移》艾拉薩克斯的最後探戈
《愛情轉移》為美國名導艾拉薩克斯新作。(圖/好威映象)

[NOWnews今日新聞] 美國導演艾拉薩克斯(Ira Sachs)《愛情轉移》(Passages),於2024年一月於台北上映,這部片在2023年日舞影展「首映單元」放映,由英國演員班維蕭(Ben Whishaw)、法國演員愛黛兒艾克阿切波洛斯(Adèle Exarchopoulos)、德國演員法蘭茲羅戈斯基(Franz Rogowski),共演跨越性向的開放式關係戀曲。

”When you come to the end of a perfect day“ - 〈A Perfect Day〉 Carrie Jacobs-Bond

這是《愛情轉移》片中重複的一首老歌,看完確實《愛情轉移》感覺今天是一個很完美的一天。常駐紐約的美國酷兒名導導艾拉薩克斯,曾經在2005年《Forty Shades of Blue》獲日舞影展大獎、2012年《為你流的淚》柏林影展泰迪熊獎、2019年《仲夏家族絮語》闖入坎城競賽,看《愛情轉移》之前我已預期這將會是我的年度十大。

一如預期看到我的年度十大電影,讓我想起幾部片和幾個摯愛的導演(和他們我沒看過該補的片),卡瑞、皮亞拉、帕索里尼,事實上來到歐洲拍攝的薩克斯確實在製片Saïd Ben Saïd的製作下,獲得皮雅拉生前剪接師、卡瑞近期的編劇Arlette Langmann的編劇協力。

這部法國味濃厚的愛情電影,那些在巴黎街頭決絕的奔馳像極了《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最好的幾個鏡頭,但《愛》整整只有《藍》的一半片長。其實,片名來自林夕填詞的陳奕迅名曲,《愛情轉移》最應該取的片名是《分手的決心》,所以我或許會想幫他點播一首伍佰的歌,或許〈愛情的盡頭〉或〈堅強的理由〉。

因為這部片中有《藍色》愛黛兒,所以你真的該看這部片。它有法國、德國、英國最好的演員,好到讓你差點因為演員的國籍誤以為這是一部用愛情談政治隱喻的《頤和園》,可惜它沒要走向那⋯⋯它也很像《May December》都是一部來自紐約new queer cinema這個社群,都拍劇中藝術工作者玩弄對手藝術家的慾望的後設故事,都是原創劇本。(兩者對音樂、台詞音調、音效的處理更是一個關鍵差異)

這部片裏面還有班維蕭用配音柏靈頓熊的優美聲音,變態但性感地誦出一個清教徒式的哀求,有兔寶寶牙愛黛兒可愛至極的翻白眼,這部片連傢俱都很美!(那個粉紅色沙發!)

沈怡昕/《愛情轉移》艾拉薩克斯的最後探戈

《愛情轉移》從選用的美術、服裝設計到傢俱都很美。(圖/好威映象)

而且《愛情轉移》的服裝設計Khadija Zeggaï非常神,讓Franz前一場戲穿Acene Studio,後一場戲穿H&M,Franz Rogowski扮演的年輕左派導演,電影的前半段他每套簍空針織衣都讓人目不轉睛,或許只有Franz詭異卻優美,讓人想起麥可法斯賓達在《性愛成癮的男人》的儀態和腰窩,才能撐起這一套又一套非常神奇的衣服。還有Franz講英文而可愛的語調,他的德文有一個對德國人來說都詭異的腔調,講英文卻有種可愛的笨拙。

這一切讓人想起香港電影最好時刻的王家衛,或許是因為《花樣年華》那一套套根本不是給人穿的旗袍,梁朝偉和張曼玉在房間切磋著面對原配的「愛情對白」,而《愛情對白》或許又是另一個也很適合這部片的片名。

這是一個以同志婚姻為事實出發,輕微碰觸到三角關係後,跨越性向的開放式關係可能面對的問題的電影。本質還是紐約客Ira Sachs在《為你流的淚》就堅持不懈的美學,一種決絕的氣勢。或許在電影的中後段,Sachs展現出一個有品味的左派同性戀導演除了利用演員精瘦的身材展現住在巴黎的波西米雅精神左的「美好」,這些你去看看生活雜誌就好。

Sachs的品味是,你或許可以挑惕他明明可以做到的耽溺在鏡頭的感傷,他和他的剪接師,卻刀刀見骨,只為這部通俗劇留下最精鍊的結果。這個成果極度富有電影感,卻不依賴長鏡頭的時間長度堆疊出來。

沈怡昕/《愛情轉移》艾拉薩克斯的最後探戈
《愛情轉移》有法國、德國、英國最好的演員,好到讓你差點因為演員的國籍誤以為這是一部用愛情談政治隱喻的《頤和園》。(圖/好威映象)

《花樣年華》同樣也是用鏡頭一顆一顆實驗,卻是在拍攝時漫無目,最後在剪接室尋找最適合展現這個「六七暴動要來了」前戲,關於一張傳票的、兩個錯愛的人。如果王家衛一直是個披著愛情片外衣的政治實驗電影導演(如他的偶像高達一般),那Sachs的品味是他沒有那種多餘的感傷去漫無目的,就算在全世界最漫無目的的城市,如巴黎,分手的情侶總是先談鑰匙、分書櫃。然後,我們才漸漸感覺到這種「決絕」是部片的核心,

《愛》談的是你永遠無法改變某種人,尤其是(同/雙性戀)男人的這件事。這是來自一個因為相信唯物主義,卻沒有辦法浪漫的浪漫主義者無藥可救的電影嘗試。若我們把這種嘗試看作是一種因為疫情隔離,無數因為病毒而破碎或結合的破碎靈魂,這或許是最後幾部因為疫情誕生的完美電影,這是Sachs向他與電影這個破碎的情人破碎的求愛。他沒有漫無目的的時間了。

沈怡昕/《愛情轉移》艾拉薩克斯的最後探戈
《愛情轉移》或許是最後幾部因為疫情誕生的完美電影。(圖/好威映象)

想看更多「heading to nowhere」的文學文青和電影導演談戀愛的分手故事可以去看Sachs的《為你流的淚》(或Baumbach的《婚姻故事》),《愛情轉移》是描述一個詞窮的導演無所不用其極地繼續用力活著,不像詞窮的王家衛用澤東公司拖延卻囤物的習癖,姑且當作這部片是Sachs誠實面對自己《Frankie》的失敗心情,就結論來說,我喜歡這部片的結尾,巧妙了利用了一個雙性戀故事才能有的特質,示範給我們看如何把一種沒有結論的當代愛情說到盡頭,但不放棄。

就如片中巧妙地使用幾個版本的〈A Perfect Day〉唱道「When you come to the end of a perfect day」,讓我們都希望明天是另一個完美的一天!

●作者:沈怡昕/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相關新聞


名家論壇》膝關節/夠瘋夠鬧!《還錢》賀歲片學分都「All Pass」


名家論壇》膝關節/《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看了古怪又溫馨!


名家論壇》柯志遠/《死期將至》向死而生的暗黑啟示錄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