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7° )
氣象
2024-07-10 | 今日新聞

名家論壇》吳崑玉/一個領導者的困局

名家論壇》吳崑玉/一個領導者的困局
海基會前董事長鄭文燦被控在桃園市長任內收賄,桃園地院9日重開羈押庭,法官雖認定鄭文燦收賄犯罪嫌疑重大,但涉洗錢、洩密及勾串滅證等罪嫌「釋明不足」或「難以認定」,裁定一千兩百萬元交保。(圖/記者葉政勳攝,2024.07.09)

[NOWnews今日新聞] 賴清德上任總統不到兩個月,才剛卸下行政院副院長之職,轉任海基會董事長,乖乖去煲「海底雞」的鄭文燦,在生日那天便被檢方請去喝咖啡,證人轉被告。雖然羈押庭上,地院法官讓鄭交保,但檢方隨即向高院抗告成功,又有人放出新聞說法官是鄭舊屬的女兒。外界普遍質疑,「送錢的押了,收錢的不押」,沒有道理。高院發更審,再開羈押庭還是讓鄭交保,不過將保釋金從500萬提高到1200萬。理由是檢方證據不足,洩密罪部份,僅有廖某的口供而無事證,且案發時間已有七年,桃園市政府又已改朝換代,難認被告有串證之虞,所以准予交保。但檢方不服,再提抗告。院檢大戰,這戲恐怕還得演一陣子。

近日某個餐會上,眾人玩起了諧音梗,聊著法院禁忌。被告此時是禁吃三寶飯的,因為有雞有鴨,音同「羈押」,禁吃。那鵝肉呢?那是律師吃的,他的工作就是要「訛」檢方與法官。結果首菜便來了盤雞鵝雙拼,象徵這場院檢對抗還有得玩了,於是一圈秒殺,挺檢方的吃雞,挺鄭方的吃鵝,各取所需,快樂的嗑光了。

許多人將此案導向民進黨內鬥或賴鄭恩怨,其實可能想太多了。賴鄭不合已是過去式很久了,且賴已勝出,奪得大位,根本沒必要鬥鄭。講賴氣弱可能誰接班?蕭美琴的機率遠大於鄭文燦,一如拜登要是退選,或真被上帝接走了,接班機率最大的是副總統賀錦麗,這是法律制度所賦予的地位,不必通過實力拼殺。且鄭文燦在1月13日選完,民進黨在桃園8席立委盡墨後,整體聲望與實力已大不如前,早已無與他人爭天下的能力。在兩岸關係愈來愈遠的現實下,海基會董事長並不是個可以養望養士的好所在,而更似個安置待退的冷衙門,所以賴並沒有動手修理鄭的必要。反之,大動作處理鄭案,反會落個兄弟鬩牆的名聲,有人便援引雍正得位後,記仇報復九王奪嫡時的競爭者典故,將鄭文燦形容為「阿其那,塞思黑」,此是滿語中豬狗不如之意。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綠營遇上鄭案,幾乎全閉嘴了,藍營卻全都活過來了。這顯然不是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的走法,其實對賴並不有利。

有人說,這是賴總統在下一盤大棋,短空長多,為他的「肅貪、打詐、掃黑」樹立標竿。這事不無可能,但後座力可不小。賴要樹立打貪滅腐之名,不能只有一案,而得連續多案,將惡名在外者一網打盡。所以打完綠的,就得打幾個藍的白的,再打幾個光電的、炒地的、包工程的。於是有人又開始講笑話,說這次是鄭文燦生日逮他,那下個生日的人就危險了。柯P生日8月6日,在此之前千萬別吃三寶飯,全黨叫便當時要謹記禁忌。話說回來,就算後面有大招,但那是以後的事,成不成案還很難說,應該沒有人會賭這條。

其實,你想像一下,如果你是賴總統,一個面臨內外交迫困局的領導者,面對自家要角出事,你要怎麼下這個決策?蓋鍋蓋還是掀馬桶?這絕對是個艱難的決定,但賴選擇了後者。這裡沒有要稱讚賴有多偉大,而是每個領導者如果遇上,都必須做出同樣艱難的決定。而決定之所以艱難,就是自己必然要受傷,有時還是內傷,必須評估,這傷能不能治癒?要花多少力氣?蓋鍋蓋也是要花力氣的,也是要承受外界質疑的,一樣有成本的,你要一路蓋下去嗎?又能蓋多久呢?不論怎麼做,都有巨大的成本要負擔,這就是兩難決定的本質。

所以,我不愛猜測領導者的動機,多關注決策後的效果。把鄭文燦的案子掀開來,至少讓賴政府取得了「敢打老虎」、「一視同仁」的道德高度,也對政黨內外產生了「震懾效果」。有人要當行政首長前問我,要怎麼壓住那些局處首長?因為壓不住他們就會欺上瞞下欺負你到死。我的答案一向是,「孫子殺愛妃」,砍兩顆最囂張的人頭放在門口,其他就乖了。這不是跟誰有仇,而是政治需要,「我與你無冤無仇,但今日得借你人頭一用」,曹操的台詞,但有時卻是領導者不得不為的手段。

回頭看鄭案的政治效果,除了震懾黨內外政治人物與官僚系統,同時也有意外外彩蛋。藍白不是要搞國會調查權查弊案嗎?現在賴政府告訴你,不用了,弊案咱們自己會查,而且查下去不論多大咖,馬上就能把人送進去吃三寶飯,不必你們立委在那裡開聽證會罰錢,天天猛開記者會,然後還是得移送檢調才能成案。國會擴權法案將因此顯得更加毫無道理,而司法威信因此得以樹立。

但這一切,需要的不只是一、兩個大案做做表面工夫,而是持之以恆,需要經過時間的考驗。這是個「信任」的建立過程,經年累月,積沙成塔,還要輔以大量教育提醒,形成組織文化,卻可能因為一、兩個破口,便功虧一饋。甚至讓反彈力量集結,怨氣衝天,最後大水沖向了龍王廟。其間的分寸拿捏,進退有據,不可不慎。

很多人都是鄭文燦的朋友,或至少有個幾面之緣,他作人周到,人緣極佳。此案發生,不分藍綠很多人都感到惋惜與嘆息,因此不願多言。但政治就是這麼現實,一旦涉及重大弊案,就算司法能還他清白,也無法還他公道,他的政治路由此斷絕。現在更值得注意的,是賴政府將怎麼清理這些積弊?又怎麼保證自家子弟兵,不再涉足這些非議事件?如果有人手腳不乾淨,領導者又護短,有關係就沒關係,那就會讓一波打貪滅腐的運動,被視為權力鬥爭的工具,換一批自己人來吃而已。這正是習近平反腐所遇上的困境。而且水清無魚,很多原本可妥協的空間,也將因此化為不解恩怨,其間分寸,極難拿捏。

所以,鄭案其實是賴清德巨大挑戰的開始,而且開了這麼大的頭,後續就沒有止境,只能一路走下去。若真能打貪滅腐打得徹底,實是國家之幸,怕就怕在政治現實下,過多考量,進退維谷,走不長也走不遠,那就會變成一場又一場的風暴,卻未能贏得人民的信任。不過,這是一個領導者,不得下的艱難決心。如能堅持到底,守得雲開見月明,才會是這個國家,政治清明的起點。反之,做得不夠徹底,不夠長久,那就只會留下一堆恩怨,天天過「清明」了。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相關新聞


名家論壇》蕭徐行/打貪排異「一兼二顧」 賴政權維穩優先


名家論壇》單厚之/鄭文燦中箭,是黨內宮鬥首部曲?


名家論壇》黃創夏/報告威廉 開戰容易終戰難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