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4-07-11 | 菱傳媒

沒答「反質詢」定義 黃國昌被大法官點名補交書面答覆


沒答「反質詢」定義 黃國昌被大法官點名補交書面答覆

(菱傳媒/台北報導)憲法法庭昨(10日)下午針對國會職權修法暫時處分召開準備庭,大法官尤伯祥與立委黃國昌有不少交鋒。尤伯祥詢問若總統拒絕到立法院國情報告會怎麼樣?黃國昌說「總統不來,立法院什麼也不能幹」。另外,尤伯祥問黃國昌有關「反質詢」的定議,由於黃國昌發言時間太長被審判長提醒,並未回答,尤伯祥要求書面答覆。



總統應不應該到立院進行國情報告,此次開庭也有不小爭論。在大法官詢答階段,大法官尤伯祥詢問,如果立法院會通過這個提案,而總統認為有違憲疑慮,在憲法法庭判決前拒絕邀請,或報告後立刻離開,立法院要如何回應。



黃國昌表示,總統赴立院國情報告的制度早就存在,這根本與此次的修法沒關係,無論有無修法,立法院都可以邀請總統,根本不是爭點。況且,不知總統賴清德會不會來,目前也不知道怎麼邀、來了要做什麼,賴目前未對此議題發言,他也無從預知。



黃國昌講得激烈,尤伯祥打斷黃說話,強調他問的不是黨團,是立法院,並再問,如果按此說法,總統拒絕到立法院,立法院是不是也不應該用拒絕人事提名審查等反制行為反制總統?



黃國昌表示,立法院都還沒邀請,賴清德會不會來?用什麼理由不來?難道要他幻想?且要不要邀請總統要經過黨團協商,協商結果都不知道,是要怎麼邀請?但總統如果不來,「立法院什麼也不能幹」。



另外,尤伯祥要黃國昌針對反質詢的定義給個答案,因為黃國昌在答辯書裡的陳述,在他看來,只是在「以問答問」。尤伯祥說,修正案中不得反質詢的目的,就是要禁止被質詢者以問答問,且適用的對象也需要明確定義,台灣不是內閣制,立委不可能是政策的制定或執行者,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及議事規則也沒有行政官員去質詢立委的環節,那麼「反質詢」如何發生?如果不可能發生這種反質詢,幹嘛訂這個規定?他愈看愈不太懂。



不過,黃國昌並未當庭回答,因先前發言耗費的時間都太長,審判長許宗力提醒回答時間別太長。尤伯祥則請黃國昌庭後以書面方式陳述。



更多新聞:



共機逾越海峽中線創歷史新高 56架次三面圍台



桃檢二度抗告成功!鄭文燦涉貪1200萬元交保遭撤銷 高院以「實質影響力」再次發回



「國會職權修法釋憲案」朝野今大戰 暫時處分本周恐無結果


菱傳媒原始網址:沒答「反質詢」定義 黃國昌被大法官點名補交書面答覆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