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台灣政府與社會的思覺失調系列之四】誠品以魔鬼的手段打造騙人的天使帝國

因為一家書店的結束營業,易地營運,而讓台灣如喪考妣的誠品書局敦南店。(摘自誠品官網–迷誠品)。

台灣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寶島」,大家一起耍寶的島嶼。

一家民營書店,因為場租到期結束營業,必須易地營運,竟然讓毫無文化氣息的台灣掀起我愛讀書、我愛買書、我愛書店的狂風巨浪,難道這家書店也是最近最流行的「冠名」──書店國家隊,否則怎麼會如此這般瘋狂。

那個被營造烘托的最後一夜,數千名讀者聚於敦南誠品書店前,在人聲樂團空靈歌聲中,一起倒數歡送這個「本世紀影響台灣人最深的不打烊書店」,然後,再坐上專車到新一代廿四小時書店─誠品信義店,總計當天從白天到晚上一共湧進了五萬人次。

敦南誠品店倒了嗎?沒有,它只是換個地方營業,你從未見過一家公司換地方營業,變更營業場所,可以在不花一毛錢的廣告費之下,讓所有的人知道它搬家了,更讓所有的舊雨新知知道它搬到哪裡而繼續光顧。光憑這點,你就不得不佩服誠品書店,不對,是「書店國家隊」營銷策略超現實的厲害。

這還不包括學術泰斗、知名文人、網紅名人一面倒的佳言美語,連篇累牘的紀念性文章與媒體完全不收費的報導。全台灣,沒有人敢出來質疑一下,這是哪一門子的商業宣傳?直到政大彭明輝教授(筆名吳鳴)在臉書發五百字怒轟「敦南誠品熄燈,真的剛好而已」,才算點了一盞「光明燈」。

彭教授的下筆很重,似乎積怨甚深,彭明輝文中直接了當點出:誠品和一些名人帶領的假掰文化,荼毒臺灣三十年,誠品讓台灣的書價漲三成,獨立書店被壓縮到奄奄一息。他認為應該讓閱讀回歸正常,不再假掰,不再裝腔作勢,「深夜時分好好在家裡看書聽音樂,去敦南誠品喝咖啡看書這種看似是失眠文青的必備行程,明明就是去等待邂逅,或找尋愛情獵物」。

不只敦南誠品,彭明輝也點出誠品其他分店的「假掰文化」,他說信義誠品一樓的香水櫃位擺明了就是百貨公司,卻掛著書店的招牌,「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什麼是掛羊頭賣狗肉?」

他更反擊才女陳文茜所說的「每個台灣人都欠誠品一份情」,我是臺灣人,我為什麼欠誠品一份情?

質言之,書店是交易平台,不是圖書館,不是讀書館,也不是租書中心,現在搞得人人去書店把書看光,就不買了,尤其是一些雜誌,重點翻翻,就沒有購買價值了,最後建立了「白嫖而不買春」的文化。再者,深夜不回家睡覺,在誠品「三更燈火,五更雞苦讀」,是怎樣?

誠品的可惡之處還不僅如此,它真正荼毒商業市場的行徑是以魔鬼的手段打造一個騙人的天使帝國。

十八年前的民國九十一年,各大媒題都接到廠商投訴,揭發臺大醫院東址商場的招標,誠品如何以其政商關係操弄招標作業,最後得標的重大黑幕。《今周刊》於九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出刊那一期,刊出由謝春滿所撰寫的深入報導「總統府黑手伸進台大醫院?臺大醫院東址商場招標黑幕」。

台大醫院於九十年底先將西址(舊台大醫院)改由統包方式經營,「當時有誠品書店、美德耐、大成長城集團等三家業者爭取,台大明訂招標方式參照政府採購法,在評選標準中規定,參選廠商必須提出財力證明,其中包含『流動資產不得低於流動負債、總負債金額不得超過淨值四倍以上。』誠品書店在這個項目評選不合格,資格標審查時就被刷掉。」

誠品的吳清友心有未甘,把重點擺在第二戰,市場規模更大的東址(新醫療大樓)地下街商場。該報導分析:台大醫院在招標過程中,兩度修改評選標準,拉高底價,讓原本評選第一名的大成長城議價不成,第二名的醫療器材廠商美德耐也沒有機會,第三名的統一甚至連議價的機會都沒有,反倒是第四名的誠品敗部復活,在重新招標的過程獲得獨家議價權。台大醫院異乎尋常的護標行動,引起許多商家的不滿,認為整個過程幾乎是為誠品書店量身定作,甚至有傳聞指稱,吳清友之所以得標,是因為總統府勢力介入。

結論就是「台大變更決標原則──最終人選成院長口袋名單」,「綠朝紅頂新貴的吳清友進駐台大地下街商場,並不意外,但是,過程卻是疑雲重重。」這就是本文所說的「誠品以魔鬼的手段打造」他的帝國,而這個帝國又以極度純潔的天使來包裝,從此如虎添翼。尤其,誠品的金主清一色綠色人脈,如大陸工程的殷琪、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經過認證為綠營事業體系。於是,偏綠媒體一面倒的報喜不報憂,協助天使的包裝。而誠品以此政商關係、媒體優勢,遠征全台各百貨公司,以天使的面孔及魔鬼的議價方式,交涉出超優惠條件,在全省建立據點,打造出另類的天使帝國。【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