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3° / 22°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罷免,沒有你想像中簡單

6月6日斷腸時,939090位高雄市民投下罷免韓國瑜的同意票。繼成功翻轉高雄市以後,韓國瑜再次寫下壯烈的紀錄。而許崑源議長以身「殉韓」,不僅為這一頁罷韓的歷史紀錄增添悲壯的一筆,也點燃了韓粉的怒火,各地罷免之聲不絕於耳。王浩宇、梁文傑率先犯了眾怒,黃捷被栽了大不敬的藉口後隨即被啟動罷免的行動,立委陳柏惟、劉世芳、乃至於市議員陳致中也陸續被點名罷免,罷免的遍地烽火開始四處蔓延。

當選或罷免都需要相當大的人氣與民怨才辦得到

罷免,何其不易!要被罷免,首先,是要能先當選,才有被罷免的資格和機會;還要能當選後被討厭到要拉他下台,不論是當選或罷免,都需要累積到相當大的人氣或民怨才能辦得到。在台灣的地方自治史上,韓國瑜總能引領風騷,不僅一生中能有兩次機會被罷免,而且還成為首位被罷免成功的直轄市長,這些創舉是否「絕後」?尚且言之過早,要說「空前」,韓國瑜已然當之無愧。

罷免案過後,有人開始討論罷免制度的設計是否有問題?門檻是否過低?當然,高雄市民用94萬罷免掉89票當選的市長,同意罷免票遠遠超過門檻,讓韓國瑜罷免案的通過已無懸念。但後續還有其他罷免案要通過,不免值得探討:單一選區的選舉,只要有四分之一選民的同意,就可以罷免掉相對多數選民選出來的行政首長或立委,是否合理?複數選區的選舉,竟要有四分之一選民的同意,才可以罷免掉相對少數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是否合理?

其實,相對多數並沒有一般想像的多,相對少數也沒有一般想像的少。儘管94萬同意罷免票遠遠超過支持韓國瑜當選的89萬選票,韓國瑜在罷免案投票後的第一個感言,就是感謝沒有出來投票的130萬高雄市民。今年一月,蔡英文總統拿到史上最高的817萬票,得票率57.13%,卻有1114萬個選民沒有投票給蔡英文總統,蔡英文總統的得票只占全體1931萬選舉人數的42.31%。數十年來台灣各式的選舉,總有五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選民是不出來投票的,相對多數並沒有一般想像的多,只是因為很多人不出來投票,再嚴謹的制度設計也無法替不出來投票的選民決定他是支持誰或反對誰,只能從出來投票的選民中找到大部分選民支持或反對的相對多數。

韓國瑜參選總統的得票數有五個選區達不到罷免門檻

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0條:「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即為通過。」所謂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是選區內全體有資格投票的公民,罷免案通過需要四分之一選票,也沒有一般想像的少。

高雄市議員有11個選舉區,比較今年1月總統選舉和6月罷免案的得票情形(如表一)可以看出,今年1月韓國瑜在高雄市議員第2、3、4、5、11選區的得票數,就沒有達到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也就是說,連韓國瑜在這五個市議員選區都拿不到四分之一的選票,未來如果韓粉想要在湖內選區、岡山選區、左楠選區、仁武選區、林園選區提出罷免民進黨籍民代,以目前韓粉在五個市議員選區的實力,恐怕尚不能跨越罷免門檻。因此,還有人以為傳統的左楠選區(市議員選區和區域立委選區完全重疊一致)是藍大於綠,點名要罷免劉世芳立委,韓國瑜今年一月在左楠選區拿到73585票,罷免門檻需要77410票,韓粉們真的需要再加把勁。

罷免案除了有四分之一的門檻,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0條還有條文是:「有效罷免票數中,不同意票數多於同意票數或同意票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者,均為否決」。

過去,黃國昌在因應自己的罷免案時選擇了正面對決,號召支持者出來投票,表達反對罷免的立場。而韓國瑜因應這次罷免的對策是要求支持者不要出門投票,若是出來投票就會被視為反韓,國民黨籍市議員甚至要求支持監票,企圖製造「寒蟬效應」,影響選民投票的意願。其結果,不僅罷免案高票通過,「同意罷免票97.40%,不同意罷免票2.60%」被載入青史,成為無法抹滅的歷史紀錄。如果韓國瑜採取的策略是要求支持者出來投同意票,而今年一月投給他的61萬選票仍然願意支持他,被載入青史的選舉結果起碼會是「同意罷免票60.59%,不同意罷免票39.41%」,雖然罷免案還是會通過,力戰而敗的數字差距不至於如此懸殊。

被罷免的一方也不會完全沒有作為坐以待斃

罷免案的一方發動攻勢提出罷免,不能指望被罷免的另一方會選擇沒有作為坐以待斃。尤其,韓粉點名要罷免的,是目前氣勢正盛的綠營民代,如果綠營選擇正面對決,韓粉動員出來投同意罷免的選票還必須超過不同意罷免的選票,罷免案才能通過。

被點名的陳致中議員是高雄市議員第十選區(前鎮小港)選出來的市議員,今年一月韓國瑜在這個選區拿到72240票,而這個選區罷免陳致中的四分之一門檻是71723票,也就是說,韓粉必須號召今年一月支持韓國瑜選票的99.28%,才可能跨越罷免案的四分之一門檻。

動員99.28%的藍營支持者看似可能,其實不容易。檢視6月6日綠營動員投票罷免韓國瑜的能量,最低的是在市議員第一選區(旗山選區),投出了今年一月支持蔡英文選票的74.28%,最高的在市議員第七選區(三民選區)投出今年一月支持蔡英選票的87.15%,罷韓團體敲鑼打鼓忙了一年多,而且還被指為動員罷韓國家隊,其動員能量都沒有超過九成。萬一,陳致中選擇正面對決,號召支持者出來投不同意票,則只憑跨過四分之一門檻是不夠的,同意票還必須超過不同意票。6月6日,綠營在陳致中這個選區動員出122177張選票,12萬票約為今年一月支持韓國瑜選票的1.69倍。

罷免時代力量黨的黃捷會不會容易一點?

如果罷免民進黨民代不是那麼容易,罷免時代力量黨的黃捷會不會容易一點?黃捷議員是高雄市議員第九選區(鳳山)選出來的市議員,今年一月韓國瑜在這個選區拿到82432票,而這個選區罷免黃捷的四分之一門檻是735213票,也就是說,韓粉必須號召今年一月支持韓國瑜選票的89.19%,才可能跨越罷免案的四分之一門檻,困難度的確小了一點。

在整個韓國瑜罷免案中,雖說是由公民團體所發起,背後卻是大綠小綠一起來。小綠積極投入韓國瑜罷免案,事後是要收割的,是要向民進黨搶地盤、搶位置的。大綠和小綠之間、小綠與小綠之間的矛盾關係因政治利益而浮現,從合作的關係變成競爭的關係。此時韓粉提出罷免黃捷,創造了基進黨在鳳山選區的參選空間,完全合乎基進黨的利益;而民進黨則會考慮萬一罷免黃捷案被提出來,要不要出手相挺?萬一,民進黨仗義相挺,號召支持者出來投不同意票,6月6日,綠營在黃捷這個選區動員出117795張選票,約為今年一月支持韓國瑜選票的1.42倍。

因此,不管要罷免黃捷或陳致中,韓粉都有選票不足的問題,需要製造更多的仇恨和對立,才能達到罷免的目的。從國民黨的選票實力來看(如表一),在高雄市11個市議員行政區中,第七選區(三民)只要能動員出今年一月投給韓國瑜選票的75.93%,就能跨越該選區罷免案的四分之一門檻,罷免綠營市議員;而如果遇到民進黨正面對決,則只剩下市議員第一選區(旗山)比較容易通過罷免案,前提是,國民黨要能動員出今年一月支持韓國瑜選票的96.68%。

罷免,當然要靠仇恨動員也是向對手潑髒水

罷免,當然是靠仇恨動員。然而,近二十年的藍綠對立,選賢與能幾乎淪為空談,歷次選舉的勝敗,幾乎都是靠仇恨動員:討厭國民黨,就投給國民黨的對手、討厭民進黨,就投給民進黨的對手,兩年前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不就是當時的全民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

罷免,也是在向對手潑髒水,要羞辱對手。順利通過罷免案,固然能把討厭的在位者趕下台,退一步想,只要能通過兩階段的罷免連署,讓罷免案順利成案,即使最後的結果未能如願把討厭的在位者趕下台,罷免的過程不也一樣達到向對手潑髒水、羞辱對手的目的?

罷免,不只是對在位者的期中檢驗,也是對政黨形象的考驗。報復式罷免要動員仇恨,挑起對立,羞辱對手,固然可以逞一時之快,卻也容易引起民意的反彈,想要爭取多數民意支持的政黨,自會審慎評估罷免對手對自己政黨形象和長期政治利益的影響。大黨會思考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小黨的政治利益是在尋找舞台,哪怕是興風作浪,只要爭取到足夠當選的少數選票,就能在政壇上佔有一席之地。

不管罷免案最終結果如何,「被罷免」畢竟不是光榮的事,在民意之前,民選的首長或民代,還是應該謙卑一點。目前被韓粉點名要被提出罷免的六位民代中,民進黨籍的王浩宇、梁文傑、劉世芳、陳致中相對比較低調而謙遜,不敢表現得有恃無恐,避免刺激對手,挑起仇恨情緒。

罷免連署書已經超過第一階段連署門檻的時代力量黨「白眼女神」黃捷,雖然最新的民調顯示該選區只有15%的選民會去投罷免同意票,未來應該可以安然度過這場報復性罷免案,就怕過於自信,「白眼」變「白目」,替罷免案添柴加薪。至於基進黨籍陳柏惟相對顯得輕浮而傲慢,大放厥詞:「被罷免」是我的「勳章」、「林北等你」,不知道是否為外厲內荏?或這份自信的氣焰能持續多久?只能說:韓國瑜殷鑑不遠,可不慎乎?【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