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高雄人的事情還是要由高雄人來自己做!

高雄市6月6日舉行罷免市長韓國瑜的投票,「同意罷免」票不僅超過法定門檻,還締造了難以跨越的高達94萬的「國瑜門檻」,使韓國瑜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首位被成功罷免的直轄市市長。「罷韓」不但是韓國瑜他個人的挫敗,也是國民黨因為韓國瑜所導致的又一個重大失敗,勢將重擊未來市議會換屆時,國民黨的地方上的市議員未來的選情和泛藍席次占比,也降低了市民對國民黨的支持,「補選」困難重重。

一、影響選民投票行為的四個取向

影響選民投票行為的主因,這一次主要在於「候選人認同」這個層次,其上的「在地意識(地域認同)」次之,再其上的「政黨認同」則是逐漸界線模糊的;有一種「天龍國」的說法,這些「罷韓」的所有論述一直想跟高層次政治問題的統獨意識形態來加以連結。但是,高雄人的在地生活並不是活在統獨之中,這一次投票也跟韓國瑜選總統時不一樣,選總統時社會氛圍瀰漫著民進黨操作出來的「反共」、「反中」、「反送中」情緒,甚至不惜反到在大陸生活、工作、求學的「台商」、「台幹」、「台師」、「台生」等大小老少的台灣人,連在台灣的台灣人也是反滲透的對象,這種「台獨麥卡錫主義」的喧囂、恐怖,一旦沒有了選舉需求,操作過了頭,只會令選民厭惡、唾棄。

民進黨看清楚「罷韓」只是一個地方性議題,拉升到兩岸關係層次沒有好處,更何況兩岸情勢正往戰爭方向傾斜,蔡易餘立委不能「上體天心」的「台獨大躍進修法」尚且唾面自乾地不附任何理由收回,可見民進黨對於選戰方向、節奏、力度的掌握之精熟程度,「罷韓」這一局不需要賠盡兩岸和平。另外,外部的兩岸關係因素之外,內部的防疫、紓困、振興是一個「全國性」的議題,不能歸功,也不能歸咎於韓國瑜身上,這一個議題在「地方性」的「罷韓」之連結性也幾乎不存在。

94萬這麼多票,要有「明綠」,更要有「暗藍」,跨越藍綠界線才能辦得到。又從罷韓投票率42%及同意罷免票高達近九十四萬票來看,這已不是民進黨單靠對內跨派系、對外跨政黨(台灣基進黨等)所能促成的「政治傑作」,從投出來的反韓票數顯示,已經超越了泛綠在高雄的票檻。不要不相信民調,據說國民黨黨中央在「罷韓」期間共有超過三次民調,根據民調測知,一定會去投票者是固定在38%,在「監票不投票」的「韓式蓋牌」選戰戰術下,其中的九成推估應該會投下「同意罷免」票,換算成選票票數,就約80萬。所以,選前也就是我過度保守低估的,只算「明綠」的,未計入「暗藍」的,所得最初預估總票數:「投票率三成六,共82萬餘票」。結果,「罷韓」成功,除了「明綠」之外,「暗藍」還多出十多萬票之多。「暗藍」是「泛藍/非韓粉」痛恨韓國瑜這個人背信忘義、敗黨誤國的一群;這十多萬票的「同意罷免」,不能被等同為是主張台獨的,把「反韓」當作是「反中」,正是犯了低級政治錯誤,落入被對手分化的圈套。

二、民心向背顯示高雄人地域認同(在地意識)興起

這次投票率達到42%,就算是韓國瑜2019年贏得市長選舉,那次總投票率也才75%,即使當時的其他人全部出來投票,而且也都支持他也才33%,其實還是輸的。「罷韓」輸得好慘,韓國瑜說了不認輸的三個遺憾,反而還說「沒有投票」的130萬選民都是「反對罷韓」,這種神邏輯,就跟他當選不到三個月就在韓粉的起鬨下,吃碗內、看碗外,跑去選總統大輸特輸之後,沒有一句道歉是一樣的。高雄市政治幕僚老前輩翁自得先生說:近三屆高市長選舉的投票率最高是2018年的72.63%,罷韓時是近230萬選舉人;230萬×72.63%=167萬,167萬票-93.9萬罷韓票=73.1萬反罷韓票。翁老接著表示:簡單說,所謂「130萬選民都是反罷韓」的說法,是以近乎百分之百投票率來計算,連極權專制國家都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投票率。

事實上,這場罷免投票的結果,顯示了「『明綠』+『暗藍』」對韓國瑜個人的不滿,影響罷免的投票行為之主因是「候選人認同」。2019年,韓國瑜在選上高雄市長之後不到3個月的時間,又宣布參選總統,違背了他對市民「做好做滿」的承諾,「落跑未遂」深深牴觸高雄人的在地意識、地方認同,當時的韓粉還反過來痛罵高雄人把韓國瑜「綑綁」在高雄,再加上慘敗後始終沒有為違背承諾道歉,因此種下了被罷免的主因。高雄市民藉由罷免投票來表達對韓國瑜個人的「愛憎好惡」,國民黨將被罷免的責任交由韓自己扛,以前韓是誇「一人救全黨」,但今次罷免,國民黨實在無法「全黨救一人」,抽離於罷免活動。國民黨幾乎是設下「停損點」地將這次「罷韓」圈在高雄市這個地方層次和韓國瑜的個人層次,俾免繼續被這次政潮餘波所一再牽連,相信這是國民黨江啟臣主席不得不的痛苦抉擇吧?

選後,「罷韓」也有嚴重後遺症,在黨內會形成更嚴重對立,不只高雄,整個台灣都會對立嚴重,希望未來政治領袖要多進行跨黨派對話,增進社會和解。特別是,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先生的墜樓身亡,高雄人對重情重義的許崑源議長是萬分不捨的;特別呼籲政客、網路上酸民的不當留言要適可而止,因為高雄市不需要仇恨,也不需要對立!我們的高雄需要被祝福!

三、泛綠地方的政黨政治分合行情

在這場罷免案中,收穫最多的當屬基進黨,下一次市議員換屆選舉台灣基盡的席次應該會有較大幅度的成長;民進黨內部的新潮流菊系主導市議會黨團、海派掌握的地方黨部黨務系統和中央英派看得出來基本上是達成一種高度共識下的政治妥協。接下來處於低潮的國民黨內該派誰出馬角逐補選,派不派得出來?恐怕都要面對不樂觀的選情。從藍綠的政黨層次來看,民進黨選前看似把罷韓降為地方認同層級、甚至是對韓個人的好惡,但這種給外界「抽離」政黨競爭的印象是假,韓國瑜陣營這邊痛罵的「操作『罷韓國家隊』」才是「實」。相對於此,在國民黨方面,抽離罷韓風波,檯上、檯下都是真;因為,國民黨對罷韓案根本沒有著力點,對把「庶政」當多麼了不起的政績韓團隊的決策也難有插手餘地?

韓國瑜確定遭到罷免,從在地的角度、地緣關係上分析主要有四個原因:首先,韓失去地方婦女票源信任感。韓上任高雄市長不到三個月就宣布投入2020大選,對地方女性選民來說,有較強烈的「背信」感受;代表國民黨出征的結果又輸掉了大選,對韓不滿的泛藍婦女,又平添了「敗黨誤國」的恨意。其次,傳統高雄在地政治勢力遭到韓粉霸凌。韓因為韓粉而起,並在韓粉的哄抬聲中投入大選,但過程中,韓粉與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前高雄市長吳敦義都有不分敵友的衝突,直接間接的傷害了這地方勢力對韓的支持度。對於韓國瑜的負面批評,其他不論,光是韓粉到處在網路上不分敵友地政治霸凌、出征、出草任何人就夠替他政治送終了,連藍營黨內替他輔選最立的過去同志楊秋興、吳敦義、王金平都不能避免,最後當然只剩孤家寡人,這種作風怎會得到真心支持。

韓輸得不冤枉,國民黨中興之路受到重挫,不論如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既有有效「九二共識」支點不能受到摧折,這一點,要放在政黨和解、社會和解的第一個優先課題。(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