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0°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主少國疑的中國國民黨

新冠病毒疫情沉重壓力下,大家都在努力尋找能繼續正常生活下去的健康管理模式。三月七日當日天氣清朗、陽光普照,中國國民黨舉行黨主席補選和中常委屆內換任改選,部分投票所、特定時段投票相當踴躍,現場排隊人龍不長也不斷,不過這一次並不是買口罩,而是為了守護民主。有人當天繳費、剛剛恢復黨籍等各種情況,是黨員卻沒有「投票資格」,因為要連續繳四年黨費、當年要在二月二十三日以前繳交才能取得,失望者對黨務服務功能萎縮頗有微詞。中國國民黨的主席補選與中常委屆內換任幾乎沒攻佔多少媒體版面的情況下結束了,結果是地方派系的少派主拿下總舵主的位子,未來「養望」的路還很遠長。

首先,這次的投票的投票率只有三十五點八%,補選出來的黨主席被授權的正當性不足,過渡性相對明顯;一方面是主導補選的黨中央沒有「內場派」運作以致弱勢而動能不足,從外場來看,也顯示若干黨員大戶在這一次黨員投票資格的維護上沒有更多積極投入,然而更多的是,黨員心冷。所以,儘管江啟臣得票率/數是六十八點八%/八萬四千八百六十票,遠遠領先郝龍斌的三十一點二%/三萬八千四百八十三票,看起來贏得很多,但實際上要凝聚黨員向心的政治空間還是很大、很大。

其次,現場投票人口都是高齡長輩居多,看來國民黨的基層老化十分嚴峻,據說四十歲以下的黨員只有兩千多人?也因為各地投票的排隊隊伍中絕大多數都是軍公教背景的老人,有使命感的老人們自己擔心黨高齡化,沒有下一代的政黨不會有未來,在這種心理投射下,年輕人自然會順勢而起,所以軍系色彩鮮明的郝龍斌得票遠低於黃復興黨部在黨內的占比。有一種說法認為國民黨從此擺脫黃復興的內控,言過其實,也錯估有理想情懷的前輩都是特定族群(黨部)的投票機器人。

再者,選舉期間關於兩岸關係路線的討論其實囿於發言簡、過程短、平台少,路線的辯論是幾乎不存在的,但也因此江、郝兩人被抓住隻字片語而被任意論述的危險極高,充其量只能說是新的黨主席兩岸關係論述模糊,有待他上任以後藉由目前發端的三民主義、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或「九二共識二﹒○版」等議題的深入闡述和實踐,方能看出端倪。不過,把這個黨搞成「山寨版的民進黨」,肯定是自掘墳墓的。

最後,擺在她面前的幾座大山,至少有:「黨政關係(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的關係)」、「每月黨務系統的黨工薪水和運作費用」、「六月底七月初韓國瑜被罷免政治危機」、「二○二二年縣市長、議長提名作業」和攸關黨的代表性的未來「海外台人」不在籍投票的推動等,江少主還要更勤勉謙和整合黨內、朝野多元利益的。(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