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非核家園」是天方夜譚?台灣與歐洲能源轉型之路

台灣離岸風電廠的風車陣,被認為是錯誤政策之下的「錢坑」。

根據二○一六年的統計數字,台灣的發電比例仍以火力為主,約占百分之八十二,核能百分之十二、再生能源百分之四點八,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的規劃,二○二五年再生能源發電要達標占總發電量的百分之二十。究竟是否如有些人所稱的天方夜譚,或許走在尖端的歐洲能源轉型之路可作為借鏡。

重大核電廠事故引發關注

二十世紀幾件重大的核電廠事故,敲響人們重視相關核災的警鐘。一九七九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薩斯奎哈納河三哩島核電廠發生部分爐心熔毀意外,是美國商業核電史上最嚴重的一次,被評為國際核事件分級表七級系統中的第五級,清理工作前後持續超過十四年,總費用達到十億美元。

一九八六年,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發生核子反應爐破裂事故,這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也是首例被國際核事件分級表評為最高第七級的極重大事故,烏克蘭、白俄羅斯及俄羅斯境內均受到嚴重核污染,超過三十三萬六千居民被迫撤離,估計損失大概兩千億美元,是近代和平時期付出代價最大的人為災難。

反對核能的綠黨在一九九八年年和社民黨結盟,拿下德國國會過半席次,從那時開始,德國「去核」的政策逐漸明朗。不過直到二○一一年,日本發生福島核災之後,才真正成為促使德國廢核的「臨門一腳」,政府宣布逐年廢核,目前德國十七座反應爐中已有八座永久性關閉,最晚二○二二年以前剩下的九座核電廠必須除役,正式邁入「非核家園」。

德國去核化十年有成

為配合「去核」,德國在二○○○年通過《再生能源法》,讓再生能源優先調度併網,以每度五十歐分(約合新台幣十八元)的高價,保證收購再生能源,吸引許多開發商投資。隨著越來越多企業投入風電市場,連帶改良風機技術,發電效益越來越好,風力發電成本也逐步下降。

擴建電網是德國發展再生能源不可或缺的一環,因為風能、太陽能不像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等傳統能源可以直接運輸,必須以電力形式輸送。德國的風場多半在北方,北部的風電發展得很快,但德國電力消費主要都集中在南部,因此建設高壓輸電線,將幾千公尺之外的風電輸送過來,變得格外重要。

二○○八年的德國仍是以燃煤與核能等傳統能源為主的典型工業國家,二○一八年一月一日早上六點的離峰時段,百分之百使用非核能源,十年之間朝「非核家園」踏出一大步,但要達到完全廢除核能的終極目標,還有最後一哩路要走。

丹麥選擇發展離岸風電後,至今已創造沃旭能源及維特斯兩大上市公司,更創造超過三萬個就業機會、占全國私部門就業人口百分之二點三五%。相較英國還在使用比離岸風電貴兩倍的核電,離岸風電因成本逐年下降,也讓離岸風電占比達五成的丹麥,享有全歐最便宜的稅前電價。

歐洲經驗中,也有失敗的例子可作為借鏡。法國二○一二年開始啟動離岸風電招標計畫,卻因漁業權、保護區及法律訴訟等爭議而停擺。政府解決障礙後,又一下子減少三成補助,讓業者縮手,至今沒有任何風場能繼續推動,去年原訂要新開放招標的風場也無限期延遲。

法國政策突然改變,導致風場簽約計畫停滯,至今只蓋好二MW的風場,其他預計建設的製造及安裝中心皆未落成,預計創造的工作機會也不如預計。

台灣擁有發展風電優越條件

反觀台灣,西部海域有得天獨厚的強勁風力,被英國顧問公司評為全球最優良的海上風場之一,全世界最好的二十四個風場,有十五個落在台灣海峽,風力每秒可達十公尺以上,吸引全球知名風力開發商有意來台投資。

綠色能源發展是台灣未來驅動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政府將綠能科技列為「五加二」產業創新計畫之一,行政院並二○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通過推動方案,以太陽光電及風力發電為最關鍵的發展項目,致力達成二○二五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百分之二十的目標,並兼顧能源安全、綠色經濟及環境永續,穩健具體地落實政府推動再生能源及非核家園的目標。

針對風力發電,經濟部已擬定「風力發電四年推動計畫」,規劃短期厚植推動基礎,在二○一七至二○二○年達成風力發電累計一千三百三十四MW(MW為電量單位,即百萬瓦)設置量,並建立中長期治本措施,優化設置環境,進而達成二○二五年六點九GW(GW為電量單位,即十億瓦),包括陸域一點二GW、離岸五點七GW)的設置目標,希望藉此促進能源多元化及自主供應,並帶動內需與就業,建構風力發電友善發展環境,展現我國積極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之決心。

國際風電組織全球風能委員會指出,全球離岸風電市場還在持續成長,未來十年預計每年將新增十五GW的裝置容量,而主要成長來源都將位於亞洲,二○二○年後亞洲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離岸風電市場,而台灣則有機會成為僅次於中國的離岸風電市場。

台灣發展風電不利因素

雖然台灣有發展風電的「地利」,但卻沒有「天時」可配合。台灣的氣候環境不同於歐洲,歐洲是溫帶地區,冬天特別冷,需要暖氣加熱,是尖峰用電時段,此時也正好是離岸風力發電效果最好的時候,所以在歐洲效益很高。

但台灣正好相反,夏天冷氣用電量最兇,也是尖峰負載需求最大的時段,海上的風卻很少,相對於風機完全運轉的發電效益,夏天只能發揮百分之六的發電效益。也就是說,台灣最缺電時,風電能幫的忙卻很少,絕大部分還是得靠核能與燃煤電廠,「非核家園」淪為口號,永遠是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樓。

反倒是冬天不缺電時,郤是發電效率最好的季節,即使發了電也用不到,形成投資的浪費,不像德國可以將多餘的電力賣到鄰國。二○一六年,德國電力出口量達到總發電量的百分之八,約十九億度,大部分輸往奧地利、瑞士和荷蘭,包含鄰近使用核電超過七成的法國。

反對台灣發展離岸風電的理由還有一個,陸地白天高溫空氣上升帶來的海邊對流風,帶來的陸基型對流風的風力發電,離岸風力發電卻沒有這個特點,花了大錢建置離岸風機,效益上還比不上陸基型風力發電。

而且,長期在海上承受風吹雨打及海水鹹度侵蝕,風機的壽命平均僅有二十年,因此不少人對蔡政府耗費鉅資發展離岸風電不以為然,認為錯誤的政策將成為國家財政的「錢坑」。

捨便宜國際競標令人費解

另外,二○一七年行政院拍板定案離岸風力發電政策,捨電費相對便宜許多的國際競標,決定二○二五年前三GW將採取固定躉購費率,每度以六元購買,這樣的決策也留下讓人想像的空間。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就表示,離岸風力發電在歐洲已經是成熟的技術,而且已採取國際競標的制度來取得電力的採購,競標價格甚至跌破每度新台幣二點六元。台灣的風場效率不輸給北海,而且深度也不比北歐的北海還深,條件更好,為什麼台灣政府不能採取國際競標,而仍然堅持要以躉購費率一度六元來採購?

以國際競標價格來算,每度差價三點四元以上,以一年一百一十億度而論,二十年的差價損失將高達新台幣七千五百億元,這些都是納稅人的民脂民膏。

蘇煥智也說,風力的不確定性太高,所以「靠天吃飯」的離岸風力發電,根本就不適合作為基載。核能發電是一種基載,推動「非核家園」,替代核能發電的綠電,也必須選擇具有基載特性的綠電來替代才合理。可惜經濟部卻沒有將沼氣生質能丶地熱及潮汐發電列為替代性的綠能基載,相對陸域風力發電在二○一八年每度已經降為二點八七七六元,官方硬推以躉購費率每度六元大力推離岸風力發電系統,作為二○二五非核家園的替代方案,的確令人費解,但頭已經剃了,不洗也不行了。

經濟部支持產業技術本土化

經濟部堅持離岸風力發電系統採取六元躉購費率的理由是,要將離岸風力發電系統「產業技術本土化」,並發展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外銷或輸出服務。但弔詭的是,既然它已不適合當作非核家園的基載替代,而且在台灣夏季尖峰用電時刻發電效益不高,根本上是不符合台灣當前迫切需要尖峰時段「增加供電」及「削峰」的需求,有發展的必要嗎?

為了增加離岸風力發電躉售費率每度六元的正當性,支持者提出離岸風力發電在秋冬可以替代燃煤發電,以減少中部地區的空污問題。問題是離岸風力發電並非基載,如何能替代基載電力呢?夏天怎麼辦呢?夏天風力小,所以在春丶夏天燃媒火力發電廠照樣要啟用;而且風力發電不穩定,就算秋冬也不一定能完全替代,反而造成電力不穩定管理的難題,增加台電公司電力調度管理的新的挑戰及困境。

至於離岸風力發電是否可以成為台灣未來外銷服務的品項?如以目前風力發電機來看,有辦法在國際上和先進的歐洲風電大廠競爭嗎?台灣毫無機會,一切完全是未知數。加上更多複雜的海上因素來看,因為涉及各國政府採購的政治因素,台灣在亞洲的政治地位,看來幾乎完全沒有機會。

蘇煥智說,從發展臺灣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外銷丶輸出服務的角度來看,完全是不切實際的單方面想像,盲目發展離岸風力發電系統,恐怕根本是把錢丟到大海裡,還不如以國際競標的方式,讓得標的外國廠商為了降低成本,而與國內業者合作分工,或許有機會發展出國內外合作的模式來。

經濟部擬定「再生能源風力發電計畫」的評估。(資料來源/經濟部)

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發展藍圖

能源轉型是總統蔡英文重點政策之一,在競選連任第二場政見發表會中,聚焦能源政策,除了提出政府風電政策到二○二五年,將可帶動一點二兆國內產值。隨著蔡英文連任成功,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發展將進入重頭戲,廠商為滿足國產化要求,如火如荼展開相關投資,近兩年預估至少投入新台幣兩百四十七億元。來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外商也聞風紛紛來台插旗,根據經濟部投審會統計,二○一九年前十一個月外商匯入投資風電的資金就高達十一億餘美元。

推動風力發電預估帶動之長期效益有以下幾點:(一)降低排碳:以二○二五年離岸風電五點七GW設置目標,預期每年發電量兩百一十五億度,年減碳量一千一百九十二萬公噸;(二)帶動產值:潛力場址已吸引外商規劃十點二GW離岸風場,帶動新台幣一點八兆元產值;(三)創造就業:累計新增兩萬人次就業;(四)促成投資:累計帶動投資新台幣一兆元。

不過,也有本土業者認為,目前離岸風電國產化落實程度僅限「點」,而非串起整個供應「鏈」,呼籲政府應該拉高格局,凡是台灣欠缺的技術能量,都應該趁此機會補好補滿。

台灣是目前亞洲發展離岸風電的先驅,但政策不穩定可能讓整體發展倒退,台灣也會因此錯失讓產業落地生根的機會。現在是台灣建立離岸風電產業、創造未來數十年就業機會的關鍵時刻,如果開發商最後真的因投資環境改變而選擇離開,台灣可能很難再把這些業者找回來。【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