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7° / 16° )
氣象
2020-10-04 | 臺灣公論報

國民黨虛化「九二共識」恐喪失兩岸論述話語權

國民黨接連在二○二○年總統敗選及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通過後,組成改革委員會進行全盤改革探討,其中兩岸論述組在全體委員會議提出建議案,強調用「四大支柱」建構和平穩定的兩岸新關係,包括堅持中華民國主權、保障自由民主人權、維護台灣安全優先、創造雙贏共享繁榮。

同時也提及「九二共識」為既往兩岸互動過程的「歷史描述」,肯定其「歷史貢獻」,但並未賦予「九二共識」對新時期指導兩岸關係作用與角色,此引發內部與外界強烈質疑。

國民黨內部因不滿「九二共識」成為「歷史貢獻」、「歷史事實」,引起前總統馬英九不滿,其陣營槓上新任黨主席江啟臣,質疑國民黨「有必要隨民進黨起舞?」這源自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改革委員會大會上,表明「九二共識是過去扮演兩岸求同存異的重要工具」。

江啟臣親自向馬英九說明,強調這只是諮詢會議報告不是定案,除要下鄉聽取基層意見外,並澄清這還要正式通過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始算數。然因對「九二共識」採取「虛化」處置做法,爆發「過時論」或「沒有保留或不保留論」,引發黨內元老政治領袖對青壯派領袖之質疑。

首先,「九二共識」在國民黨內仍存有一定支持程度,虛化「九二共識」將激化元老與青壯世代的政策主張衝突。馬英九表示儘管「九二共識」被民進黨汙名化,但在其八年執政任內,「九二共識」不只是論述更是實踐,例如「馬習會」即是在所謂的「一中各表」前提下,以此要求對岸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以及架構兩岸關係良性互動。

換言之,正因兩岸當局基於「九二共識」政治基礎,兩岸得以展開兩岸兩會協商對話、國台辦與陸委會首長定期會晤,「外交休兵」保有二十二個邦交國及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刑警組織與國際民航組織年會,降低軍事演習頻率等等。

其次,國民黨應加強對「九二共識」澄清,「九二共識」並非「一國兩制」。若干國民黨領導批判蔡英文總統的施政,實背離《中華民國憲法》精神及兩岸發展的歷史事實;背離一九九二年台灣當局對兩岸發展的承諾,更惡意曲解「九二共識」並與「一國兩制」進行連結。儘管國民黨已完全在野,但身為創建中華民國的政黨,不能僅是基於選票考量;而應澄清「九二共識」的核心意義,係源自「國家統一委員會」於一九九二年八月一日會議中,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解釋文。這明確說明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這也就是所謂「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求一中原則之同,存一中內涵之異」。

復次,既往國民黨認同「九二共識」此種「創造性模糊」字詞,顯然其意在於替代「一中原則」與「一中內涵」分歧與爭議;接受「九二共識」並非代表認同「一國兩制」,但有兩岸均共同謀求未來的統一目標。新兩岸論述認為「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但支持者認為「九二共識」雖植基於中華民國的憲法精神,此專有名詞並非不能檢討或更改,其宣傳方式與口號亦可調整、與時俱進,但必須澄清「九二共識」不是「一國兩制」。

值得關注是,如果國民黨捨棄「九二共識」,還能找到更合適的「兩岸共識」嗎?若不採取「創造性模糊」允許高度爭議性政治議題「含混帶過」,難道要在「一中內涵」上持續爭論嗎?固然大陸當局詮釋「九二共識」是「一中原則」,國民黨亦可解釋「九二共識」為「一中各表」,爭奪兩岸政策話語權及主導權。

最後,國民黨兩岸新論述相對於政綱所揭示願景,實屬更為退步之略。國民黨曾推出「和平政綱」,闡述其黨路線應奠立「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深化九二共識,積極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可能性」。國民黨已在政綱闡釋深化「九二共識」,然在兩岸新論述建構卻僅只是肯定「九二共識」歷史貢獻;此外,政綱中也曾揭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終止敵對狀態,但現在兩岸新論述則是主張簽署《軍事意外防止機制》的技術問題。從這一角度來說,國民黨兩岸新論述不僅沒有超越政綱,相對於政綱所揭櫫政策訴求及目標則是倒退。

顯然,國民黨兩岸論述小組所拋出兩岸新論述,已跳脫馬執政時期所提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主張,及「求一中原則之同,存一中內涵之異」。這種只強調「九二共識」歷史貢獻,實質上是虛化「九二共識」,缺乏對現實兩岸關係發展的指導性作用與意義。假若國民黨最終採取上述論述,恐黨將陷入局部性分裂危機、降低泛藍群眾政黨認同、支持度,也會傷及其對兩岸論述話語權。(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