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10-25 | 臺灣公論報

高雄市長補選棄保效應之探討

高雄市長補選棄保效應之探討

陳其邁。

吳益政。

李眉蓁。

棄保效應是選舉時的策略性投票,是指在選舉中,一方人士為阻止另一方的候選人勝出,而投給另一名不一定立場相近,但最大機會勝出的候選人。自從一九九四年陳水扁、趙少康、黃大洲三強鼎立的台北市長之役後,每當行政首長選戰出現兩大黨之外的第三組頗具實力的候選人同台競爭,棄保效應都會被拿出來討論,也經常成為影響選舉結果的重要關鍵,二○○○年總統選舉就是最明顯了例證。

營造「非綠」與「綠」對決的氛圍

這次高雄市長補選陳其邁、李眉蓁、吳益政分別代表國民黨、民進黨、民眾黨角逐高雄市長寶座。儘管高雄市政治版圖已經回復到綠大於藍的格局,但因為補選不同於正式的換屆改選,從歷次補選的經驗來看,補選的投票率很少會高於五成。這次高雄市長補選投票率可能會高過五成,應該不會高過七成,預估當選的票數約在選舉人數的三成至三成五之間。在低投票率的情況下,較弱勢的一方並不需要拿到過半選舉人數的選票,仍有當選的可能。亦即,只要「非綠」選票能夠高度動員出來投票,而且集中選票投給李眉蓁或吳益政,而陳其邁支持者因為選情穩定領先而有「不差這一票」的僥倖,不出來投票,仍有可能大意失荊州,出現戲劇化的選舉結果。

首先,「非綠」陣營要能夠高度動員支持者出來投票。國民黨的基本盤雖然不如民進黨,但國民黨在高雄市有三十一席市議員,是李眉蓁陸軍的主力;親民黨雖然形單影孤,吳益政有柯文哲光環的加持,民眾黨在高雄市也有十五萬選票的實力。這兩股「非綠」陣營的選票加起來,不是沒有營造「非綠」與「綠」對決的機會。

其次,還需要選民發揮智慧,策略性投票,產生棄保效應,將選票集中投給李眉蓁或吳益政。問題是,該棄誰保誰?既然選擇參選,每位候選人都會全力以赴,不願成為「被棄」的一方。選票開出來前,從來都是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候選人信心滿滿,選民霧裡看花,不會有足以令人信服的證據可以證明誰是「被保」或「被棄」的一方。

從目前已公布的民調數據來看,陳其邁穩定維持遙遙領先超過三十個百分點,李眉蓁的支持度暫時領先吳益政約十個百分點,並不表示投票前一刻李眉蓁支持度仍然可以領先吳益政。更何況,選罷法規定:「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被罷免人或選舉、罷免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所有高雄市長補選的民意調查依法必須在選前十天「蓋牌」,選民更無從得知誰該是「被保」或「被棄」的一方。

陳其邁李眉蓁網路聲量高於吳益政

圖一:高雄市長候選人網路聲量折線圖。

資料來源:臺灣公論報輿情監測暨大數據分析中心(6/21-7/21)

從大數據分析來看,從六月二十一日起陳其邁和李眉蓁的網路聲量始終高於吳益政(如圖一),再從聲量來源分析,不管是新聞報導的則數、社群或論壇討論的則數,陳其邁和李眉蓁也都明顯高於吳益政(如圖二)。尤其是,換算成社群活躍度S/N比(社群關注則數/新聞媒體則數),吳益政也明顯小於陳其邁和李眉蓁(如圖三)。社群活躍度越高,代表候選人較能引領風潮,藉由議題來引起更多的關注或討論,從而獲得認同,將聲量轉換為實際的選票支持,達到較好的選舉造勢效果。目前吳益政不僅新聞報導則數少,在社群網路上所引起的關注度、討論度也都比較低,社群活躍度欠佳。吳益政未來在選戰策略的擬定、議題的設定、乃至於文宣造勢等「空戰」方面的努力,都有待加把勁,才能把自己推上有利的戰略位置。

資料來源:臺灣公論報輿情監測暨大數據分析中心(6/21-7/21)

資料來源:臺灣公論報輿情監測暨大數據分析中心(6/21-7/21)

「非綠」選民比較可能「棄吳保李」

從組織動員來看,國民黨和民進黨選舉都有基本盤及樁腳系統,「陸戰」藉由複式動員拜票、催票、固票,要求票票入櫃,民眾黨的組織動員較為鬆散,甚至可能連支持者或樁腳在哪裡都不知道。李眉蓁有三十一席市議員作為陸軍的主力、有國民黨傳統樁腳系統、加上苦苓所指的五大硬實力支撐,包括「宮廟、果菜、眷村、韓粉、小漢」等系統,如果認真參選,動員出國民黨的基本盤並非難事。更重要的是,既然李眉蓁是靠組織系統動員支持者出來投票,而不是形象或理念,被動員出來的選民當然是會把選票投給李眉蓁,不會「棄李保吳」,除非李眉蓁條件不夠好或沒有認真參選,被動員出來的選民票投不下去。至於吳益政,除了自己市議員的基本盤,其他行政區的「非綠」選民對吳益政是陌生的、沒有感情的,也不是被動員出來的,如果沒有非投吳益政不可的理由(例如聲勢已超過李眉蓁,直逼陳其邁),萬一有棄保效應的發酵,這些不是被動員出來的「非綠」選民較可能「棄吳保李」,而不是「棄李保吳」。

當然,選舉也不只是考驗選民對候選人認同,政黨認同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因素。這一年多來國民黨由盛而衰,跌落谷底,迅速被殞落的巨星摧殘得分崩離析,黨不成黨,軍心渙散,看不到未來重振旗鼓的希望;而民眾黨在柯文哲的帶領下啼聲初試,已成為台灣第三大黨,加上柯文哲四年後更上一層樓的意圖逐漸披露,已成為「非綠」選民的另一種期待。民眾黨將高雄市長補選作為操兵練將的舞台,如果能得到「非綠」選民的認同,棄「無法預期」的國民黨,保「可以期待」的柯文哲,將選票視為支持柯文哲未來代表「非綠」陣營對抗民進黨的一種激勵,則政黨認同會取代候選人認同,影響「非綠」選民的投票行為,不易出現策略性投票的情形,或者,萬一有棄保效應的發酵,較可能是「棄李保吳」,而不是「棄吳保李」。

民意如流水,選戰詭譎多變,選情瞬息萬變,任何突發事件都可能風雲變色,改變選舉結果。這場一強二弱的高雄市長補選,會不會發生棄保效應?棄誰保誰?考驗候選人,也考驗「非綠」選民的集體智慧。離選舉投票日已經不到三週,不僅李眉蓁和吳益政個人要努力,黨主席江啟臣和柯文哲也要更多地投入輔選行列,為各自的政黨創造更好的戰績。【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