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9° / 16° )
氣象
2020-11-01 | 臺灣公論報

歐陽娜娜案凸顯台灣社會國族認同分歧

藝人歐陽娜娜、張韶涵與香港藝人任達華、惠英紅等人在大陸央視合唱「我的祖國」,引發台灣社會諸多爭議。肯定者認為藝人表演純為藝術文化活動,不應過度政治化,且歌詞中並未涉及對大陸政權認同,純屬民族情感及文化認同,讚譽其為「台灣之光」;批評者認為這是模糊國族認同,成為大陸統戰台灣政治工具,及「兩制台灣方案」宣傳樣板,呼籲共同捍衛台灣尊嚴與價值。

針對歐陽娜娜登上大陸央視國慶晚會演出,民眾觀點仁智互見各有其持;而兩岸當局所持觀點南轅北轍。在兩岸敵意如螺旋般上升情況下,此案折射出若干政治意涵。

首先,若對歐陽娜娜案開罰恐產生「寒蟬效應」。據報載陸委會宣稱大陸為辦理十一慶典及活動,安排台灣相關人士參與,目的是宣傳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對台進行施壓。陸委會表示將密切關注相關情況,倘有涉及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相關規定,將依法查處。同時宣稱台藝人參加大陸國慶活動,傷害台灣民眾感情,表達高度遺憾;但也直指不會任意使用公權力去對待少數持不同意見或立場的國人。至於文化部擬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三十三之一條第一項規定,對參與對岸國慶晚會藝人開罰。

若民進黨政府援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法辦歐陽娜娜和張韶涵,如此擴充條文解釋之結果,未來恐涉及所有藝人到大陸登台表演、歌唱、演戲事項,尤其是涉及類似在對岸五一勞動節、八一建軍節、國慶、春節晚會表演更是高度敏感。若未經過准許,皆可能面臨處罰。在「寒蟬效應」下產生自我審查及遏制效果,一些已經缺乏舞台的藝人恐失去事業攀爬第二次機會。類似「萬沙浪案例」也會不斷湧現,一九八八年在台灣發展遇到瓶頸的資深原住民歌手萬沙浪,登上央視春晚舞台,後其在台灣演出幾乎也全面被封殺。

其次,歐陽娜娜案涉及中華國族主義及台灣認同衝突問題。行政院長蘇貞昌則表示滿關心歐陽娜娜受制大陸會有什麼下場,其父親歐陽龍演的電影「藍與黑」對白或參考;聲稱「有些人享受台灣資源,還跑到大陸去唱不適當的歌,民眾自有公評。」而大陸國台辦則表示台藝人參加兩岸影視交流活動,與大陸歌手同台演出,批評民進黨政府動輒對與大陸交往的台民眾威脅恐嚇,「只能說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顯然,原本是單純歌唱已經蒙上政治陰影,合唱「我的祖國」及選擇在對岸央視國慶晚會獻唱,被視為對台灣國族認同建構的挑戰與威脅。

最後,藝人獻唱「我的祖國」未必代表不認同台灣。陸委會提及大陸近期對台加大軍事恫嚇力度,不斷以機艦跨越海峽中線進行挑釁,單方面破壞台海和平穩定,成為麻煩製造者,已引起台灣人民的普遍反感。此時台灣藝人若被利用參加具有「消滅中華民國」意涵的「十一」國慶活動,豈不是傷害台灣民眾的感情,辜負台灣社會對其的愛護與支持。事實上,藝人參與「我的祖國」演唱涉及中華民族情感認同或中國人認同,未必代表就不認同台灣,目前在台灣社會仍存在為數不少的中國人認同與台灣人認同,此種雙重認同存在其實是非常合理及符合客觀事實。

台灣輿論也指出「歐陽娜娜本身是來自江西,因此稱自己是中國人基本上是沒啥問題的」。事實上,除了歐陽娜娜外,許多在大陸發展的台灣藝人都紛紛透過影片或發微博,祝福「祖國繁榮昌盛」。此案也波及「台灣第一名模」林志玲被挖出二○一九年赴大陸內蒙古做公益活動唱「我的祖國」的畫面,同樣陷入中華國族主義與台灣認同泥沼。這些都是以國族認同、政治認同區隔化兩岸社會,以「高階政治」干涉純屬「低階政治」的文化與藝術表演,忽視文化藝術在兩岸關係中發揮親善、緩衝、磨合及潤滑角色。

二○一六年蔡英文在總統勝選演說中,曾揭櫫頗為令人心動及讚譽之政治承諾:一、以總統當選人、民進黨主席身份,對民進黨全體黨公職人員下達第一道命令:「謙卑、謙卑、再謙卑」。二、承諾:「只要我當總統一天,我會努力,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蔡英文總統的政治承諾話語猶言在耳,這對當前分歧及對立的台灣社會或可起到止爭定紛效果,台灣社會之可貴在於自由、多元與民主、尊重與包容。(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