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2° )
氣象
快訊

2021-02-06 | 臺灣公論報

民進黨開闢桃醫第二戰場 馬英九成防疫「馬維拉」

民進黨開闢桃醫第二戰場 馬英九成防疫「馬維拉」
部立桃園醫院發生院內感染事件,隨著本土確診案例的增加、疫情指揮中心擴大匡列採檢人數,疫情有逐漸擴大的跡象,也引起民眾對疫情發展的高度關切。在此同時,近日又出現一股檢討18年前SARS期間和平醫院封院的聲浪,連立法院游錫堃院長都跳出來叫陣馬英九,嗆聲馬英九出來面對。部立桃園醫院防疫大作戰前方吃緊,新冠肺炎本土疫情能否有效控制住?目前仍是戰況未明,但追究18年前馬英九抗疫責任的聲浪已起,馬英九隨著疫情升溫又成了防疫「馬維拉」。

民進黨開闢桃醫第二戰場 馬英九成防疫「馬維拉」
邱淑媞忠言逆耳開了第一槍

從和平醫院VS桃園醫院的網路聲量圖,和平醫院異常的網路聲量出現在1/23。進一步從時間序追查聲量來源:首先是1/22下午,前國健署長邱淑媞在Shu-TiChiou個人臉書上PO文,以「一連串可預防的錯誤」來形容防疫指揮中心。幾個小時後,「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臉書連續PO文反擊,認為當年和平醫院封院是錯誤決定,要求邱淑媞出來講清楚,到底為什麼和平要封院?到底是什麼邏輯?隨後,還有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也在臉書PO出:「這種人還好意思對指揮中心指指點點,究竟憑什麼啊?」加入聲討邱淑媞的行列。然後,民視新聞播出:「快新聞/前北市衛生局長開嗆指揮中心 網怒轟『封和平醫院死30幾人』怎有臉說別人」、自由時報也在1/22午夜前以「邱淑媞嗆指揮中心嚴重欠缺邏輯!網友一面倒罵翻」為標題,在電子報刊登新聞。民視新聞和自由時報都是依據「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臉書上的網友留言,認為「網友一面倒罵翻」。有了這兩個媒體的新聞揭露,這才吸引各陣營網友及民代於1/23加入聲討或聲援邱淑媞的行列,網路上逐漸形成翻舊帳、檢討18年SARS防疫期間和平醫院封院的討論方向。

邱淑媞在Shu-TiChiou個人臉書上的文章認為:「防疫,其實只是很簡單的邏輯而已。很遺憾的,指揮中心嚴重欠缺防疫邏輯。台大公衛學院專家被打到噤聲,只剩吹捧的馬屁精、大內宣,這是人民之福嗎?」邱淑媞也提出了四個非常基本卻非常要命的邏輯錯誤:

1.醫院內有醫護感染了,那麼同院的醫護接觸者,應該在家「居家」隔離、檢疫或自主健康管理嗎?不應該。應比照入境者,採取一人一戶的作法,或入住防疫旅館,不應危及他們的家人。

2.發生院內群聚,應該只出不進嗎?或應該相反,只進不出、甚至不出不進?處理傳染病,最重要是趕快阻斷傳播!所以,應該停止進出。假設真的要准許出院,那,一樣,比照入境者,採取一人一戶的作法,或入住防疫旅館。如果這樣做,就不會有新增的兩例本土病例(出院病人+家屬)。這和醫護的家人感染一樣,只要照既定的防疫邏輯(比照入境者的管制標準),絕對是可以預防的。家人的感染、社區的驚恐與經濟重創,是可以不發生的。

3.留在醫院的病人,該怎麼照顧?到底是感染的病人該一人一室,或其他病人?其實,最需要保護的,是避免尚未感染的病人與醫護遭到感染。目前檢測陰性的,因為有假陰性、有潛伏期,不一定真的沒感染~!所以,這裡面可能有人沒感染、有人有感染。如何保護這裏面沒被感染的人?就必須盡量一人一室來照顧。不論是留在部桃或轉到他院的陰性病人,都最好一人一室隔離治療,才不會交叉感染。這又呼應前面入境檢疫的概念:還沒發病的,全部要一人一室,分隔開來。但,前進指揮官公布的部桃照片,卻把病人全混在一起了,這只要出現任何一個感染或接觸者,就全部交叉汙染了。大誤。

4.限制檢驗,反正驗也不是全準?錯~!假陰性1/3,驗三個漏一個,但會幫你抓出兩個,總比三個都漏好。現在,太多社區病例曾經在社區趴趴走,一定要立即「擴大社區採檢」,包括桃園和雙北。

民進黨「以攻擊代替防守」的策略

邱淑媞的文章起碼就事論事,站在「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的角度看待疫情防治。不過,邱淑媞文章的用字遣詞,的確有逆耳之處。聲討邱淑媞的一方,有的是對人不對事,有的是因人廢言,或嘲諷當年邱淑媞打扮成太空人的模樣、或認為邱淑媞應該為因公殉職的醫護人員負責,而更重要的是,藉由聲討邱淑媞,把更大咖的馬英九也拖下水,拉馬英九當墊背。

孫大千在臉書中認為: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中,民進黨一直仰賴著防疫紅利來維持施政的高支持度和高滿意度,在「防疫優先、防疫第一」的大帽子下,其他的施政績效都非常容易被民眾忽略掉。

因此,「指揮中心永遠是對的」,便成為了民進黨最重要的馬其頓防線。任何的防疫決策疏失,都必須啟動自動防禦機制來加以掩蓋錯誤,轉移焦點。而這項工作,當然就是由網路上最惡名昭彰的綠色暗黑力量來擔綱演出。

「以攻擊代替防守」的三個策略:

策略一:刻意渲染其他人的錯誤,藉此淡化掉指揮中心決策失當的角色。

當發生航空公司機組人員群聚染疫事件時,綠色網軍全力散佈對機組人員不利的訊息,啟動全民獵巫,把民眾的怒火集中在機組人員的身上,藉此讓指揮中心得以順利解套,使輿論完全忘記去檢討原本針對機組人員的檢疫隔離政策是否正確。

策略二:從批評者的論述中雞蛋裡挑骨頭,找到罩門,無限放大。

當爆發部桃醫護群聚染疫事件時,楊志良的看法有許多地方都可受公評,並且也具有參考價值,但是僅僅因為「開除」兩個字,就被綠色網軍抓住而大作文章,把楊志良對指揮中心的批評,成功轉嫁成為楊志良對醫護人員的否定,使外界完全忽略掉了指揮中心是否有嚴格執行專責醫療院所分艙分流的政策。

策略三:直接抹黑批評者,使其發言內容完全不具有公信力。

當年SARS防疫期間,和平醫院封院的決策原本就是由中央政府衛生署直接下達,馬英九及邱淑媞只能夠接受尊重,並加以執行。綠色網軍利用事件時隔久遠,民眾記憶有限,直接將和平醫院封院的決定栽贓到邱淑媞身上,藉此可以讓指揮中心在面對部桃醫院防疫破口嚴重惡化時順利脫身。

口水比病毒還要毒 不是吵架的時候

在新冠肺炎抗疫的緊要關頭,想到要追究18年前和平醫院封院的責任,能否得到廣大網友的認同?從和平醫院封院議題熱門臉書文章來看,柯文哲認為「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獲得最多網友的按讚支持,獨占鰲頭。羅智強索性就酸:「好啦好啦,都民進黨對,其他人全部都該死。SARS經驗好的部分,都是民進黨功勞,SARS經驗壞的部分,都是馬英九該死,這樣子,蔡英文妳高興了吧?好好防疫,做出成果,大家都支持,連防疫都要搞清算前朝的戲碼,有完沒完啊!」,反而贏得許多網友的支持;陳柏惟訴求「誰理你們?這就是中國黨的嘴臉」,也成功吸引綠營網友的支持,各領風騷。

柯文哲和台灣民眾黨呼籲藍綠雙方「疫情越發嚴峻的當下,請停止無謂爭辯!」台灣民眾黨在臉書中說:「部立桃園醫院爆發群聚感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宣布擴大居家隔離。在疫情嚴峻的當下,藍綠卻還在翻舊帳,爭辯2003年SARS期間和平醫院封院到底是誰決定。這無謂的口水戰讓我們看了無比寒心,也感到相當遺憾。」「18年前的SARS給了我們慘痛的一課,而後靠著不斷修正與改善,才能有今日的防疫成績。和平醫院封院的記憶歷歷在目,但我們該記住的是當年SARS帶給我們的教訓,進而認真謹慎面對新冠肺炎的疫情,在生活中徹底落實種種的防疫措施,為在第一線奮戰的醫護人員減輕負擔。正如柯文哲主席所說:『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病毒還未遠離,做為有實質權力、有公眾影響力的政治人物,此刻該做的不是互噴口水,而是團結一心,攜手對抗疫情,更要做醫護人員最堅實的後盾。」

就算吵贏了,病毒也不會不見

黃珊珊副市長也PO了一篇「就算吵贏了,病毒也不會不見!!」文章在臉書,黃珊珊認為:「十七年前我是台北市議員、我只記得璩大成醫師被叫進和平醫院支援,他的朋友跟我說和平醫院缺很多設備,我當時就打電話給璩大成問他需要什麼,並且到處去調借設備送進和平,幫忙都來不及,誰會去分彼此?和平醫院封院是個悲劇,當時疫情又急又兇,沒有人有經驗與把握,已經發生的事實,這幾天突然被拿出來炒作,不管誰吵贏,都不會改變結果了!台北市政府花了十七年不斷修正與警惕,柯文哲市長花了一億整修和平醫院的負壓隔離病房,不讓歷史重演,才是我們的責任,讓人民安心與安全,是政府本來就應該做的事,看到前後任政府的態度,真的令人心寒,吵贏了又如何?對那些罹難者家屬與醫護人員而言,都是無可回復的傷害!!別在他們的傷口上灑鹽吧!」黃珊珊還特別強調:「和平醫院已經從傷痛中走出來了」、「和平醫護同仁士氣高昂」、「口水比病毒還要毒」、「病毒不會自己消失」。

一年前武漢封城,舉世譁然,面對看不見的病毒,該不該封城?限制人權與保護人命之間的選擇,難以兩全其美。有人對武漢封城幸災樂禍,如獲至寶,有人輕佻戲謔,冷嘲熱諷,美國川普還曾自信表示,美國民眾感染的風險非常低,就算確診政府也已做好萬全準備、英國強生一開始還推出「佛系防疫」:不主動篩檢、輕症不治療、學校也不停課。事後,各國疫情的發展卻是,大陸疫情有效得到控制,歐美疫情卻氾濫成災。

如果沒有封院會造成什麼樣的災害

防疫如作戰,不管是封城或封院,都是茲事體大,卻又必須臨機應變,適時做出防疫的抉擇。川普和強生應該沒有想到,當初一念之間沒有斷然處置,會造成如此巨大的浩劫。誰又能預測得到,如果當年和平醫院沒有封院,SARS疫情會造成什麼樣的災害?對於當初封院的決定,雖然外界有不同的聲音,前衛生署長涂醒哲在SARS風暴過後五年接受媒體訪問,仍堅持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因為如果當時沒能將感染源控制在和平醫院內,後果將難以想像…如今,誰又知道部立桃園醫院的防疫小裂縫,會不會只是虛驚一場?或變成疫情大破口?

一年多來,儘管公衛及醫界的學者專家對政府防疫工作偶有不同的意見,也都瑕不掩瑜,台灣得天獨厚,抗疫有成,有目共睹。政府應該不至於患得患失,急著圍魏救趙。至於那些事後諸葛、事後的先知先覺們現在急著追究當年和平醫院封院責任,目前似乎不合時宜,而來日方長,各路人馬不愁沒有大展身手的時機。【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