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4° )
氣象
2021-04-19 | 臺灣公論報

喚醒法界奇兵推動司法興國

中華民國實施五權分立制,以目前國政亂成一團的情況觀之,除了考試院因保有體制與機構,尚能維持考試權的健全運作之外,其他的行政、立法、司法、監察等四權,幾乎面臨全面崩毀的景況。尤其司法的亂象,包含司法體制紊亂、司法裁判品質低落、司法人員違法亂紀與司法改革越改越糟,台灣幾乎已到了「司法亡國」的地步。我們如此沉痛的控訴,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司法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性,它是這個國家「最後的仲裁者」,所有民事、刑事、政治、人權的爭議,到最後都必須由司法拍板定案,判定是非與存續。目前的體制中只有全民公投可以與司法抗衡,然而,公投受限於成立的條件與行使的侷限,無法一一否決或引導司法走向,最終還是得看司法到底要走向「亡國」或「興國」的路子。

由最近幾件「政治正確」的釋憲案,以及駭人聽聞的翁茂鍾「死亡筆記本」所鉅細靡遺記載的「百官行述」,足可證明越是司法高層與掌握司法行政權的高官,越是應該高風亮節的領導人,越是法學素養豐厚的司法人,越是沉淪墮落得厲害。權力與地位本來就很能毀壞人心,而假借「司法獨立」所造成「司法絕對的權力,司法絕對腐化」的程度,已到了把這個國家推向「亡國」的地步。之所以如此論述,是因為「皇后的貞操被玷污」、是因為「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是因為司法是這個國家「最後的仲裁者」、是這個社會最後一道防線,這四個面向一旦崩潰,就是亡國。

針對翁茂鍾的案件,大家還在「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努力重建到底那些大「法官」拿了幾件襯衫、吃了幾次鴻門宴,媒體與司法單位天真的以為雙方的互動與對價關係僅此而已,無更進一步的檯面下交易。如果全本「百官行述」只有吃飯、宴飲、拿襯衫,那我們還真的要給這些出汙泥而不染的「司法清流」予以肯定。反之,如果不是呢?誰去揭後面的弊?辦得下去?辦得上去嗎?

然而,很奇怪的是,也讓人欣慰的是,在這一片烏煙瘴氣的司法黑幕中,最近幾位基層法官「法界奇兵」的特立獨行判決,又讓人聞到一絲「司法興國」的希望,這些透過判決所呈現的案件與現象如下:

一、一輛小貨車去年十月在國道遭檢舉連續二次變換車道未打方向燈,被連開二張罰單,當事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法官認為連續處罰有違比例原則,也不符「違規地點要相距六公里以上、時間相隔六分鐘以上」的取締標準,判決撤罰第二張罰單。

二、台中市一名女子去年四月開車行經台灣大道時,遭後方車輛檢舉任意跨越兩車道行駛,吳女吃上六百元罰單,不服打行政訴訟,台中地院行政庭法官提出具體理由,判決吳女免罰。

這兩起案例旨在說明,不論檢舉達人如何猖狂胡亂檢舉,監理單位如何枉法濫開罰單,最後還是要「最後的仲裁者」說了算,甚至懸為「判例」。猶記得不久前雲林一名駕駛人行駛高速公路,變換車道打方向燈時沒有「打好打滿」被後車檢舉,短短七分鐘被警方開了九張罰單,一口氣被罰了四萬多元罰鍰。這是什麼枉法與悲慘的世界?難道監理站不知道「違規地點要相距六公里以上、時間相隔六分鐘以上」的規定?

三、前年十一月十日,黃姓退休員警因反年改,在員林大道向總統車隊陳抗時,因為推倒紙糊的執勤員警,被控妨害公務及傷害罪起訴。彰化地方法院承審法官,沒有因為這是涉及總統的國安層級而照單全收速判,經過抽絲剝繭竟然查出員林分局永靖分駐所長林聖智接到「分局長」來電,轉達員警「陳抗者出來的時候,所有員警就貼上去,如果陳抗者有推擠的情形,就直接跌倒『假摔』」再讓其他員警用現行犯逮捕。」

法官因此而做出無罪的判決,這起案例,真的是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我們的警政單位以這種陷阱維護執政者的政權,構陷百姓,可恥!可悲!

四、桃園地檢署偵辦調查局航基站前機動組長徐宿良與妻子李翠萍與毒梟勾結,把查扣的毒品轉售毒梟,這實在是離譜到了極點。但是,案件移送到桃園地方法院審理後,院方針對檢方提訊李翠萍時,無令狀逕行搜索李女住處,法院基於程序正義,認為搜索有瑕疵,無法僅憑檢方所提供以上的資料,就直接認定有逕行搜索的必要,搜索未符合刑事訴訟法,應予撤銷。

裁定撤銷,等同違法搜索,相關證物形同廢棄,恐嚴重影響日後的訴訟。

徐宿良涉貪案件全國矚目,司法如何嚴懲這個吃裡扒外的抓耙仔,全民都會支持,民氣可用,然而,桃園地方法院基於程序正義,徹底維護了「程序正義是司法正義前提」的精神,這就是司法人的原則與骨氣。

前述彰化地院法官在判決書中正義凜然的說「執法之前,要先守法」、「應恪遵的對象,唯有『國家的憲法與法令』」這正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期盼這些案例能喚醒法界奇兵的良知,堅持司法正義,逆轉「司法亡國」為「司法興國」。

(記者/王精誠)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