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0° / 18° )
氣象
2021-12-14 | 臺灣公論報

「鄰國論」悖離憲法及法律的兩岸關係定位

近來蔡英文總統參與外交部與遠景基金會合辦「凱達格蘭論壇二0二一亞太安全對話」,因錄影致詞論及「兩岸鄰國論」引發台灣社會、泛藍政黨及大陸當局高度質疑,不少反對者批判這是「特殊的兩國論」轉換及復辟,將大陸稱為「鄰國」,形同是鼓吹「兩國論」,再度重創原已雪上加霜兩岸關係。

值得關注是,蔡英文以英文致詞時,是採用「neighbors」(鄰居)一詞較為中性,而非「states」國家。然而,總統府網站中文翻譯稿卻是翻成「鄰國」。若是翻成「大陸地區及周邊國家」,應屬於較為中性翻譯;而翻成「鄰國」又是涵蓋「大陸地區」,這是以概念偷換方式,轉移「大陸地區」為「鄰國」。當然用英文「neighbors」而非「states」字詞,避免美國政府當初對陳水扁總統提出「一邊一國論」,視之為「麻煩製造者」。

無庸置疑,自蔡英文主政後,由於兩岸欠缺政治互信及共識,導致兩岸關係更具敏感性及脆弱性、且呈螺旋敵意,將「neighbors」翻成「鄰國」且包括「大陸地區」,若非有意為之,蔡英文政府則需立即澄清;若不主動澄清,反而將坐實「兩岸鄰國論」界定,徒增兩岸敵意及衝突。

首先,「兩岸鄰國論」說法,形同延續李登輝「特殊兩國論」路線。「鄰國論」遭國民黨及大陸當局批判為「兩國論」的歷史延續,有大打「法理台獨」擦邊球之政治風險。在前總統李登輝去世後所留下政治遺產繼承問題,明顯為蔡英文所繼承。儘管陳水扁曾倡議「一邊一國論」,然因其個人貪腐案纏身,已降低其「台獨教父」神主地位,也使其「一邊一國論」失去政治道德之高地;因此,「兩岸鄰國論」可能預設著將是後蔡英文時期,蔡英文繼承李登輝之「特殊兩國論」路線的顯現。

李登輝作為台灣本土及主體性路線的開創者,其政治繼承人的角色為各黨派政治菁英所爭奪,無論是台灣民眾黨柯文哲或是民進黨正國會實質領袖林佳龍,皆試圖拉攏李登輝所遺留下政治勢力或台灣本土意識型態主導權,尤其民進黨正國會主張公投制新憲、台灣正名運動及高度評價李登輝對台灣民主轉型之貢獻,似有繼承李登輝路線及政治遺產之象徵。而蔡英文曾是李登輝部屬,曾在「特殊兩國論」制定過程中扮演關鍵作用,「兩岸鄰國論」說法形同延續李登輝政治路線。

其次,「對岸鄰國論」說法,悖離《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兩岸定位。無論從憲法及關係條例對兩岸關係性質界定來看,增修條文前言明載「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預設兩岸同屬一國及國家統一願景;同時憲法增修條文及關係條例均將兩岸定位,以「大陸地區」及「台灣地區」加以劃分,這是「一國兩區」界定。「鄰國論」無異是將「大陸地區」視為「另一個國家」,悖離蔡英文一再信誓旦旦所聲稱依據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的政治承諾。

無論是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或蔡英文的「兩岸鄰國論」,皆是悖離「一國兩區」的關係定位。或有論者質疑「兩岸鄰國論」,實為「特殊兩國論」的延續及翻版。儘管蔡英文提出「維持現狀」主張,但顯然是以並列「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同等於「台灣地區」及「大陸地區」並列。換言之,蔡英文是以政治上聲稱「鄰國論」(「兩國論」),替代法律上「大陸地區」(「一國兩區」)及互不否認為對等政治實體之界定。

最後,「兩岸鄰國論」挑戰大陸當局《反分裂國家法》及大陸對台政策底線。對大陸當局而言,只要目前的「一個中國」原則或是「九二共識」並無出現法理性變化,「和平統一」仍是對台政策主軸。針對「兩岸鄰國論」說法,國台辦發言人重申,「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並抨擊民進黨當局拋出夾帶「兩國論」的言論,不斷進行謀「獨」挑釁,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給廣大台灣同胞帶來深重災難。同時,「正告民進黨當局,肆意的挑釁,邪惡的行徑,必將招致正義的行動」。

當台灣「法理台獨」的可能性越來越具危害性時,大陸當局更會加強對台獨壓制力度,強化軍事武統威嚇。相對於民進黨一九九一年通過《公投台獨黨綱》及二00七年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前者主張以公投程序建立「台灣共和國」,後者主張「公投制新憲」、推動「正常國家運動」,儘管蔡英文經常宣稱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但對於兩岸關係甚少觸及彼此間定位。即使不承認「九二共識」,但也不敢公開宣稱兩岸關係是「國與國關係」。因之,「鄰國論」說法恐引發台灣安全遭遇明顯而立即危險。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