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6° )
氣象
2024-04-17 | 臺灣公論報

法官過勞 藍委批司改倒退

台北士林地院38歲李姓法官於4月12日凌晨,於法官宿舍墜樓送醫不治,引發國人對法官過勞問題的關注,並引爆發法官長年來面對案件量激增、管考卻趨嚴的怒火。為此司法院長許宗力發出「給法官的一封信」,引發更多法官怒火,通篇內容空泛,完全看不到解決當前困境的方法與誠意。


國民黨團今(16)上午召開記者會,對於優秀法官因過勞殞落,表達沉痛哀悼與不捨。對於司法院長許宗力在針對法官過勞問題,竟然要法官多走出戶外運動,冷血到看不見一位年輕優秀法官,用生命向惡劣的司法環境提出控訴?還在戀棧官位?


首席副書記長林思銘表示,國家失去了一位優秀的司法官,司法院長許宗力除了發表一篇宣揚政績的自我陶醉文,告訴基層平時要多戶外活動,沒必要整天綁辦公室。對於一位因案件多到壓垮身心的法官來說,情何以堪?請問許宗力院長,真的理解基層法官的心聲嗎?難道許院長又是另一個晉惠帝?


林思銘指出,司法院的司法改革方案中聲稱,合理減輕法官工作負擔,是司法改革成功的重要前提。但根據司法院統計,全國地方法院刑事案件平均每位法官月結60-63件、民事訴訟平均每位法官月結30件。再看案件成長數,民事訴訟部分,從103年的13.5萬件成長至112年的18.1萬件。而刑事訴訟部分,根據法務部的統計,全國地檢署新收案件數從109年的49.9萬件,成長至112年的73.3萬件。


林思銘表示,法官每月要終結30~60民刑訴訟案件,還要面對年度未結之案件,造成法官心理壓力可見而知。縱然司法院一再宣稱有向中央爭取增補人力,但還是遠遠追不上案件增加的速度。林思銘支持法官協會所提出的具體訴求,要求司法院在一個月內提出「減輕法官工作負擔具體措施」,並強調只有溫情喊話而沒有具體措施,改變不了惡劣的司法工作環境,更無法留住優秀的人才,呼籲司法院重視司法界的過勞問題。


副書記長許宇甄指出,李姓法官用生命控訴蔡英文總統司法改革成績單不及格,只要從地方法院的承攬案件來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105年地方法院民事事件收案數256.3萬件,112年增加到326.7萬件,案件數7年增加70萬件,增長幅度27.3%。105年刑事事件收件數47.2萬件,112年增加到48.3萬件,案件成長1.1萬件,增加幅度2.3%,法官終結刑事案件平均每件所需時間為80-103日。


再者,105年地院法官人數1499人,112年地院法官人數1557人,人數增加58人,幅度3.8%。民事、刑事如此龐大的案件審理量,平均每位地院法官一年要審2420件,平均每天要審查6件民刑案,法官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法官論壇已有多位法官發文質疑司法院多年來未解決「法官過勞」問題,才讓悲劇一再發生,甚至有人要求司法院長許宗力下台負責。


許宇甄表示,司法院長不受任期保障,原則上需與總統同進退,許宗力院長離開是遲早的事,希望準總統賴清德未來提名司法院長人選時,不要再以政治立場為考量,應該找一位真正懂法官辛勞的人來當司法院長,才能進行合乎法官需求的改革,若提名的人選是政治考量、選舉酬庸,未來立法院在行使同意權時,一定會投下反對票。


許宇甄強調,法官協會也發聲要司法院在1個月內提出減輕法官工作負擔的具體措施,根本解決法官現今負荷過重的問題,勢必要增加員額和預算,國民黨團會給予支持。呼籲司法院積極提出方案,減輕法官負擔,以避免憾事再次發生。


副書記長鄭正鈐表示,許宗力院長在給法官們一封公開信中提到,從105-112年增加了124位法官,但從105-112年法官總額人數為2,196人,增加比例5.6%,105-112年所有案件數增加幅度高達25%,人均件數為678件,增加比重為18%。


鄭正鈐指出,許宗力院長還提到,使用司法院提供的「身心健康方案」有74人,但相對全體司法院人數有13,470人來看,這樣的數字算多嗎?這也好意思提出來當作政績?顯見蔡政府的司法改革就是原地踏步還倒退嚕。詐欺案件在蔡政府執政之下,根據司法統計月報,光從108-111年電信詐騙案件數,從34,947件,增加到160,799件,增幅高達360%。鄭正鈐認為,法官面對每日海量的案件,司法院必須正視法官過勞的問題。


副書記長羅智強表示,法官之死,司法三害誰來除?法官之死,司法警鐘政府聽見了嗎?蔡政府縱容司法三害的存在。一害「法官過勞,政府漠視」。一位法官用生命向政府提出控訴司法出了問題,而降低法官過勞,不就是當初司法改革最莊嚴的承諾嗎?


二是「案件過多,正義法網難以支撐」。司法案件量暴增,其中詐欺案件量最多,但法官人數始終趕不上案件數,最後不是燃燒法官生命,就是降低審理、判決品質,慢慢侵蝕司法最後一道防線。最後,維護公平正義的機制遭到破壞。


最後,「政治干預司法,司法環境惡化」。羅智強認為,過去以來政府,縱容政治對司法不當的干預,「妨礙司法公正罪」在民進黨執政8年裡,有替法官不受政治干擾而努力推動嗎?羅智強表示,將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推動「妨礙司法公正罪」的立法,例外針對法官人力不足的問題,司法院必須負起責任,編列相關員額和預算;政府要負起責任,除掉司法三害。


藍委翁曉玲表示,在2017年8月「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做出最後總決議,包含法官多元進用、監督與淘汰機制的建立,以及促進司法效率減輕法官工作負擔。但司法院近6年司法改革歷程,在法官多元進用部分,非透過國家考試進用,每年不超過20人,事實上從107-112年僅增加4名法官。


翁曉玲指出,隨著社會變遷民刑事案件量增多,其中又以詐騙和件和離婚訴訟案件為最多,讓基層法官審理案件數爆量。司法院內部必須檢討,如何讓法院對於某些類型案件,審理程序可以簡化,或是透過修法,讓告訴乃論的範圍擴大,或在二審告訴乃論罪也可撤告等。同時,對於法院審理程序,可考量是否僅需獨任制即可?而不像現在的合議制?相關制度檢討,司法院責無旁貸。


藍委羅廷瑋表示,當你問民進黨司法改革成效好嗎?他們會說:「國民法官不好嗎?」民進黨政府面對司法改革,從來不接地氣,完全不知道民眾要的是什麼!看到法官人力不足,司法案件濫訴情況嚴重,難免影響司法審理品質和速度,民眾花更多時間在等待司法審理進度。


羅廷瑋提到,過去7年來,法院案件量成長了二成三,雖然法官增加了百餘人,但其中有不少法官被調到憲法法庭,協助大法官憲法判決研究,地方法院法官工作量日益加重,行政業務量也不斷地增加,司法院一昧要求結案速度,無視判決品質,這樣的司法根本無法讓人民感到信任;蔡英文總統的司法改革,只能用「慘不忍睹」做結論。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