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3° )
氣象
2020-05-30 | 台灣銀行家

疫後全球財經重整秩序 找出台灣新定位

疫後全球財經重整秩序找出台灣新定位

近期世界環境遭逢巨變,從美中貿易戰到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各國財政手段盡出拚救市,真能救得了疲弱的經濟?台灣金融研訓院特邀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陳錦稷、專欄作家乾隆來、中華投信前總經理金崇誠參加「疫後全球財經新秩序」座談會,藉由意見交流,彙整重要建言予政府參考。

新政府即將上任,卻遭逢國際疫情延燒,讓經濟面遭逢前所未有的困境,世界各國均祭出各種貨幣政策、財政手段來救市,但傳統的作法對病入膏肓的世界經濟真的有幫助嗎?值得深思,即便如此艱辛,台灣政府要逆風啟帆,更需勇氣與智慧才能勇往向前。此次台灣金融研訓院特別邀請幾位財經專家,包括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陳錦稷、專欄作家乾隆來、中華投信前總經理金崇誠一同參加「疫後全球財經新秩序」座談會,期望藉由意見交流,能彙整給政府重要的建言。

此次座談會由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主持,針對近期世界環境的巨變做一個簡單開場白,世界經濟有如此大的變化,過往的舊秩序或許不見得適用,也希望專家們能針對疫後全球財經新秩序給予一些個人的觀點以及分析。

多年對國際觀察頗有見解的專欄作家乾隆來表示,武漢肺炎對經濟有意外的衝擊,世界各國面對此重大變化,各國政府領導團隊可能也從來沒有相關經驗,而台灣政府也必須超前戰略部署,用更靈活的思維去尋找機會。

新政府須面對國際詭譎多變局勢

乾隆來分析,從國際情勢來看,世界第一強國――美國,對於一些國際組織的態度正在改變,從川普上台後,他表示,將繼續積極挑戰世界貿易組織(WTO)和世界衛生組織(WHO),而他也開始動作,原本美國今年承諾補助5億美元給WHO,但川普已表明要斷其金援,WHO秘書長譚德塞只好緊急去找沙烏地阿拉伯來補這個洞,後來觀察到看似很支持WHO的中國,卻意外地極為謹慎,才捐助WHO3,000萬美元。

另外,美國對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態度也在改變,現在因疫情關係,上百個國家陷入財政危機,都向IMF申請紓困,IMF總裁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希望G20各國能增資,因IMF估算武漢肺炎之後,需要資金高達2兆5,000億美元,必須主要國家同意增資特別提款權(SDR),但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Terner Mnuchin)卻認為這個方案並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已明確拒絕IMF。美國國內「退出聯合國」的聲浪越來越高,美國已經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聯合國人權組織,二戰後國際組織與秩序重整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另一世界強國――中國也十分耐人尋味,4月8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求「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被認為釋放了重要的信號。「底線思維」、「較長時間應對」等關鍵字透露了中共高層對未來時局保守與內縮的態度。中國謹慎退縮,對IMF、WHO的捐助、捐錢也出乎意料地保守,各國都在出招,而台灣政府面對這樣詭譎多變的國際局勢,應該跳出傳統格局的思維,這是台灣從未遇到過的機會,是520新政府就任後的大挑戰。

金融資產收縮時代來臨

而長期對於國際政經局勢相當有研究的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陳錦稷表示,疫情在全球擴散,疫情管制對經濟影響大,消費面大幅緊縮,生產面也面臨停擺,加上地緣政治衝突,金融市場在恐慌的情緒中出現資產價值急速萎縮,似乎結束了前幾年的資產價值膨脹循環,開始進入資產價值收縮循環的時代。疫情過後,全球面臨政經秩序重組,幅度與帶給經濟的衝擊影響,會比前兩年美中貿易戰對經濟的衝擊更大。

陳錦稷表示,疫情期間金融資產大幅收縮,西德州原油期貨合約價格甚至出現史上首見的負值就是一例。且預料類似的、前所未見的情況,還會陸續出現。他表示,很擔憂金融資產收縮的時代來了,像包括低利率、低通膨、低收益的三低困擾,現在情勢更為嚴重,經濟恐將陷入持續性停滯的狀態。各國政府及央行進行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振興政策,但財政過度擴張將使全球各國債務占全球GDP比重增加13個百分點,高額的國家負債將形成主權債務違約的潛在壓力。

全球金融資產在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期間發生大幅收縮,陳錦稷研判,金融資產收縮的時代來臨,後疫期間將同時爆發低利率、低通膨、低收益「三低」和國家財政超負債。

昨日資產可能是今日負債

中華投信前總經理金崇誠則分析,過往的「資產」已經因疫災轉成「負債」,投資資產的面貌將全然不同,投資人不要只把目前的情勢設想成是「另一個2008年」,一、兩個月的資產緊縮,恐怕要3、4年或更長的時間才能修復,世界經濟恐怕已得癌症,這時候急就章的亂投藥,也不太可能馬上就醫治好。

金崇誠則認為,全球金融市場正在發生「架構改變」,進入人類資產負債表重新估價的時候;以前以為繁榮是資產,城市是加分,不過在疫情期間反而成為重災區,國際原油也從資產變成負債,「疫後」將進入新的秩序重建。

面對世界前所未有的經濟變化,這時候各國都在盤點手上可動用的貨幣政策或者財政政策空間有多大。台灣比較幸運的是前幾年財政狀況不錯,預算執行的結果還有賸餘,財政韌性還不錯。若是疫情過後,景氣出現嚴重衰退情形,財政擴張的政策手段角色將更形吃重,但也要盡量避免舉過高的債務,所幸台灣目前債務占經濟規模的比重還不算太高。

善用金融創新提升經濟成長動能

再來就是觀察貨幣政策,陳錦稷說,央行現在最大功能是維持金融市場穩定,如美國Fed(聯邦準備理事會)祭出無限量QE(量化寬鬆)來提供流動性,支持金融市場能正常運作。但各國在低通膨、低利率的時代,以大量資金投入想要增加投資帶動就業,但其實實行QE後,投資者滿手現金,但實體經濟的展望還是悲觀,所以資金並未全部進入實體經濟的投資,反而是去炒房、炒股,導致這幾年來資金堆疊經濟泡沫。若景氣出現快速反轉,將使資金資產的評價快速萎縮,金融資產的價值從過去的膨脹循環,快速地走到收縮循環,這對經濟有結構性的影響。

黃崇哲說,現在國際市場上經濟的變化太大,舊有教科書上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是否還適用解救這些情況,而台灣既有的金融營運模式,對產業經濟是否有幫助,都是新任政府財經團隊所需思考的。

陳錦稷表示,政府在台灣隊隊長領導下,財經相關部會都認知到政策整體協調的重要性,貨幣跟財政政策要能彼此協調。貨幣政策也需要量力而為,思考其政策的角色與執行的管道。目前台灣間接金融比重高過8成,而比較有風險承擔能力的直接金融比重過低,不利於新創事業發展,與既有產業的升級轉型。未來在經濟振興階段,除了強調金融的穩定外,也必須讓金融發揮作為創新驅動的力道來源,發揮金融中介功能,將過剩資金有效導入實體經濟投資,創造有效需求。這會是未來推升經濟動能的政策方向。

當前也是金融創新的一個好時機,例如臉書幣(Libra)大幅更改發行架構,改為發行與各國當地貨幣等值的穩定幣。而中國人民銀行也即將發行央行數位貨幣(CBDC),擁有數位錢包的個人能更方便進行電子支付。在疫情發生之下,宅經濟特別盛行,數位貨幣若成為廣泛的支付工具,將有效降低交易成本,並提升金融效率。台灣除了爭論發現金或者發酷碰券來振興經濟之外,也應想想如何用金融創新來提升經濟成長動能。

盤點根留台灣生產供應鏈

陳錦稷說,國際環境的變化太快速,台灣的金融業者也應該要與時俱進,例如保險業者面臨IFRS17號公報,若無法跟上,金融業者在接軌國際上將會遇到問題。又或者是國際上很夯的離岸風電專案融資,但國內傳統銀行業,以往大多只願意放貸給有擔保的業者,但風電融資在興建期如何管控風險?如何認證?如何撥款?銀行要有這樣的國際人才,看看日本在歐洲風電專案融資領域,做得有聲有色,可見願意學習,爭取業務,仍是王道。

再者,台灣壽險業者可運用資金龐大,卻無法導入公共建設投資,問題出在金融業者往往欠缺公共建設開發能力。因此政府應該要設計一套機制,才能成功引導壽險資金投入公共建設,也才會讓開發商發揮應有的角色。

另外,台灣還得面對國際產業鏈快速重組的問題。過去幾年台商在中國布局深,但美國與日本開始編列預算鼓勵企業搬回自己的國家,美國甚至承諾會付搬家費,讓企業離開中國回到美國。陳錦稷說,為何各國要這麼做,因為過往歐美企業都把中國當作生產基地,但武漢肺炎後爆發斷鏈問題,讓各國思考重新布局供應鏈,同時得分散安全風險,加上中國內部2025紅色供應鏈問題以及5G設備引發的國安、資安問題,疫情之後,國際供應鏈勢必將打破過往模式。

不過中國生產占世界供應鏈比重已高達20%,也因此就算台灣加速台商回流,增加對美國出口,但悲觀情境而言,許多零組件仍然還在中國生產,而且就算是導引至新南向國家,台商業者勢必也會考慮整體供應鏈布局。前述美日積極引導企業回國,對台灣衝擊也不小。

因此新政府必須要重新盤點供應鏈中什麼是未來要鼓勵留在台灣生產的,先前遭遇美中貿易戰的衝擊,台灣很幸運的已經有模擬考經驗。未來疫情過後,美中供應鏈更深層的脫鉤,台商應該會持續回流設廠。政府也必須思考如何維持有競爭力的產業供應鏈。

前瞻規劃各項內需產業發展

至於在內需經濟的部份,先前因疫情緊張,政府用左派的思維來進行口罩配給制,確實是比較能夠解決恐慌性需求造成的短缺問題,但當口罩產量到一定規模後,還是應該要回歸市場經濟的運作機制,有些人願意用較高的價位,購買不同功能,或是具有美感的口罩,這才是促進經濟發展的市場運作思維。台灣在這一波的執政思維比較偏防疫減災,但當恐慌性需求已消弭,政府仍應思考經濟振興,創造經濟復甦機會,避免內需企業出現倒閉,造成大量失業,對經濟產生結構性破壞。

國內內需產業可以朝向更精緻來發展,以國內旅遊而言,台灣高山、高爾夫球場,都可以設計森林深度旅遊、精緻高爾夫休憩之旅,現在政府應該要及早思考,從「防疫陳時中」轉到「紓困陳時中」,還有「振興陳時中」,且要有前瞻性的規劃,不能僅侷限於防疫救災,而是要轉到擴大內需與產業發展思維。

變局中積極尋找新方向

儘管前方路難行,乾隆來認為,還是要對台灣有信心,其中關鍵因素是過去10年相較於世界各國,台灣的財務沒太大的槓桿,全球經濟雖然染疫,短暫會痛苦,但台灣不會致命,人類將重新檢視資產負債表,新秩序正在建立中,而在舊秩序打掉跟重建的過程,台灣政府除了要小心規避風險,也應要找出在全球的新定位。

面臨全世界資產負債重新定義,乾隆來也建議,政府需要更破格思考的人才,且具獨特非傳統的前瞻思維,因全世界充滿不確定風險,我們這輩子從來沒經歷過,政府都無法指點明燈,決策過程要加入更多這樣的人才,協助在世界變局中找到新的方向,並減少錯誤的發生。這是520政府新團隊必須思考的事情。

陳錦稷給予現行政府肯定,3月出口訂單數據還是正的,顯示台灣出口動能還不差,與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經濟仍相對穩健。政府積極要求相關部會,並協調金融業給特定艱困產業協助,特別是這波受傷較重的服務業、觀光業等內需產業。政府暫時還不需要過度擴張的財政手段,應先鎖定特定遭到衝擊的產業來救助。未來世界經濟若仍持續下行,政府就還有政策空間可以支撐產業。

金崇誠表示,全世界每天新聞都讓人感到吃驚、驚嚇,這樣的場景恐怕是大家這輩子從來沒經歷過,所以人民也不應把所有希望都放在政府身上,政府也不見得有辦法給全民指點明燈,但是大家應該嘗試錯誤、願意冒險去找出對的方向,比較符合歷史演進。

黃崇哲總結專家們的意見,疫後全球財經將有新秩序,台灣現在需要某種程度的社會保險機制,讓台灣在這時候可大膽地去尋找機會,也要鼓勵承擔風險,用一個機制去創新、去冒險,而不是退縮在自家,未來台灣經濟才能更加成長,產業也可創新發展。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http://service.tabf.org.tw/TTB)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