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2°
( 13° / 12° )
氣象
快訊

2019-12-01 | 優傳媒

梁東屏@東南亞》陳平與李光耀

梁東屏@東南亞》陳平與李光耀

當年《海峽時報》刊登英屬馬來亞政府懸賞陳平25萬元,等同於今日的100萬令吉。(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梁東屏

前馬來亞共產黨總書記陳平的親友表示,陳平的骨灰已於今年九月十六日從泰國運回故鄉霹靂州實兆遠,一部分骨灰撒在紅土坎岸外約三公里的大海,一部份撒在中央山脈山腳的森林,完成陳平生前希望「回家」的願望。

只不過,馬國政府表示,當局不允許陳平及其骨灰入境的政策並未改變,政府事先也沒接獲任何申請。警方則宣布開檔調查此案。

陳平骨灰處理工作組發言人蔡建福則指出,馬來西亞政府與馬共於一九八九年年十二月簽署「合艾和平協議」後,當局開始處理馬共成員回馬登記,陳平第一時間即已報名,但陳平為了保障前馬共成員都能順利按照協議回家,因此選擇最後一個回馬。不料最後一批馬共成員回馬後,當局卻指陳平錯過報名回馬的日期而不准他回國。

陳平生前曾表示「生於斯,死於斯」而想回到馬國終老,以及回返故鄉拜祭父母,同時於二零零零年透過法律途徑申請回國,不過馬國高庭於二零零五年駁回其申請。上訴庭再於二零零八年駁回陳平的上訴,理由是陳平無法出示文件證明在馬國出生,陳平則聲稱其證件在一九四八年遭警方突擊時被充公。馬國聯邦法院而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再駁回陳平的申請,一舉終結陳平回國的努力。

陳平原名王文華,十五歲時參與馬來亞共產黨,二十四歲出任馬共總書記。他於一九五五年華玲會談破裂後進入森林展開游擊戰,直到前述簽署「合艾和平協議」時才再次露面。

陳平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清晨在曼谷康民醫院因癌症病逝,陳平的故舊當時就希望將其骨灰帶回馬國,但時任馬國內政部長的阿末扎希堅持不讓陳平的骨灰「入境」,陳平生前好友及老戰友於二零一八年大選後成立「陳平親朋好友及同志骨灰處理工作組」,並經過一年多的奔波才將陳平骨灰帶回實兆遠,完成了陳平的遺願。

陳平過世時足歲八十九,當時親友按照華人的習俗,訃告將陳平稱為「享壽九十歲」。同一天,長陳平一歲的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歡度九十大壽,當時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前的李光耀選擇與家人低調慶生,但通過「海峽時報」電子郵件採訪表示「很幸運能活到九十歲」,一生中最滿足的則是「看到新加坡一直在進步」。

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感覺上似乎不太搭調。但他們年齡相仿,早年的成長過程及經歷也確實有相似的地方,但在後來的人生旅途上遇到不同的狀況,不同的人生態度讓他們做出不同的選擇,最終造成十分不同的結果。

簡單地說,已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以九十三歲高齡過世的李光耀在世界歷史中顯然佔有重要的地位,而陳平,他離世的消息卻很快地就遭人遺忘了。

在馬來西亞政府銅牆鐵壁的反對之下,陳平生前無法完成「葉落歸根」的心願,死訊一出,馬國總理納吉布當天晚上就在沙巴州首府哥打京那巴魯(亞庇)一家度假村舉行記者會,發表一篇內容只有五段的文告,指稱「(馬國)政府被告知陳平逝世的消息。我們視陳平為涉及許多恐怖活動的恐怖分子領袖,而且他已放棄大馬國籍,因此儘管他已逝世,但其遺體或骨灰仍不准在大馬安葬」。

馬國「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主席伊布拉欣・阿里也出面痛批陳平不但是「暴力共產組織的頭目」,更是一名「罪犯」,所以不但不應允准他的遺體或骨灰回馬安葬,更應該將他「從馬國歷史中徹底抹除,特別是不要讓年輕的一代知道他」。

陳平去世的當天,正巧是馬來西亞聯邦成立五十週年的紀念日。一九六三年九月十六日,馬來西亞聯邦成立,時任馬共總書記的陳平還帶著他的游擊隊在馬國霹靂州的熱帶叢林中與政府軍戰鬥。陳平是馬來西亞共產黨運動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總書記,也是馬國歷史上最具爭議的人物,曾經與馬來西亞政府武裝鬥爭長達幾十年。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陳平出生於馬來西亞霹靂州實兆遠鎮的商人家庭,祖籍為福建省福清市。他在十五歲時就加入馬來西亞共產黨(馬共),隨後又後加入當地抗日游擊隊,與英國皇家陸軍並肩作戰。

陳平因為抗日軍功,曾獲英帝國頒發「官佐勳章(OBE)」。二十一歲時,陳平已經昇任是馬共副總書記。一九四七年,共產國際委派來的馬共領導人、越南裔的馬共總書記萊特(Lai Teck)因遭揭發為英國間諜,在逃亡至泰國曼谷後遭馬共人員誘殺,當年二十三歲的陳平接任了總書記一職。

陳平改變了萊特「不要急於奪取政權」的方針,一九四八年起積極領導「馬共人民軍」 與當時的英國皇家陸軍與馬政府軍前身合組的部隊在森林裡打游擊戰,馬共也因此被宣布為「非法組織」,英國殖民者並在三個月後發佈長達十二年、掃蕩馬共的「緊急狀態令」,英方同時取消了授予陳平的「官佐勳章」並以二十五萬美元懸賞通緝他。

一九五七年八月,英國殖民者決定放棄對馬來西亞的統治,將統權移交給不包括馬共在內的政黨聯盟。但陳平認為馬來西亞的獨立是各愛國政黨和組織努力的成果,包括武裝鬥爭戰線上的馬共,因此他不能接受馬共被排除在外,於是從一九五七年起率領馬共游擊隊繼續與剛獨立的馬來亞聯合邦(當時包括新加坡)政府展開了長達三十年的內戰,只不過從一九五九年起,馬共的軍事力量不斷被政府軍打擊削弱,各部隊紛紛躲進鄰近泰國南部的邊境深山叢林裡。一九六零年,陳平越界逃到泰國,開始了長達三十年的流亡鬥爭生涯。

在馬共與馬來西亞政府對抗的幾十年中,中國一直是馬共的支持者,陳平在一九六五年還受到毛澤東的接見。一九六九年一月,「馬來亞革命之聲廣播電台」在湖南益陽市建立,幾十名馬共成員進駐,以馬、泰、華、英語進行播音,每種語言每天播音一到四小時,一直持續到一九八一年。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日,以陳平為首的馬共與馬來西亞政府和泰國政府在泰國南部城市合艾蠡園酒店簽署「合艾和平協議」,標誌著馬共與馬來西亞長達三十多年的武裝對抗和平結束。

自後陳平就一直尋求機會回到馬來西亞家鄉,他曾說,「我現在年紀大了,要傳達的訊息是很想回老家去拜祭去世的父母親和死去的兄弟」。但一直未得到馬來西亞政府的放行。

陳平是終身的社會主義者,他自己曾說過,「我想社會主義總會有吸引力,總是會有人跟著這條路走,這點我毫不動搖。當然在前進的道路上,有些時候發展順利一點,有些時候則不順利」。「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從來沒有動搖過。當然前進的道路上,共產主義總要碰上困難,面對曲折」。

另一方面,祖籍廣東梅州市大埔縣高陂鎮黨溪鄉的李光耀一九二三年九月十六日出生於新加坡甘榜爪哇路(Kampong Java Road)的一棟兩層樓別墅中,自幼接受英式教育,十二歲時考入當地頂尖的英校萊佛士書院(初中部),十八歲時考入原校的高中部,但在日軍佔領新加坡後中斷學業。戰爭結束後,李光耀榮獲大英帝國女王獎學金,並開始赴英國留學,進入知名的倫敦經濟學院,並在學習時受到導師拉斯基的社會主義理論影響,逐漸展現反殖民統治傾向。

李光耀在倫敦經濟學院學習三個月後轉到劍橋大學攻讀法律,並於一九四九年畢業,獲得「雙重第一榮譽學位」,一九五零年六月,李光耀在倫敦獲得執業律師資格。李光耀後來在倫敦加入了一個由旅居當地的東南亞人所組成、以「爭取馬來亞獨立」為目標的團體「馬來亞論壇」。同年八月,李光耀回到新加坡,開始從事律師工作。

一九五二年,李光耀因為代表新加坡罷工的郵差與政府談判而聲名大噪,在工會中建立了群眾基礎。

一九五三年,李光耀參加首屆新加坡立法議員選舉而順利當選,正式走上從政之路,同時帶領「人民行動黨」與新加坡方面的馬共負責人林清祥等合作,為新加坡爭取自治地位。一九五九年六月三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李光耀出任自治邦政府總理。此時的李光耀一直希望與馬來亞聯合邦合併成立「馬來西亞」。一九六三年七月,李光耀在倫敦與馬來亞聯合邦總理東姑拉曼政府達成協議,新馬正式合併。

一九六四年,新加坡發生種族騷亂,李光耀政府藉此指責東姑阿都拉曼與聯邦政府試圖推行「種族沙文主義」,企圖使馬來人在聯邦內享有特殊的高等待遇,並在幕後煽動在新加坡的馬來人反對新加坡自治邦政府。而聯邦政府高層則對此十分反感,也因隨後雙方多次協商未果,導致新加坡最終於一九六五年八月被驅逐出馬來西亞。李光耀則順理成章出任新加坡獨立後的首任總理直至一九九零年卸任,一般人也因此將他視為新加坡的「國父」。

綜前所述,陳平和李光耀都是在馬來半島出生的華人,兩人都是天生的領袖人才,前者才二十出頭時,就因帶領反日本佔領抗爭而獲頒極高榮譽的大英帝國勳章。所以說年輕時的陳平成就已超過李光耀,並不為過。

二次大戰後,英國殖民者重返馬來半島,陳平所領導人數達一萬多的馬來西亞共產黨(馬共)游擊隊針對七萬多名英國聯邦多國部隊展開了反對英國統治的武裝獨立抗爭。這段從一九四八年至一九五七年間的「馬來亞緊急狀態」時期,約有一萬人餘人被殺,成為馬來西亞現代歷史上最血腥的一頁。這個時候的「馬共總書記陳平」,仍然被很多馬國人奉為英雄。

然而在馬來西亞於一九五七年獨立後,陳平卻沒有放下武器,依然帶領著馬共游擊隊繼續與政府軍作戰。此後的陳平,就被定調為「恐怖份子」,始終未能翻身。

同一時間,李光耀在新加坡政壇上崛起,新馬合併成為馬來聯邦後,李光耀的力量逐漸大到引起馬來人忌憚,最終導致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馬來西亞國會以一百二十六票贊成、零票反對,把新加坡逐出馬來聯邦。

所以,新加坡的獨立,從來就不是爭取來的,而是被強加到頭上。

李光耀本人當時也承認,他在宣布新加坡獨立之後憂心重重,覺得前途茫茫。

不過李光耀並未憂心喪志,而是開始為「什麼都沒有」的新加坡擘劃發展。其成果就是現在大家都看得到的新加坡。

兩個同樣都是傑出到馬來西亞不敢要的人,一位後來成為世界級領袖,一位死後無法歸葬。是造化弄人?還是自己造成?

梁東屏@東南亞》陳平與李光耀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