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1-06 | 優傳媒

潮起香江》還有王法嗎?有,香港只有王法

潮起香江》還有王法嗎?有,香港只有王法

2020年1月4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由駱惠寧(如圖)接任。(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周星馳的電影《功夫》開始沒多久,馮小剛客串演出的上海灘惡霸,被不知好歹的警察抓到警察局,馮在警察局兇巴巴的把局長打得半夜不活後,慢慢吐出了一句金句:「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他身旁的美女),就因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被你們抓到這兒來,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馮意猶未盡,拎起一壺燙水照頭淋下動彈不得的局長,局長本能的稍為躲閃一下,馮說:「還躲!」

馮的金句到了今天仍有不少網民津津樂道,只是我們站在香港回顧這句金句,顯然特有一番感受,因為今天的香港其實只有王法、沒有法治,而破壞香港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只會接旨執行王法的特區政府。

1月4日,王法任命駱惠寧為中聯辦主任,原主任王志民被免職,不久前還與王志民「打得火一般熱」的林鄭月娥趕忙接旨並發表聲明,歡迎駱惠寧出任新職,又指駱主任前年底以山西省委書記身分率團訪港,「與他就晉港合作有很好的交流,亦感到他對香港的關心....深信駱主任會繼續帶領中聯辦,與特區政府共同努力,.....確保香港的繁榮穩定,並推動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促進內地與香港關係進一步正面發展」。

說林鄭與王志民打得火熱並非本人誇張,因為王志民2017年剛到港履新不久,就公開說「西環(中聯辦)要與中環(港府)行埋」。廣東話「行埋」的意思就是男歡女愛那碼子事兒。今天王法說換就換,林鄭只好又要跟駱惠寧「行埋」了。至於王被免職的原因,外界只能猜測一二,中聯辦之前與港府「行埋」大計,到底要不要繼續落實,會不會人走茶涼,相信連林鄭本人目前也摸不清楚,王法難測是也。

駱主任本已年過退休之齡,做完了青海和山西省的兩省書記之後,剛才被調往國務院出任一個閒職,忽然王法有令,也不得不對從未沾手的香港事務惡補一番,畢竟香港是一個國際花花都市。而根據路透社在去年11月已經披露王志民將被撤職的獨家報導,王被免職是因為中央有人不滿王「只顧跟香港的權貴把酒言歡,不識香港市民大眾之事」。

至於為何要一個年過退休之齡不懂港事的共產黨高幹臨危受命來到正處多事之秋的香港,很多人都有不同的解讀,惟大多都是事後孔明,我個人卻認為,這個出奇的任命正好說明,王法之能叫做王法,就是其天威難測之奧妙。只要王法喜歡,誰都可以做主任,因為最終只有一個人說了算,其他都是人肉錄音機。

王法對香港下了一個鐵命令,必須儘快「止暴制亂」。王法一出,法治只好閃開一邊。

元旦當天,數以十萬計的港人上街響應民陣發起的大遊行,警方以匯豐銀行分行設施遭到遊行人士砸毀為由,突然在下午六時不到叫停原本是晚上10時才完結的活動,而且限令千千萬萬還未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的人們半小時不到的時間疏散,其混亂的情況可想而知。

而一群正在銅鑼灣往中環方向的行人,突然統統遭到警察當場逮捕,為數400多人,包括很多無辜的市民,例如有剛剛在醫院做完手術跟父母親一起回家的小孩,被喝令蹲在馬路,雙手放在頭頂,部分人被帶到警察局後,竟然被下令換上全灰色的「制服」,一如已經被定罪坐牢的犯人。事後警方表示,400多人之中有三分之二被控非法集結,餘者獲得釋放。

這就是「止暴制亂」下的批發式逮捕,不管三七二十一,抓回警局再說。香港法治下的「無罪推定」在這群警察眼中不是王法,王法是「止暴制亂」,其他統統靠邊站。此所以,數以百計的市民可以在鬧市銅鑼灣被喝令蹲在地上雙手置放頭頂,繼而在警察局內換上囚衣,如此將尚未定罪甚至尚未被控的市民當眾羞辱,這不正是《監獄風雲》裡面發仔周潤發所受到的對待嗎?

潮起香江》還有王法嗎?有,香港只有王法

元旦當天,數以十萬計的港人上街響應民陣發起的大遊行。(圖/翻攝自YouTube)

香港警察在人群中濫捕,向被捕者揮棍亂打,近距離噴胡椒噴霧,被捕者用手遮擋,或企圖逃跑時撞跌警員,往往因此而被控襲警。這讓我想起馮小剛用燙水淋那個局長時說的那句「還躲」,香港警察今天打你噴你抓你,「還躲?這還有王法嗎?」

從習近平在2012年以國家副主席身分訪問香港時拋出的一句「……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共同珍惜我們現在來之不易的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好局面……」之後,香港法治受到污染繼而崩壞,只是早晚的事。

今天香港警察橫行霸道不受監管不受羈勒,抓了6000多人而沒有一個警察因執法涉嫌違規被控,就可想而知香港漸漸只有王法而沒有法治。林鄭月娥搬出英國殖民多年前的緊急法來止暴制亂,就是變相的王法當道了。

不要以為上街參與反政府的人才會受到濫捕和清算,今天止暴制亂的肅殺之氣,已經吹到教育界。

教育局長楊潤滑接受上海新傳媒「上觀」訪問時,居然赤裸裸的向香港的校長們發出警告,聲稱假如任何人庇護煽動學生上街的教師,政府要把他們「抽(揪)出來,取消他們的校長資格」。楊局長顯然是在向北京獻媚,他大概認同北京和其他建制派人的看法,即如此多個學生投入這場反政府運動,始作俑者必然就是煽動他們的教師,現在的警告就是,連庇護這些教師的校長也會職位不保。

姑且不論楊局長等人把香港學生統統視為沒腦筋沒思想沒主觀的年輕人,是那麼的充滿無知和偏見,就算目前教育局要針對的教師,很多其實都是基於子虛烏有的指控。

正如教育界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指出,教育局清算教師,只是憑藉一些匿名的指控,是徹頭徹尾的白色恐怖。1月3日,二萬名教師和他們的支持者出席由教協在中環主辦的教師反白色恐怖集會,一名羅老師上台講述她所受到的白色恐怖。

羅教師表示,教育局去年9月向其任教的學校表示收到有關她的投訴,指她於課堂上叫有參與遊行示威的學生舉手,並稱讚舉手學生是「good students」,又說「香港將來會有新國歌出現」,但問題卻是她從來沒說過上述言論。

教育局曾派人員到校向校長進行了解,惟校長解釋事件後,翌日卻收到教育局來電指「上頭不接受解釋」,其後羅便收到教育局信件,要求她書面逐一就指控解釋。

她說,教育局附上的投訴信亦無上下款,令她無法得知投訴人的身份。名叫羅佩麗的教師回覆教育局時,質疑有關指控失實,認為匿名投訴令其名譽受損,要求教育局提供投訴人姓名,她可能會作法律追究,卻遭教育局拒絕。

匿名指控就可將人定罪,這不是王法難道是法治?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