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9° )
氣象
2020-02-09 | 優傳媒

梁東屏@東南亞》中國企圖運用緬甸伊洛瓦底江開發水陸聯運直達印度洋

梁東屏@東南亞》中國企圖運用緬甸伊洛瓦底江開發水陸聯運直達印度洋
習近平到緬甸進行國事訪問,大家的目光都聚焦於「一帶一路」倡議,以及中方推動的「 兩洋大戰略」。(圖/翻攝自央視新聞畫面)

作者/梁東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八兩日到緬甸進行國事訪問,並一如預期與緬方簽署了三十三項協議,讓大家的目光都聚焦於中國所倡議的「一帶一路」以及中方推動的「兩洋大戰略(印度洋及太平洋)」,特別是連結中國雲南南部和緬甸的「中-緬經濟走廊」以及緬甸西部若開邦的皎漂深海港。

只不過鮮為人知的是,中方這一、兩年來一直在默默努力,希望藉由緬甸的伊洛瓦底江打通水陸聯運直達印度洋。中國設置在雲南的智庫人員從二零一八年早期就多次從北到南沿著伊洛瓦底江做田野調查,希望有朝一日能把這條緬甸的生命線轉而為重要的貿易及運輸通道。

伊洛瓦底江在中國清代被稱作大金沙江,是緬甸第一大河,全長二千兩百八十八公里,流域面積四十二餘平方公里。上游分兩支,東支稱恩梅開江,起源於中國西藏察隅;西支稱邁立開江,起源於緬甸克欽邦,在緬甸密支那以北會合後,從北到南貫穿緬甸並在仰光附近流入印度洋孟加拉灣。伊洛瓦底江雖然並非緬甸最長的河流,但由於其航運及灌溉價值,是該國最重要的河流。

至於中方的規劃,這一條戰略性極高的水陸聯運體系起自中國雲南省省會昆明市,向南經由邊境城市隴川連結緬甸克欽邦的巴莫鎮(Bhamo),然後再經由曼德勒(瓦城)直下仰光進入印度洋。這條全長兩千一百六十一公里的水陸聯運體系預計將耗資三十三億人民幣。具體的計畫是從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上海藉由陸路經昆明到邊境城市隴川,通過章鳳(雲南)/雷基(緬甸)口岸之後經由公路或鐵路運往巴莫,然後在巴莫上船往下途經曼德勒、仰光抵達印度洋。

中方把這條路徑稱作「中-緬伊洛瓦底經濟帶」,顯示出中方是把它當作是「一帶一路」倡議中「中-緬經濟走廊」中的重要一環。中國昆明南亞與東南亞國際物流研究院院長劉金鑫就指出,在「中-緬經濟走廊」的框架中,「中-緬伊洛瓦底經濟帶」會比其他的基礎建設為中國帶來更多的機會。他指出,這條路徑比中國在緬甸北撣邦所進行的道路計劃更具有「安全性」, 也比木姐到曼德勒的高速鐵路更具成本效益。根據估算,這條鐵路的建造費用將高達九十億美元。劉金鑫表示,「說起成本效益,伊洛瓦底計畫是最佳選擇」。

這條路徑也可以讓中國避開緬甸北撣邦的衝突地區。劉金鑫指出,「安全性是一個主要的考量,想想去年八月所發生的事(北撣邦及若開邦動亂),所以我們必須思考新的運作方式」。另一方面,伊洛瓦底江百分之八十的河段水深五米以上,水流也很穩定,因此已經適於航行,現在要做的只是清理部分河段及增建碼頭。

事實上,緬甸政府先前已經宣布了和地方政府展開興建碼頭的計畫,其中四個在伊洛瓦底江沿岸,兩個在支流欽敦江。前者為新坎(Sinkham)、曼德勒、帕考庫(Pakokku)及馬圭(Magwe),後者則為葛禮瓦(Kalewa)和蒙育瓦(Monywa),二零一九年一月再增加了巴莫碼頭。

中國在一九八九年就已經向緬甸提議經由伊洛瓦底江打通雲南和印度洋的通道。當時的計畫名稱是「中國昆明-緬甸仰光-伊洛瓦底運輸通道」,也被稱作「中-緬水陸運輸通道」。那時雙方都表現出很高的興趣,但後來出於誤解及歧見而在二零零四年宣告談判破裂,但雙方都不曾說明失敗的原因。

二零一七年時,緬甸政府宣布國家運輸計畫,鼓勵發展水路運輸來緩解陸上交通擁塞,同時為人民提供更便宜的運輸路徑。二零一八年六月,雲南省發展改革委員會在第十二屆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提議重啟伊洛瓦底通道計畫。去年,緬甸副總統亨利‧范提歐(Henry Van Thio)在越南舉行的大湄公河次流域會議上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舉行會外會,根據中方官員表示,兩人談的就是如何進行「中-緬伊洛瓦底經濟帶計畫」。

梁東屏@東南亞》中國企圖運用緬甸伊洛瓦底江開發水陸聯運直達印度洋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