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1°
( 22°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2-11 | 優傳媒

富陽話中東》美國「新中東和平計畫」對以巴衝突是「玉碎」還是「瓦全」?

富陽話中東》美國「新中東和平計畫」對以巴衝突是「玉碎」還是「瓦全」?

美國總統川普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白宮記者會提出「新中東和平計畫」。(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2020年伊始,美國總統川普就忙不迭地於1月28日偕同他的「麻吉」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白宮舉行了一場「國際聯合記者會」。會中提出了美國最新的「中東路線圖」,其主要內容係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及認同以色列對位於約旦河西岸的定居點主權,並以此換取美國和以色列共同承認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新中東和平計畫」。

只不過就在納坦雅胡於記者會信誓旦旦闡述該方案正提供一個「世紀機遇」,而美國總統川普也侃侃而談此計劃係創造「以巴雙贏」機會之際,白宮外頭卻有著成群結隊的巴勒斯坦人遊行抗議;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更隨後也發表聲明,對「美以」這項「新中東和平計畫」嗤之以鼻,宣佈將斷絕與以色列和美國的「一切關係」,並給了連續三個嗆聲「不!不!不!」作為答覆。

巴勒斯坦之所以如此氣憤,是因為這份「新中東和平計畫」雖是「舊瓶」,但卻完全「新裝」。其內容不但踰越了1993年以色列前總理拉賓和巴解前主席阿拉法特在挪威簽署《奧斯陸協議》(Oslo I Accord)的主張,更超過了2003年由美、俄、歐盟和聯合國四方所提出的「中東和平路線圖」的內涵。前兩者均要求以色列在土地主權上恢復到1967年「六日戰爭」前的原狀或讓步,但這份「新中東和平計畫」則不但要巴勒斯坦承認「六日戰爭」以色列所掠取的一切土地;且更進一步把約旦河以西本屬巴勒斯坦土地,目前卻有多達140幾處的猶太人自劃「屯墾區」也劃給了以色列。

這種狀況,讓巴勒斯坦面臨了被以色列國土包圍的困境,再無任何與其它第三國有國界邊境對通,使其徹徹底底成了以色列國的「甕中之鱉」;對巴勒斯坦人而言,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

而美國也一改以往對於原耶路撒冷聖城所屬的「模糊戰略」,轉向清晰定調歸屬以色列。此舉,不僅巴勒斯坦不能接受,整個阿拉伯世界亦難有一致看法,「以巴衝突」風雲再起,恐怕只是早晚而已。

去年9月,本欄就指出美國將重提「中東和平路線圖」,且必然在以色列第三次的國會大選之前「重現江湖」,只是川普更大膽地讓他猶太裔女婿庫許納全權主導整個計畫。計畫中提出用500億美元,擴大建設於以色列全境只剩下10%的巴勒斯坦土地上,以換取「巴解」放棄恐怖活動承諾,等同是把昔日的「土地換和平」,搖身一變而化為「建設換和平」,以爭取美國境內猶太裔對川普今年底總統大選的支持。

但在巴勒斯坦人的眼中,這份「新中東和平計畫」有如一份「城下之盟」的恥辱,勢必成為一紙只有「路線」而沒有「和平」的協約。

如今,這項在川普口中的「世紀協議」蜜糖,果不其然成了阿巴斯嘴裡的「世紀交易」騙術。這份「中東和平路線圖」協約,既成了3月2日以色列第三次國會大選中納坦雅胡欲取得過半組閣權冀盼的「萬靈丹」,也成了巴勒斯坦即將面臨國會選舉阿巴斯企圖凝聚向心的「迷魂湯」,更是川普面對今年國內總統選舉妄想的一劑「急救散」,當然也瞬間成為美以巴三方政治角力奢望的「威而剛」。

但無論是「萬靈丹」還是「迷魂湯」,不論是「急救散」還是「威而剛」,它們的藥效想必都支撐不了多久。這份各自表述,各自解讀的「新中東和平路線圖」協約,終究要面臨巴勒斯坦對此方案選擇「玉碎」還是「瓦全」的窘境。如果巴勒斯坦一旦選擇前者,真不知美國還有什麼其它「路線」與「藥方」,可以再來「療癒」中東的「以巴和平」!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