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3-24 | 優傳媒

富陽話中東》從蘇丹揚棄「三不政策」看兩岸今昔之變!

富陽話中東》從蘇丹揚棄「三不政策」看兩岸今昔之變!

雖然決定轉化跟以色列昔日敵對關係的蘇丹前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在去年4月因政變被迫下台,但接任的軍方將領布爾漢(Abdel-Fattah Burhan),顯然仍持續這條選擇「和平」的政策。(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自去(2019)年12月以來,「冠狀病毒」可說橫掃全世界,每天在媒體上看到的盡是各國罹患此病毒的病例激增現況,讓全球幾無倖免的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截至目前,已逾160多個國家有確診案例,各國幾乎都卯足了勁來防範及對抗這個病理學家口中「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病毒。

不過也有專業的媒體人,對近幾個月來全世界只將新聞聚焦於「2019冠狀病毒」頗不以為然,而另臚列了被媒體忽略的國際十大重要新聞,以供閱聽者領讀閱覽。這些新聞包括了北韓核武、沙烏地和俄羅斯的石油價格之爭、敘利亞內戰未休,全球股市崩跌等等。其中,一條中東的重大新聞,竟也隱沒在這「世紀病毒」的鋒芒之中,那就是「蘇丹國揚棄『三不政策』!」這個新聞。

眾所皆知,位於北非的中東國家蘇丹,向來是阿拉伯世界裡的伊斯蘭國家中,除了巴勒斯坦、伊朗、敘利亞外跟以色列最是不對盤的。從1948年中東的「以色列獨立戰爭」,到1967年中東的「六日戰爭」,甚至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蘇丹雖都非正式的宣戰國,但實際上卻幾乎是「無役不與」,可說是以色列的「宿敵」。

事實上,當1967年阿拉伯聯軍在「六日戰爭」中被以色列擊潰後,阿拉伯國家隨即群聚在蘇丹首都喀土木,發表了對以色列的「三不」聲明,即「不和解、不談判、不承認」。此外,蘇丹還允許巴勒斯坦的哈馬斯組織在境內建立指揮中心,且和伊朗與黎巴嫩的真主黨合作,並提供飛彈武器系統給哈馬斯與伊斯蘭聖戰組織使用,開啟了對以色列一場達數十年的「持久戰」,讓以色列頭痛不已。

富陽話中東》從蘇丹揚棄「三不政策」看兩岸今昔之變!

綜觀以色列自2009年納坦雅胡執政,則為走出被阿拉伯國家「包圍」的困境,反而積極陸續與地緣中東的外圍國家交好,並分別在2016和2019年與幾內亞和查德建交。(圖/翻攝自YouTube)

然而蘇丹親伊朗而敵視以色列政策,卻引來1993年被美國列入「恐怖主義國家贊助者名單」,而受到美國長期「經濟制裁」的命運。反觀以色列自2009年納坦雅胡執政,則為走出被阿拉伯國家「包圍」的困境,反而積極陸續與地緣中東的外圍國家交好,並分別在2016和2019年與幾內亞和查德建交。這些現象都讓2011年南蘇丹獨立後的北蘇丹政府,決定改變以往仇視以色列的單一國策,並自2016年起與以色列建立了「溝通渠道」,終讓美國在2017年終止了對該國的經濟制裁。

雖然決定轉化跟以色列昔日敵對關係的蘇丹前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在去年4月因政變被迫下台,但接任的軍方將領布爾漢(Abdel-Fattah Burhan),顯然仍持續這條選擇「和平」的政策。這也是今年2月3日,納坦雅胡與布爾漢能在東非國家烏干達恩德培(Entebbe)城市進行歷史性會面,雙方並宣佈「同意展開合作並讓兩國關係正常化」的原因。

這個「以蘇和平會談」的契機,是否會成為打開長期「以阿衝突」的困境,顯然還沒那麼樂觀。但這個會談係由在阿拉伯世界「舉足輕重」的沙烏地阿拉伯及阿聯酋共同促成,其特殊意義可見一般。而70年來,中東在「以阿問題」長期無法獲得和平之下,蘇丹國能夠毅然揚棄以往對待以色列的「三不政策」,決定以「合作代替衝突」的態度,無疑是阿拉伯世界邁向中東和平曙光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臺灣在1978年,由於中共鄧小平復出,積極對台灣展開「和平統一」的攻勢,時任總統蔣經國被迫在同年4月,亦向中共提出了「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以為因應。但不到10年的時間,蔣經國總統卻權衡趨勢的在1987年開放了「大陸探親」,為日後兩岸重啟交流奠下契機,並為兩岸和平建構了可預期的憧憬。

回顧兩岸從上世紀50年代「怒髮衝冠」似的攻勢作戰階段,到60年代「金戈鐵馬」的攻守一體時期,再到70年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防禦時期,兩岸關係可真夠像一齣「剪不斷,理還亂」的宮廷歷史劇。

但自80年代後,兩岸遂轉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開放時期,唯臺灣因90年代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而緩步為觀望階段。但當2008年的馬英九執政時,則為兩岸帶來「病樹前頭萬木春」的合作時期。只是時不我予,從2016年政黨輪替到2020年民進黨贏得繼續在中央執政的大選,兩岸似乎又倒退到如今「看似尋常最奇崛」 的僵持時期。

綜觀今日中東蘇丹對以色列的政策更迭,回顧臺灣上個世紀7、80年代歷經「三不政策」應對中共統戰,而後改弦更張為「開放政策」以覓尋兩岸交流與合作。這跟昔日蘇丹只迷信以「武力」對抗以色列,到今日毅然揚棄逾一甲子對其實施的「三不政策」,而改以追求雙方和平共存為政治目標,難道不正是象徵著未來國際世局的趨勢?只是這兩者歷歷在目的政策轉折「軌跡」,對當前兩岸的當權者,不知是否能激起渠等一絲對歷史的省思?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