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2° / 30° )
氣象
2020-03-27 | 優傳媒

彭懷恩》 老彭看世界──新絲路:大國博弈的焦點

彭懷恩》 老彭看世界──新絲路:大國博弈的焦點

梵科潘進一步寫了《絲綢之路續篇》,內容涵蓋到2019年的強國外交,經貿衝突的大事紀。讓讀者驚訝,這位歷史學家對國際政治有如此深邃的造詣。(圖/作者彭懷恩提供)

作者/彭懷恩

新冠疫情的野火燎原,不僅沒有使中美兩大強權合作對抗,反而因川普總統污名化— 「中國病毒」,益增雙方敵意的升高。「修昔底德陷阱」終將依戰爭的悲觀預言,令人憂心。

然而,就算沒有這意外的「黑天鵝」,早在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開始,沉睡已久的「絲路」,就成為強權「大博弈」的新戰場。

2015年,牛津大學史學家彼德.梵科潘(Peter Frankopan)出版巨著《絲綢之路》,描述從波斯帝國到21世紀國際情勢,探討2500年來人類文明足跡。

這本書,全球暢銷百萬冊後,作者不以回顧過去為滿足,他還要預測這「絲路」,如何建構(construct)當代強權領袖及相關地緣國家菁英之思維。

因此,梵科潘進一步寫了《絲綢之路續篇》(The New Silk Roads: The Present and Future of the World),內容涵蓋到2019年的強國外交,經貿衝突的大事紀。讓讀者驚訝,這位歷史學家對國際政治有如此深邃的造詣。

作者認為:自從2015年以來,世界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這包括了英國脫歐、圍繞在歐盟未來的不確定、美國總統川普奇特的外交舉措、俄國總統普丁對烏克蘭的軍事介入,以及用網路駭入美國和英國的選舉等。

但這一切都不及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對全球政治的實質影響。梵科潘說:「世界的過去,已經被絲路沿線所發生的事情塑造,同樣的事情也會在未來發生。」

中國「一帶一路」的戰略,是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委員會決議的政策。所謂「一帶」是指中國的鄰國和更廣濶地區的陸地聯繫。「一路」是指最終把遠至印度洋、波斯灣和紅海連接起來的海上路線。之後的發展,證明了這構想並非「河漢空言」!

2015年,中國發展銀行宣佈準備8900億美元用在此計畫。2016年,中國進出口銀行宣佈開始在49個國家,超過一千個的工程項目籌集資金。已經有80個國家都加入這倡議。其中包括中亞各共和國、南亞和東南亞國家,以及中東各國、土耳其和東歐。

此外,還有非洲和加勒比海國家,總共加起來有44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63%,總產出有21兆美元,佔全球總產出29%。

居世界霸權的美國,不可能不注意到中國的動向,這崛起的強權之威脅,早在歐巴馬總統的第一任,就已經有亞洲的再平衡戰略轉變。問題是在2016年當選總統的川普,這被梵科潘描述為:「一個總是有些唐吉軻德風格又衝動的人!」

川普是美國歷史上最有權力的總統,他反覆的撒換國務卿、司法部長、白宮高級幕僚,凡是不如他意的行政菁英,都相繼去職或失勢,揭示了權力集中在他的手中,但這位領袖把美國長期的盟友幾乎都得罪光了!

原本親美的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開始與美交惡,給予中國發展關係的機會。若再加上俄羅斯與伊朗原本就是與美國不和,那麼整個中亞,絲路的主幹線就成為美鞭長莫及的地區。別忘了,阿富汗因美國的撤軍,塔利班重掌政權,整個戰略情勢已非美國所能掌握。

為了回應中國和俄羅斯密切合作的事實,美國勉強提出一個「把印度—太平洋,作為一個真正的管理整體任務的經濟通路」(即所謂印太戰略?)

國務卿龐培歐很高興的宣佈投入「1.3億美元到新的倡議中」,這數字和中國投入幾千億美元相比,簡直是笑話。

由於中國在南海的持續軍事佈署,印太地區相關的國家不待美國的行動,已經展開聯盟合作。2018年3月舉行的包括印度、澳洲、馬來西亞、緬甸、紐西蘭、阿曼和柬埔寨參加的23國海軍聯合演習,明顯就是把中國當作目標。此外,南亞、東南亞,以及大洋洲和太平洋地區各國都開始增加國防支出,以因應中國海軍在這地區益加頻繁的活動。

這海上軍事力量的角力,還延伸到亞丁灣和紅海的吉布提,牽動的大國還包括美國、法國、日本、俄羅斯,都參與這場與石油運輸線相關的大賽局。

總之,新絲路(New silk road) 與「一帶一路」,其實是密不可分的,也是決定21世紀國際體系權力結構的最重要變數,其發展值得我們密切重視。

作者簡介

彭懷恩,現任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客座教授,曾任世新大學新聞系主任、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及中國時報主筆、時報雜誌總編輯。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