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5° / 31° )
氣象
2020-03-31 | 優傳媒

楊泰順看台灣》降低投票年齡,是否同步提升年輕人的責任心?

楊泰順看台灣》降低投票年齡,是否同步提升年輕人的責任心?

執政的民進黨或許自認獲得較多年輕選民的支持故樂於配合國民黨的提案,但從西方的經驗觀察,「反對執政者」本來就是「憤青」的共同表徵,年輕人對現況的不滿,未來何嘗不會以民進黨為對象? (圖/翻攝自江啟臣臉書直播)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國民黨立院黨團在3月27日提出憲法修正案,主張將憲法規定的投票權門檻降為18歲。由於多數民主國家早就認可年輕人在18歲便可享有參政權,曾表達相同主張的民進黨,自然不敢杯葛此一提案。預料在兩個主要政黨立場一致的情況下,立法院將很快完成提案程序,讓修憲案進入第二階段的公民複決。

但修憲案茲事體大,立法院在通過提案前當然必須仔細評估,此一修憲案是否適合台灣國情?或是否為國家發展所必須?固然多數民主國家已允許18歲可以行使投票權,但這不該是台灣必須通過的唯一理由,因為國情不同可能使得年輕人的狀況不同,其他國家認可18歲的投票權,台灣並不見得非得跟進不可。

二戰以前,投票年齡普遍被限定在21歲以後。但戰爭中,不具選舉權的年輕人,卻常是政客們決定和戰下的首批犧牲者,對年輕人明顯不公。捷克於是在戰後的1946年,率先下修投票年齡,成為西方國家的首例。美國由於越戰將大批子弟送上戰場,也在1971年通過修憲允許年輕人18歲擁有投票權,影響了西方國家在七十年代紛紛跟進降低投票年齡。東南亞國家中,目前唯有新加坡仍然堅持公民21歲後才具有投票權。

當西方國家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掀起投票年齡下降的風潮時,「戰後嬰兒潮」世代是受惠者。這個族群是人類文明史上普遍享有完整教育的第一個世代,他們對近代產經科技與全球化的貢獻,世人有目共睹。他們的奮發向上,曾在千禧年前後創下了人類經濟的空前榮景。回頭檢討當年降低投票年齡的決策,相信很少人會認為不妥。

但台灣今天降低投票年齡後,立即受到影響的則為社會學者口中的「Z世代」族群,亦即公元兩千年以後出生的世代。此一族群是否如同他們的叔伯輩,具有承接政治責任的素質,恐怕還有待觀察。

Z世代的成長伴隨著科技的起飛,對於新科技他們有較高的接受度,但由於科技輔助被視為理所當然,他們也被西方媒體譏為「不使用大腦計算的世代」。由於媒體與長輩的呵護,他們成長於一個沒有打罵教育的世代;更由於缺乏冷戰的記憶,他們對權威的態度,也與戰後嬰兒潮世代大不相同。社交媒體的功能,使這個世代缺乏面對面溝通的機會,對人的同感心相對較為薄弱,甚至不屑探索他人的感受;但社交媒體也提供一個迅速走紅的機會,使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過於自負而難以領導。學者研究發現,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七成以上的知識來源,乃為同儕訊息的傳播,而非傳統的師長或機構,同儕傳播不少屬於反智、反經驗、甚至是反語言的表達,致令有些人嘲諷這個世代也是「最愚笨的世代」(the Dumbest Generation)。

美國Z世代就業的平均薪資比30年前同年齡者的實質薪資更低,台灣也有類似狀況,有些人認為這是經濟發展與分配不均所導致,但不少觀察者認為,年輕人缺乏創業精神與進取心才是主因。出生於上個世紀末十年,目前正在就業的美國年輕人中,有56.5%認為自己屬於勞工階級,為五十年來的最高;而認為自己屬於中產階級的則僅有34.7%,亦為近半世紀以來的最低。此一趨勢在未來十年,似乎看不到反轉的可能。民主實踐的經驗告訴我們,強大而穩固的中產階級是民主成功不可或缺的基礎。年輕人不再視自己為中產階級的一份子,無疑已在各個民主國家助長偏激政黨的崛起。

下修投票年齡乃因年輕人具備獨立性,願意為自己的抉擇的後果承擔責任。但今天Z世代的年輕人,反而讓人感覺沒有上一代獨立。社會學者研究發現,千禧年後年輕人搬離父母居所的年紀已越來越延後,連美國這個崇尚獨立的社會,29歲以前的年輕人多數還是與父母同住。此一現象常被歸因於高房價,但學者認為,年輕人「啃老」的傾向才是主因,這一代年輕人事實上害怕承擔獨立的責任。過往年輕人在成年前被稱為「青少年」(teenager),因為他們在20歲後便應獨立離家。但現在獨立離家的年紀卻不斷後延,teenager一詞已不再適用,針對二十好幾卻還無法獨立的年輕人已日趨普遍,西方人只好再創造twixter一詞來描繪這個「青澀年華」。

18歲擁有投票權確實已是各國普遍的規定,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訂定是項標準時,年輕人的狀況並不同於今天,台灣在學步西方制度時,是否也應思考其他配套政策強化年輕人的獨立性?否則,給予年輕人權利,卻不努力培養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無疑將在台灣社會埋下許多不定時的炸彈。執政的民進黨或許自認獲得較多年輕選民的支持故樂於配合國民黨的提案,但從西方的經驗觀察,「反對執政者」本來就是「憤青」的共同表徵,年輕人對現況的不滿,未來何嘗不會以民進黨為對象?

楊泰順看台灣》降低投票年齡,是否同步提升年輕人的責任心?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