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6°
( 38° / 34° )
氣象
2020-04-22 | 優傳媒

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的「不自由民主」與「民選的獨裁」

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的「不自由民主」與「民選的獨裁」

奧班的成功,反映出民粹威權政體的確可能會一再透過選票而獲勝,也說明民選的獨裁者已成為中東歐民主轉型的最大贏家。(圖/翻攝自Orban Viktor臉書)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在中東歐國家的領導人中,匈牙利總理奧班(Orban Viktor)近年來聲名大噪,他不但公開質疑西方的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並宣稱要推動「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他主張民族主義丶文化保守主義丶宣揚種族純正丶反對全球化丶反外來移民,並抱持「歐洲懷疑主義」(Eurosceptic,亦稱之「疑歐論」,反對建立一個統一的歐洲)的立場,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也成為當前民粹威權主義的重要指標性人物。

至於「自由民主」和「不自由民主」之間的區別,奧班表示,前者強調開放社會丶自由主義和人權法治,並且繼承1960年代以來歐美盛行的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的價值觀;至於「不自由民主」則是繼承基督教的信仰,強調「基督教式的民主」,堅持民族主義丶主張文化反革命(counter revolution)丶反對外來移民,並拒斥那些支持全球化的精英份子。此外,他還藉由控制媒體、掌握司法權與立法權,推行他的民族民粹主義(National populism)政策。現在匈牙利各主要媒體都已成為政府的傳聲筒,並將各種誤導的新聞訊息傳播到匈國全境,尤其是鄉下地區。

除此之外,奧班主導的執政黨「青年民主聯盟」(Fidesz)透過降低大學、高中的預算經費,減少公立大學的錄取人數,進而壓縮人民受教育的機會,結果造成許多菁英階層的學生不得不離開匈牙利到國外就學,也因而削弱了反對他的群眾基礎。這和馬來西亞政府削減華裔學生進入大學的機會十分類似,迫使華裔年輕人不得不出國進修,結果造成華人人口比例的下滑。兩者如出一轍!

奧班特別稱讚美國總統川普重視基督教的價值,和他一樣堅定的反移民丶反文化多元主義,並強調民族主義的優越性。川普總統過去的首席戰略師班農即稱贊奧班是「歐洲版的川普」,是一位「在川普之前出現的川普」!而奧班也盛讚川普,他表示放眼全球的民族主義者與孤立主義者,川普堪稱是「奇才和偶像」。

在2018年的一次演講中,奧班坦白表明他的種族純正的立場,「我們必須明說,我們不接受多樣化,我們不願意混血;我們不希望自己的顏色丶傳統和民族文化與其他人混淆」,「我們不願成為一個多樣化的國家」,換言之,匈牙利要的是「一個種族單一的社會(racially homogeneous society)」。

2019年5月13日,川普在白宮會見奧班,《華盛頓郵報》刊出社論,指出:「川普跟這個煽動家交好,與川普政府和美國傳統盟邦如德法等國關係逐步惡化很相配。歐洲極右派挾其種族主義及威權主義的主張,讓一些中間派政黨苦苦面對日益升高的挑戰;特別是在民主根基尚淺的歐洲部分地區,美國此時應該竭盡所能支持自由民主制度。但與此相反的是,川普越來越大膽地支持民主的敵人。」

奧班是右翼民粹威權體制的重要象徵,也是目前「中東歐向右轉」的代表人物。今年3月30日,他利用新冠肺炎的疫情,讓執政黨「青年民主聯盟」控制的匈牙利國會通過緊急法案,授予總理近乎不受制約的權力。

根據此一緊急法案,奧班可以「通過行政命令進行統治」(rule by decree),亦即「行政命令治國」(而非「依法治國」),也就是迴避國會的監督,獨行其是!直到政府認為疫情危機結束為止。

在這樣的規定下,匈牙利政府可以對與疫情相關的「假消息」祭出重大罰則、並打壓媒體自由。譬如說,如果有媒體記者被政府認定散播關於病毒或政府應該對疫情負責的「假消息」,就有可能因觸犯行政命令而置身囹圄。這無疑是大幅度擴張了政府的緊急權力,不但危害基本人權,也戕害到民眾的知情權。

針對匈牙利國會通過此一防疫法案,無限期地延長國家緊急狀態,並讓總理大肆擴權,歐盟執委會在3月31日發出警告,指出任何緊急政策都不可危害民主的本質。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德國籍)表示:「任何緊急措施皆不能違反基本原則和價值,這是至關重要的事。民主機制不能缺少自由獨立的媒體。」她進一步強調,「緊急措施必須符合必要和比例原則」,也應設定相關期限,而任何規定也都必須接受標準的檢驗和監督。」

但奧班卻反駁說,他必須通過此一法令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青年民主聯盟」所屬的歐洲議會第一大政黨「人民黨黨團」(該黨團在全部705席中擁有187席)中的一些盟友,卻指責他掌握的權力實在是太超過了,包括北歐各國、希臘、比利時、立陶宛、捷克和斯洛伐克等13個政黨於4月2日簽署聲明,都指責他「違背自由民主和歐洲價值」,要求將「青年民主聯盟」逐出歐洲「人民黨黨團」,但尚未達到過半數的認可。2019年3月20日,「青年民主聯盟」在「人民黨黨團」的會籍已被先行擱置。

對於歐洲各國政界人士的反應,奧班的回答是「我無暇顧及此事」,「我簡直無法想像,有人還會有時間幻想著其他國家的意圖。」「當疫情大流行結束後,我再討論這樣的問題。」

自從2010年奧班第二次執政以來,匈牙利經歷了顯著的民主倒退,轉向威權統治,並被西方媒體標誌為「民選的獨裁」(electoral autocracy)。在奧班領導的「青年民主聯盟」積極推動下,憑藉著在國會中掌握三分之二的多數,於2011年4月18日修改憲法,通過新的《匈牙利基本法》。歐班表示,「在經歷了46年的占領(係指自1944年起遭納粹德國的占領,二戰之後又成為蘇聯的衛星國,一直到1989年底為止)與20年茫然的轉型歲月之後,匈牙利重新獲得了自我決定的權利與權力。」但是,這部憲法卻因為制定過程的不透明、由執政黨一手掌握修憲的方向,有意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並弱化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屢遭國內外人士的批評。新憲法已成為鞏固右翼保守政權丶方便其獨攬大權的法制利器。

而其結果是,匈牙利國會以262票贊成,44票反對通過名為《匈牙利基本法》的新憲法,並於2012年1月1日起實施,取代了1949年社會主義時期制定的原憲法。

依據新憲法,家庭的定義為「一男一女自願的結合,家庭是國家生存的基礎。家庭是基於婚姻關係及父母與兒童之間的關係」;據此,排除了同婚和同居家庭。另外,憲法修正案還規定政黨選舉時的政治傳播工具,限定為國家資助的媒體,而且必須在正式的競選期間內運用,私人媒體自此被排除出局。這自然有利於執政黨獨占性的政治宣傳。

此外,奧班主導的匈牙利國會也通過改革選舉制度,議會議員數目由386名減半至199名,議會選舉由兩輪投票制改為並立制,其中106席為單一選區,93席為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依據政黨得票比例分配席次。這一選制對青年民主聯盟顯然比較有利。

果不其然,在2014年4月6日的國會選舉中,青民盟再次勝出,贏得199席中的133席,奧班第三次擔任總理。其後青民盟因補選落敗而減少2席,失去國會的三分之二多數優勢,失去單獨修憲的權力。

2015年,歐洲移民危機急劇惡化,奧班政府認為歐盟當局對於以穆斯林為主的非法移民及難民採取「來者不拒」的寬容作法,將會嚴重危害歐洲的基督教文化,同時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強烈的表示反對。

當歐洲難民危機暴發之際,我正在捷克丶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等國訪問,原先安排去布達佩斯訪問匈牙利憲法法院和幾所高等院校。2015年9月3日早上,我從捷克摩達維亞的首府布爾諾(Brno)乘火車赴布達佩斯。當時中東丶北非的難民潮已陸續從南方經過希臘、馬其頓、塞爾維亞北上,轉而湧入匈牙利,由於德國總理梅克爾允諾將接收80萬的移民,他們準備借道匈牙利之後,進一步朝西往奧地利和德國方向前進。但是匈牙利政府卻拒絕難民穿越國境,以免變相鼓勵其他後續的難民繼續經由此一管道前往西歐,對治安造成威脅。其結果是,布達佩斯的主要火車站──東站為難民所盤據,所有進出匈牙利的國際鐵路交通也都被迫停駛。

難民的態度是,本無意留在匈牙利,只希望匈牙利政府允許他們乘火車進入奧地利和德國,但匈牙利政府卻不願提供移民和難民借道之機,並要求他們必須先行登記。奧班總理特別強調,難民潮勢將危及歐洲的基督徒文化根基。但因德國梅克爾的承諾在先,難民對於轉赴德丶奧兩地存有高度的希望,因此拒絕向匈政府登記,同時也拒絕留在新設立的難民站中等待。

在雙方僵持之下,難民盤據一列往西向的火車,並佔領了鐵路,甚至有上千位難民決定放棄搭車,直接徒步經由公路走向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奧地利,這是歐洲自二次大戰以來,前所未見的難民危機,人潮洶湧,人龍蔓延好幾公里長,兩旁還有警衛環伺,蔚為奇觀!

後來奧班政府進一步宣佈,將在南部接壤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的邊境,加建圍網,阻止難民入境。此外,匈牙利國會也修法對治難民非法入境,並授權軍隊可以向試圖入境的非法移民使用非致命的武器。這種強硬的作法受到歐洲自由派人士的批評,但卻有不少歐盟國家的右派民粹主義政黨表示肯定,其中包括德國另類選擇及奧地利自由黨,都支持匈牙利政府對移民和難民採取強硬的態度。當時奧班批評他們:「我們正在對抗一個非我族類的敵人──不是開放的,而是躲藏的;不直截了當,而是詭計多端;不誠實,而是卑鄙的;不是國內的,而是國際的;不相信努力工作,而是做金錢投機。」

2018年4月8日,匈牙利舉行的國會選舉,在選舉前夕,奧班再度將自己塑造成匈牙利的守護者,阻擋想入侵的移民和有敵意的西方勢力。他告訴支持群眾:「歐洲領袖和投機致富的億萬富翁(指匈牙利的猶太裔大亨索羅斯)攜手合作,要讓移民進來。大規模的移民和恐怖威脅是分不開的。當有大量移民進來,女性將會面臨暴力攻擊的威脅。」奧班印了許多選戰海報,刊載移民湧入匈牙利國境的照片,上面寫著 「禁止通行」!選舉的結果,奧班領導的青民盟又再次勝出,贏得199席中的133席,於是,他第四次當選了總理!

奧班的成功,反映出民粹威權政體的確可能會一再透過選票而獲勝,也說明民選的獨裁者已成為中東歐民主轉型的最大贏家。而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歐洲,不管是川普還是奧班,這些民粹領導人都證明了,民選的政府與國會,不但可以翻轉民主丶分化社會丶激化族群對立,而且讓偏狹的種族主義得勢,建立不自由的民主!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