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0-05-19 | 優傳媒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復國主義」的源地:錫安山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復國主義」的源地:錫安山

「錫安山」,簡稱「錫安」,乃是耶路撒冷老城南部一座山的名稱。(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程富陽

在本週臺灣疫情呈現逾一個月無本土病例,及連續11日零確診的佳訊,全臺百姓幾乎都展露出一股許久不見的歡欣氣氛。雖說臺灣在防疫指揮中心的全力抗疫下,有效控管了冠狀病毒的傳播罹患人數,且不用如全球多數國家採取封城的措施,但對商業人流及群聚活動還是實施嚴格的相對管制,著實仍讓全民都憋足了一股悶氣。

因此,在連續出現疫情趨緩的現況下,全臺各地隱約出現一股民心「蠢蠢欲動」的氛圍,讓我們的「順時中部長」在面對即將階段性開放各經濟活動之際,仍緊張的提醒大家勿「輕舉妄動」,免得造成防疫破口。畢竟,全球在今日的病毒確診數已衝破470幾萬例,而死亡人數也達32萬人之多。

事實上,當前人類所需透視的一件事實,就是病毒傳染係屬「流動性」,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裡,我們斷不可能以「封城」、「封境」、「圍堵」等方法作為長期防疫的手段。因此,唯有全球疫情趨緩,對臺灣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安全指數,我們必須面對臺灣無法長期在防疫上獨善其身,而是需要整個國際醫療體系機構支援與支持的現實。

因此,當臺灣在全球一片「防疫成功典範」的掌聲中,在政府全力爭取進入世衛組織的國際攻防熱頭中,我們必須提點臺灣執政當局,千萬不可輕率跌入美中大國競賽的博弈棋盤,及陷入任意操作兩岸衝突底線的台獨偏執,方是臺灣面對這場「世紀病毒」所必需展現總體防疫的安全概念。

近期國際雖因防疫引起針對臺灣是否「入會」世衛組織問題,並與世衛及中國大陸有著不少的爭執,但據悉世衛早已暗示臺灣確定無法獲WHO邀請列席昨日(18)召開的年度公衛會議,可見在這場政治的攻防中,臺灣的執政者顯然沒有找到「入門」的鑰匙。

今日,在這暮春初夏之際,我們且來旅覽以色列「復國主義」的源地──錫安山。也許,它可讓我們在病毒疫情及複雜政治中,提供一些另類的省思。

「錫安山」(希伯來語:הר צִיּוֹן,Har Tzion;英語:Mount Zion簡稱「錫安」)乃是耶路撒冷老城南部一座山的名稱。事實上,這個名稱係代表著包含耶路撒冷全城和以色列的全境的概念。大家旅遊以色列的必列景點如:「聖母安眠堂」、「大衛王墓」、「耶穌最後晚餐」等旅遊地,都在此山丘上。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復國主義」的源地:錫安山

大家旅遊以色列的必列景點如:「聖母安眠堂」、「大衛王墓」、「耶穌最後晚餐」等旅遊地,都在錫安山上。(圖/翻攝自網路)

對於以色列這個曾經「亡國」達2千年之久,而後竟能奇蹟式「復國」的歷史,只要稍熟悉「舊約聖經」的人,都可侃侃而談其愛恨交織、血淚斑斑的千年點滴。但等到真的親身踏上這塊「復國之丘」,冥想以色列子民百年來為其復國所付出的慘痛代價,仍不由得從心底興起一股欽佩之情。雖然,他的「復國」從某種角度而言,是建立在對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毀國」之上。

舊約聖經中記載西元前2千年前,回教、猶太教及基督教共同祖先「亞伯拉罕」的孫子「雅各」,曾被上帝耶和華賜予一塊「多汁多蜜」的「應許之地」(即現今黎巴嫩、敘利亞及以色列全境之地)。而雅各的第11個小兒子「約瑟」,則因被兄長出賣到埃及為奴隸而引發一段其子孫摩西於西元前14世紀,要帶領當時在埃及當奴隸的百萬猶太人越過「紅海」,欲回到當年上帝允諾以色列之地的「摩西出埃及記」及「十誡」這段舊約故事,可說是最為世人所津津樂道的猶太人建國歷史。

事實上,直到西元前11世紀,猶太人才由大衛王在以色列創立了強大的「猶太王國」。而大衛王傳給了所羅門王之後,又分裂為北方的「以色列王國」(BC722年亡於亞述帝國),及南方的「猶太王國」(BC586年亡於新巴比倫帝國)。更在西元70年因反抗羅馬帝國,被羅馬的提多將軍一舉攻城滅國,直到西元1897年才在奧地利猶籍的赫茨爾提出了「復國主義」(又稱錫安主義),才造就二戰後於1948年5月14日的以色列獨立建國事實。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復國主義」的源地:錫安山

直到西元1897年才在奧地利猶籍的赫茨爾提出了「復國主義」(又稱錫安主義),才造就二戰後於1948年5月14日的以色列獨立建國事實。(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這段文字的「輕描淡寫」,實在是包含了太多錯綜複雜的歷史殘酷征戰。不管現代世俗眼光如何評論以色列,但他們為「復國」所付出的努力與代價,足令世人無法不肅然以對。

當年(民87)筆者旅覽以色列,特別登上錫安山的丘頂,冥想這個在萬般艱困中尋找「回鄉」之路的國家而感到萬分敬意。然而卻也因此地掀起的「復國主義」,為中東帶來近百年衝突而感到莫名的悲痛。我想任何遊覽斯地的旅人,都會為這段以色列悲壯的歷史及悲情的現況,感到無限的慨嘆!

從以色列的復國之城錫安山,俯瞰整個基督文明源起的耶路撒冷城,可等同感受位於山下宏偉肅穆金頂清真寺的回教文明。想到這些標榜「和平」的宗教及民族,卻演變到如今仇恨難解的現實,既讓人陡興「玉壘浮雲 」的萬般無奈,也讓人不禁擔憂這股世紀冠狀病毒疫情,莫非也會重蹈錫安山的歷史,竟要在人類的爭執下而紛擾不止!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