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2022-04-10 | 優傳媒

戴萬欽瞭望國際》普丁的焦慮與布查鎮的慘劇

戴萬欽瞭望國際》普丁的焦慮與布查鎮的慘劇

儘管布查鎮慘劇在聯合國受到各國譴責,台灣要避免學日本的做法,驅逐俄羅斯外交官。畢竟俄台互設代表處,是得之不易的。(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俄羅斯普丁總統揮兵攻打烏克蘭的首都基輔,正是蘇聯瓦解的30周年,也是普丁牢實掌握俄羅斯政權的22周年。

這場戰火把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意外打成了英雄。普丁個人在俄羅斯境內的支持度,也大約從百分之67,上升到百分之81。

然而,普丁未必感到欣悅。尤其在俄羅斯部隊久攻無果,而撤離基輔外圍城鎮之後,浮現出布查鎮平民遭遇慘劇。澤倫斯基4月5日以視訊對聯合國安理會演講時,指控俄軍在布查鎮犯下強暴婦女罪行。

英國首相強森4月9日旋風訪問了基輔,允諾提供更多武器援助,而且和澤倫斯基在街頭走動。

布查鎮的慘劇》

布查鎮的慘劇,大傷了普丁原先自詡為王者之師的形象。

俄羅斯的國營媒體,先前大力向國內人民傳播發放糧食給烏克蘭境內困窘流離平民的影片。如今卻是俄軍在布查鎮屠殺平民及強暴婦女的影片和報導,在國際上招到廣泛譴責。連中共駐聯合國大使張軍也説,暴行事件的指控,應該要加以調查。

聯合國大會已經投票,決議讓俄羅斯離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又加重了。美國也宣布對普丁的兩位女兒進行財務制裁。

西方國家針對布查鎮慘劇,驅逐了俄羅斯300名以上的外交官。

日本的報紙,倒是呼籲日本政府不要依樣驅逐俄羅斯外交官。他們的理由是,俄羅斯一定會採取同層級、同人數的報復驅離手段。如此,日本駐俄羅斯的使領館,會缺乏足夠人士照料日本在俄羅斯境內的僑民。

但是,日本政府在上周五還是決定驅逐8名俄羅斯外交官。

德國籍的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在4月8日特別走訪基輔,而且看了満目瘡痍的布查鎮慘劇現場。她宣布,歐盟將加速進行接納烏克蘭加入的流程。

普丁召開國家安全會議》

俄羅斯《消息報》前幾天以圖文方式,在網址上報導了普丁在4月7日召開的國家安全會議視訊會議。《消息報》提及會議的重點,在討論因應「布查事件」的認知戰問題。烏克蘭指控是「布查屠殺」,中共則稱其為「布查事件」。

俄羅斯並未承認俄軍在布查鎮犯下戰爭罪行。俄羅斯強調,烏克蘭政府的講法,乃是荒謬的杜撰。在該幀會議圖相中,普丁的表情是嚴峻的,有異於他在戰爭爆發後於十幾萬群衆大會上演講時的輕鬆自若神態。

當然,戰地現場指揮官如果做下縱容部隊殘殺平民的決定,未必就是得自最高統帥的親自命令。

《消息報》同時也譴責西方國家説,現在提供給烏克蘭的武器,太多了。

俄羅斯陷入困境》

在布查慘案曝光之後,俄羅斯總理米舒斯汀承認,俄羅斯現在在經濟上的困難,是新聯邦建立30年以來最嚴峻的時候。

克里姆林宮的發言人佩斯柯夫,4月7日在接受英國媒體訪問時回答說,俄羅斯軍隊目前遭遇到悲劇性的傷亡。

俄羅斯國防部在3月2日時,只承認俄羅斯軍隊陣亡498人。一般認為這是低於實際的數字。俄羅斯國防部其後未再公布新的傷亡數字。

佩斯柯夫在4月7日的説法是,俄羅斯軍隊陣亡1351人,受傷3825人。而北約估算的俄軍傷亡數字,則是6倍以上。

俄羅斯現在已經就對烏克蘭作戰總指揮官職務,作了人事調整。改由曾經在敍利亞指揮作戰的上將德沃爾尼科夫,執掌兵符。

西方一般觀察家對俄羅斯政府表現的評論是,軍方指揮官表現欠佳,但是負責財經政策的高階官員,表現優秀。

俄羅斯的財政高層,在西方展開財經制裁時,立即將銀行存款利率,提升為最高可達百分之20,現在已經調降為百分之17。而要求不友好國家購買俄羅斯能源,必須以盧布支付,也是他們的應變措施之一。

和談的僵持》

烏克蘭和俄羅斯兩方,都認為如果和談能夠早日獲致協議,是好事。但是,雙方也各自有不肯退讓的堅持。

兩個陣營內部,都有「談判的不穩定者」(destabilizer)。澤倫斯基被內部批評未充分諮詢外交部和國防部的專業看法。而俄羅斯內部,也有強硬派堅持,先搶時機多佔領烏東的城鎮,例如馬立波和哈爾科夫等,才會比較有利談判進行。

而美國和西歐見到烏克蘭軍方鬥志仍然高,也樂於多提供武器。他們並未勸烏克蘭在談判桌上,須就堅持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趕快鬆手。

烏克蘭願意承諾放棄申請加入北約和不擁有核子武器,已經是俄羅斯犠牲大批部隊的收獲。至於盧干斯克和頓內茨克兩個人民共和國的問題,其實是普丁在2014年時不願意一次到位,索性將兩者如克里米亞一様,就併入俄羅斯聯邦。

談判是「互相妥協」的過程。俄羅斯發動的特別作戰行動,在經過大規模交戰47天之後,其實已經不折不扣是戰爭。俄羅斯部隊的傷亡數字,也超過蘇聯為時10年在阿富汗作戰傷亡部隊人數的總和。

結語》

在俄羅斯境內營運的最後一份民營媒體《新報》,上周已經停止發行了。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編輯穆拉托夫,周四在火車上被兩位陌生人噴灑了紅漆。

俄羅斯的綜合國力,在這場戰爭之後,將需要相當時間療養。約20萬出走他國的自由派青年專業人才,也需要一些時日才會回國投入生產。普丁的聲望也未必能夠長期再維持不墜。

德國會開始重整軍備了,也會對外出口武器。《文藝春秋》等日本的報刊,已開始討論發展核子武器的問題了。美國和中共也會各自核算在這場戰爭中所扮演角色的收益。

澤倫斯基在4月9日增列談判條件,要求和俄羅斯交好的中共、印度及土耳其,也應該作為停戰後烏克蘭安全的保證國。

當年目睹台灣和俄羅斯互設代表處,是經由葉爾辛摰友羅柏夫的艱苦斡旋,才實現的。

20多年前,為人和善的俄羅斯首任駐台代表崔夫諾夫,往往要在公開場合費力解釋雙方沒有官方關係。如今在新的地緣政治態勢下,繼續維持互設代表處,更是兩方有重疊利益的事。

所以,台灣要避免學日本的做法,驅逐俄羅斯外交官。俄台互設代表處,真是得之不易的。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