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3° )
氣象
2022-04-11 | 優傳媒

薛子隨筆》宋江的領袖特質與組織謀略 (完結篇)

薛子隨筆》宋江的領袖特質與組織謀略 (完結篇)

施耐庵 (如圖示/取自網路)親身經歷了元末明初那段群雄並起的崢嶸歲月,他對中國亂世領袖人物所具有的人格特質與組織能力,有深入的觀察與了解。他以隱喻的筆法,細緻的故事情節,來描述梁山泊的領袖宋江具備的人格特質,以及組織謀略,本文歸納為六項一 一解析。

作者/薛中鼎

宋江的領袖特質之五:有城府,工於心計

中國的領袖人物,大都需要具備“有城府,工於心計”這樣的人格特質。道理很簡單,在競爭領袖寶座過程中,具備這項能力的人,其鬥爭力,必然是强於不具備這項能力的人。

我們來看看,水滸傳第六十回《公孫勝芒碭山降魔,晁天王曾頭市中箭》中,施耐庵是如何描述,宋江的“有城府,工於心計”。

故事的内容,敍述晁蓋攻打曾頭市,不幸中了毒箭,退回梁山,一命嗚呼。大夥擁戴宋江接任梁山寨主。宋江先是假意推託,後來又半推半就的坐了主位。當時的情況,施耐庵是這樣寫的:

“林冲、吳用扶宋江到主位,居中正面坐了第一把椅子……宋江便説道:(金聖嘆評:便字用法,言不須擬議也) 小可今日權居此位,全賴眾兄弟扶助,回心合意,共爲股肱,一同替天行道。(金聖嘆評:看他開口第一句話,便買住眾心,妙絕) ……《聚義廳》今改爲《忠義堂》(金聖嘆評:此豈臨時猝辦之言?)”

“前後左右立四個旱寨。後山兩個小寨,前山三座關隘,山下一個水寨,兩灘兩個小寨,今日各請弟兄分投去管。(金聖嘆評:先作一總,次複分說,有章法)”

宋江甫一上位的這段話,非常值得分析。

第一,宋江表面推脫,實際上早已做好接管大位的準備。金聖嘆指出,宋江的發言,其實早有定案,一開口即已是“不須與人擬議”。

第二,宋江的第一段話,是“買住衆心”,“一同替天行道”,其實只是虛言。

第三,宋江接著就發佈第一個命令“《聚義廳》今改爲《忠義堂》”。這個命令至關重要,形同“更改國號”。晁蓋時期的《聚義廳》,代表的含義是“相聚於此,替天行義”;宋江的《忠義堂》含義,是《相聚於此,要效忠朝廷》。

換句話説,宋江看似輕描淡寫的第一道命令,就已完全更改了梁山的定位。從宋江坐上第一把交椅的這一刻開始,梁山就走上了“效忠朝廷,爭取招安”的這條不歸路。

金聖嘆對宋江這道命令的評語是 :“此豈臨時猝辦之言?” 這第一道命令,是思之甚久,而絕非臨時起意。很明顯,宋江“有城府,工於心計”。

宋江對於在他領導之下的梁山發展方向,無須與任何人商議,已早有算計。他在接任寨主的第一時間,在衆人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就以更改梁山大廳名稱的方式,對梁山的未來走向,公開做了宣示。

宋江接著就是分定山寨,眾頭領調派任務,“次複分說,有章法”。這些事情,都不是“猝發之想”,説明宋江城府頗深。

宋江的領袖特質之六:心狠手辣,假仁假義

一般人的印象,好像梁山好漢,都是受到政府的迫害,才上的梁山。所以有了“逼上梁山”這個俗語。

實際上,細讀水滸傳,真正被政府官員迫害,蒙受冤屈上梁山的,主要也就是豹子頭林冲一人而已。其他上梁山的,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是犯了搶劫案,如“智取生辰綱”的晁蓋與吳用一夥;有的是“以武犯禁”殺了人,如魯智深、武松、李逵等。

還有一些很倒霉的“好漢”,原來日子過得挺好,卻是被宋江陰謀“迫害”,無路可走,只好上了梁山。

慘遭宋江迫害,而“逼上梁山”的代表性人物,有霹靂火秦明,一丈青扈三娘,美髯公朱仝,與玉麒麟盧俊義。

秦明故事

水滸傳第三十四回 《鎮三山大鬧青州道,霹靂火夜走瓦礫場》,説了秦明故事。

秦明是青州勇將,奉命討伐梁山。宋江看上秦明是條好漢,想要“賺”他上梁山。於是宋江就設計,叫人假扮秦明,殺害青州城外的百姓,原文如下:

“原來舊有數百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竪八,燒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

青州的慕容知府,中了宋江的計,認爲秦明殘殺無辜百姓,就殺了秦明在青州的家人,做為懲處。

“秦明看了妻子首級,氣破胸脯,分説不得,只叫得苦屈。城上弩箭如雨點般射將下來,秦明只得回避,看見遍野火焰,尚兀自未滅。”

秦明成了青州的大罪人,家破人亡,無路可走,只好仰天長嘆,上了梁山。

宋江爲了逼迫秦明“歸順”梁山,將城外數百人家,燒成瓦礫場,死人無數。也害得秦明家人,慘遭殺戮。

宋江如此心狠手辣,毫無人性,外號“及時雨”,聽來格外諷刺。

高俅迫害林冲,雖然卑鄙,但是並沒有無端殺害百姓,只是針對林冲夫妻二人而已。宋江之惡,遠大於高俅。

扈三娘故事

水滸傳第五十回《吳學究雙掌連環計,宋公明三打祝家莊》,説了扈三娘故事。

扈三娘武藝高強,英姿颯爽。在梁山女將中排名第一,是祝家莊聯盟集團扈家莊的千金小姐,原許配給祝家的公子祝彪。扈三娘原有令人欣羡的幸福人生。

不幸的是,扈三娘在陣前,被武功一流的林沖生擒。

宋江後來滅了祝家莊,殺了扈家全家。回到梁山之後,宋江逼使扈三娘,嫁給人物猥瑣的矮腳虎王英。

以扈三娘的條件如果安排嫁給燕青、史進,或是武松”、林冲,都還説得過去。宋江蓄意安排扈三娘,嫁給齷裏齷齪的王英,顯示了宋江的惡質本性,故意羞辱扈三娘。

宋江在把扈三娘賞給王英之前,還特意做了個安排,就是要扈三娘拜宋江的父親為義父。

一方面,宋江先是讓李逵殺了扈三娘全家;後來,又假意要扈三娘拜宋江的父親為義父。在扈三娘成了宋江的“義妹”之後,宋江又逼使扈三娘嫁給齷齪的王英。

如果宋江真的宅心良善,就無需殺害扈三娘全家,也無需安排扈三娘拜宋江的父親為義父,更不會强迫扈三娘嫁給人物猥瑣的矮脚虎王英。

宋江其實就是蓄意羞辱玩弄他的戰俘扈三娘。整個過程,還要戴上個“假仁假義”的假面具。宋江的狠辣與做作,令人噁心。

施耐庵形容扈三娘是“天然美貌海棠花”。金聖嘆七十囘版本水滸傳中,扈三娘從未開口說話。扈三娘面對她的悲苦人生,實在是無話可説。

朱仝故事

水滸傳第五十一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誤失小衙内》,説了朱仝故事。

朱仝是鄆城的馬兵督頭,是宋江的老同事,也是宋江的好友。宋江在鄆城殺了閻婆惜,朱仝在私下放了宋江,對宋江有恩。

朱仝後來因案發配滄州,受到滄州知府的愛護。知府信任朱仝,讓朱仝經常帶著知府四歲的小公子出去玩耍。小公子長得聰慧可愛,“知府愛惜,如金似玉”,朱仝與小公子相處得極好。

宋江爲了要“賺”朱仝上梁山,趁著朱仝帶小公子出來玩耍,設下調虎離山之計,讓雷橫調開了朱仝,然後李逵用板斧劈死了小公子。朱仝無法回去面對知府,只好被逼,上了梁山。

朱仝根本就沒有上梁山的意願,在滄州日子過得愜意。宋江爲了要讓朱仝上梁山,蓄意劈殺了知府可愛天真的四歲小公子。宋江心狠手辣,由此事可以看得透徹。

盧俊義故事

玉麒麟盧俊義是大名府的著名士紳。盧俊義家財萬貫。儀表堂堂,兼有一身好武藝。盧俊義的槍棒拳三項功夫,號稱“河北三絕”。

宋江認定盧俊義的條件,足以彌補自己之短,適合在梁山當自己的副手。從此之後,盧俊義就經歷了一連串的惡夢。因爲梁山的蓄意牽累,盧俊義甚至進了黑牢。最後,宋江打入大名府,如願以償,把盧俊義弄上了梁山。

盧俊義原來在北京大名府逍遙自在,快活得很。宋江把他搞得家破人亡,“逼上梁山”。然後,宋江又要盧俊義陪著他,一起搞招安,歸順朝廷。

盧俊義“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禍害他的人,就是宋江。他本來是個“清白人”,好好的“盧大員外”,被宋江陰謀逼迫,弄上梁山。上了梁山之後,宋江又要盧俊義陪著搞招安,要恢復“清白人”的身份。

盧俊義的命運,十分荒謬。等於是被宋江“牽著鼻子兜圈轉”,想要回到原點,又不可能。

梁山泊的好些好漢,原來都是朝廷命官,或是正派社會人物,不幸被宋江“陷害”與“逼迫”,上了梁山,成爲“匪類”。然後宋江口口聲聲“為兄弟們的前途着想”,又要爭取招安。實際上,這些“好漢”,都成了宋江的“墊背”,宋江要踩在他們身上,爲自己謀得更好的發展。

這些好漢,都是宋江“心狠手辣,假仁假義”的手段操作下的犧牲者。

總結

施耐庵親身經歷了,元末明初的那段群雄並起的崢嶸歲月。他對中國亂世領袖人物,所具有的人格特質與組織能力,有深入的觀察與了解。

他以隱喻的筆法,細緻的故事情節,來描述梁山泊的領袖宋江,到底是具備了什麽樣的人格特質,以及組織謀略。

他筆下的領袖人物,很寫實,絕非“愷悌君子,民之父母”類型的人物。

梁山領袖的宋江,不是挺拔英俊,不是很有學問,不是出身高門,不是武藝高强,更不是溫柔多情。

本文分析,施耐庵筆下的領袖人物宋江,具備了以下的幾項特質:

1.從來英雄愛寫詩。寫的是“霸王詩”,代表有言簡意賅的溝通能力,與文詞智商。

2.愛才,識才,能吸引人才

3.會搞兼併,搞平衡,搞組織管理

4.善於做宣傳

5.爲人有城府,工於心計

6.心狠手辣,假仁假義

施耐庵寫中國領袖人物的這些人格特質,絕非“空穴來風”之論。近代明史專家吳晗先生寫了本《朱元璋》傳。朱元璋的人格特質,與施耐庵筆下宋江的特質,就多有類似之處。

後記

我寫本文的動機是,水滸傳是中國名著,但是我一直沒有看到,完整分析爲何宋江能成梁山之主的好文章。

我梳理了我的想法,對於這個問題,給了個比較完整的答覆,希望能《成一家之言》。

本文引用了不少金聖嘆的評註。金聖嘆是明末清初人物,是中國最著名的書評家。他的《金評版水滸傳》,風行了三百年,從清朝到民初,水滸傳與金聖嘆的點評是合而為一的。

金聖嘆的點評,之前就是水滸傳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年的古書,沒有標點符號,金聖嘆的點評,也扮演標點符號的功能。

民國時代的胡適,很不喜歡《金評版水滸傳》。胡適說的很嚴重:

「金聖歎用了當時“選家”評文的眼光來逐句批評《水滸》,遂把一部《水滸》凌遲碎砍,成了一部“十七世紀眉批夾註的白話文範本”」

胡適的朋友,也是胡適安徽績溪同鄉汪原放,以新式標點重新出版《水滸傳》,把金聖嘆的點評完全刪除。胡適為汪原放的《新版水滸傳》寫了序言,胡適在序言中,這樣批判金聖嘆的點評:

“讀了不但沒有益處,並且養成一種八股式的文學觀念,是很有害的。”

總之,親美派的胡適,以他當時巨大的社會影響力,以“整理國故”為名,把怪才金聖嘆的《水滸》文學評論,都刪除了。整個風氣所及,金聖嘆在其他古典名著中的點評,也都黯然下架。

金聖嘆的命運坎坷,在滿清王朝時代,他因抗議科舉舞弊,被滿清皇帝砍了頭,但是滿清好歹留下了他的文學評論與文學影響力。到了民國時代,親美派的胡適,揮舞著新文學運動的大刀,砍掉了金聖嘆「不亦快哉」的文學評論與文學影響力。

到了今天,我們也許偶爾會聽到金聖嘆的名字,但是他的文學評論的貢獻,已經很少有人能說得清楚了。

國學大師錢穆先生,對於《水滸傳》的版本變遷,做了以下感嘆:

“聖嘆批已成死去,最近在坊間要覓一部聖嘆批的《水滸》,已如滄海撈珠,渺不易得。”

“三百年來一部暢行書,則終是在默默中廢了。時風眾勢,可畏可畏。”

錢穆還説:“這些中國文化真生命之淵泉的涓滴,幾乎乾涸在那段特殊的歲月中。” 錢穆是不認同胡適的論點的。

就此事而論,我是認同錢穆先生,不認同胡適的。所以,我引用了不少金聖嘆的點評,給大家參考。

薛子隨筆》宋江的領袖特質與組織謀略 (完結篇)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