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3° )
氣象
快訊

2022-05-05 | 優傳媒

蘇煥智維新觀點》大流行來了,還要「將帥無能,累死眾兵」嗎?

蘇煥智維新觀點》大流行來了,還要「將帥無能,累死眾兵」嗎?

台灣新冠大流行才剛要進入高峰期,但我們的防疫決策單位還堅守過去「由上而下管制」心態,渾然不覺大流行時代,應該「抓大放小」,以「服務替代管制」的必要!大流行時代,應下放權力、下放服務,才不會繼續上演「將帥無能、累死眾兵」。(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台灣新冠肺炎大流行持續攀升,5月4日公布確診28487例(含境外移入67例)累計確診已到20萬2429例;中重症有77人,死亡5人。已經連續兩天破二萬例,新增病例在全世界排名已到第八名。陳時中預測疫情最高峰每日確診數將達20萬人,所以目前疫情可能只在上坡段的一半,疫情高峰期可能要落在五月底(陳時中預測5月20日),屆時每天的確診數可能是目前的7-8倍。目前的疫情發展,可能還不到這一波大流行的三分之一,預估可能會延續到七、八月左右。

一、疫情狂飈下的亂象:

不過目前的防疫亂象,也的確讓人擔心台灣的核心醫療體系是否會面臨崩潰的危機?亂象如下:

1、確診者收不到確診通知書,也沒有收到防疫包以及任何藥物,只能視訊看診,也只有感冒症狀相關的藥。而且沒有「電子圍籬」。緊急狀況電話打不通(這已經是全國普遍現象)延誤就醫,導致諸如中和2歲童不幸死亡事件。因為不能住院(輕症認定太寛),又不給治療新冠特效藥(Paxlovid)治療,導致諸如基隆陳姓女士不幸居家照護死亡事件。讓全國確診者陷於不安的危機。

2、居家隔離者也收不到居隔通知書,電話也打不通,也沒有「電子圍籬」;3+4的後四天想外出,卻又沒有快篩。要外出買快篩,卻又面臨違規被處罰的問題。3+4時間到了,依然沒有接到居隔通知書,讓不少人疑惑到底算不算可以解隔離?尤其一些北漂的單身工作者,沒有家人的協助,又不能外出。至於大學生居家隔離搭帳篷,更是一大諷刺。

3、專責醫院及PCR篩檢責任醫院,大排長龍。這不但是最危險的傳染鏈,而且耗費大量的醫護人力,也嚴重排擠正常的醫療需求人力,陷中重症專責醫院於癱瘓的危機。雖然陳時中已經調整規定限快篩陽性才可以作PCR,但由於快篩陽性的數量太多,只見從早排到晚排隊不止。

4、買不到快篩:

買不到快篩的亂象非常嚴重。而且快篩實名制,每個藥局每天只有78人份。新北市侯友宜市長就反映,新北市要輪一個月,每一個人才能買到一份快篩劑。從過去清零的政策到180度大轉彎的「與疫並存、確診大爆發」,所需的配套準備的防疫戰備物資,沒有提前做準備,導致快篩大缺貨,至今不知如何解決?

5、地方與中央的疫情通報資訊系統大塞車:

各縣市與中央的疫情資訊通報系統聯線爆量塞車,地方與地方之間亦然,顯示搞了兩年多的防疫作戰,連最根本的資訊系統都沒有作好準備。這個問題在去年5月疫情爆發時,就已經存在了,如今這一波累計的確診數是去年累計紀錄的百倍以上,情況自更為嚴重。充分顯示中央集權掌控下「將帥無能、累死眾兵」現象,難怪確診者及居家隔離者到目前為止還拿不到通知書。

二、從清零到共存,心態要改變:

指揮中心在三月份還在執行清零政策,三月中下旬改採與疫並存的新路線。管制逐步鬆綁之下,疫情爆發乃是必然之勢,相關的配套準備、管制重點之SOP都必須跟著調整。

●抓大放小:

其中最重要的管制點已不是如何減少確診數,而是在維持正常的生活下,如何控制中重症的比例?如何減少死亡數?

在大流行的疫情下,中央防疫指揮中心應該徹底改變一下心態,尤其是陳時中及衛福部的官員,兩年多來以「大將軍」、「戒嚴司令官」之姿、高高在上的習慣必須徹底改變。因為中央集權管制的心態,絕對無法因應與疫共存,每天幾萬甚至一、二十萬如此龐大的大流行確診量。

●以醫療服務替代行政管制:

減少重症,減少死亡率,是大流行龐大確診量的重點。所以如何給可能的確診之虞者,提供最方便、快速的檢測?以及如何對有高危險因素之確診者提供最即時的相關治療藥物?這些適時而方便的醫療服務,必須切實把握。因此千萬不要讓基層的衞生防疫行政人力,都用在管制的行政業務上 !

目前由於仍維持著太多的防疫行政管制作為,可謂嚴重癱瘓了各縣市的衞生局及地方衞生所的人力,應該要儘可能取消這些事實已經做不到的行政管制。例如:取消3+4的居家隔離而採「以篩代隔」,取消「電子圍籠」,以專注於對可能確診虞者及確診者,提供最即時的篩檢及醫療服務。

三、美國最新COVID防治策略:

新冠檢測/處方給藥單一窗口(One stop service一條龍服務)

美國剛剛推出的COVID.gov網站,(網址:

https://covid-19-test-to-treat-locatordhhs.hub.arcgis.com/)提供了一個非常便民的服務。通過這個網站,民眾可以找到附近的一條龍服務藥房(test-to-treat的locator),可以直接去那做快速檢測;如果你是陽性而且具有高危險因素者,藥房馬上就可以開處方。

●你會拿到五天療程的「輝瑞Paxlovid特效藥」,讓你回家自行服用。

●完全不需要去醫院或診所看病,更不需隔離。

●全部費用由聯邦政府買單,患者不需要花一毛錢。

目前已經加入這個一條龍服務的有CVS、Walgreens和Walmart。目前全國發送的地點將近4萬處。

反觀台灣,篩檢站大塞車,居家隔離確診輕症者,只會得到一些止疼藥、感冒藥,我們的滾動式防疫,顯然連美國的車尾燈都看不到。

美國最新的防疫策略,把檢測或開處方給COVID特效藥(Paxlovid)的權限完全下放給4萬個社區藥局。完全落實Decentralize(去中心化、權力下放)、Deregulation(去管制化,減少行政管制)的概念。將重點完全放在「更方便的服務」:

●更方便的檢測。

●更方便的處方及給予最有效特效藥Paxlovid。

四、如何善用基層開業醫師及基層檢驗所?

目前台灣的防疫思維,仍然停留在從中央集權由上而下的思考模式,沒有從人民的角度思考,沒有規劃如何提供更方便的服務(從檢測到處方供藥)。

我建議可以參考美國COVID.gov網站模式,從中得到啟發。如何更加善用基層開業醫師及檢驗業者、藥局,達到全民防疫的目的。

(一)開放藥局送藥,卻不開放基層醫師看診,很矛盾!

雖然台灣指揮中心已經開始思考要授予基層藥局參與送藥,甚至也計劃將Paxlovid由藥局來負責送。不過如果沒有基層診所看診,勢必大家還是全部往專責醫院跑,必然癱瘓台灣的醫療量能。所以邀請全國基層開業醫師開設新冠門診,參與新冠肺炎診治,還是關鍵的一步。更何況如果沒有醫師看診,藥局又何來處方可以送Paxlovid呢?

而指揮中心所推薦的「網路看診APP」,雖然也有功能,但對於大多數中高齡者,卻有嚴重的數位落差。防疫如此重要的政策,卻嚴重歧視中高齡數位落差者,非常不應該。

(二)鼓勵基層開業醫師設PCR,卻不鼓勵基層檢驗所,奇怪不奇怪?

由於PCR專責檢驗醫院爆量,指揮中心在5月3日臨時丟出「鼓勵基層開業醫師設PCR」的説法。基層開業醫師認為,「快篩納入全民健保,新冠看診治療」,開業醫師樂予參與,但診所並不傾向也作PCR;不合理的是,基層的檢驗業者從一開始就被排除在PCR的檢測之外,陳時中擔任指揮官以來,沒有善用基層檢驗機構。如今大流行到來,如何善用基層檢驗機構,分擔專責醫療機構的負擔,充分活化利用基層專業人才,非常關鍵。

五、將帥無能、累死眾兵:

台灣新冠大流行才剛要進入高峰期,但我們的衞生行政體系,至少在北部幾個市,以及專責醫院醫護人員已經處於過勞幾近癱瘓的狀態。這個現象充分反應,決策單位還堅守過去「由上而下管制」心態,渾然不覺大流行時代,應該「抓大放小」,以「服務替代管制」的必要!

台灣應該學習美國目前https://covid-19-test-to-treat-locatordhhs.hub.arcgis.com/

下放四萬個服務據點的做法,將服務徹底「去中心化」,採取社區化的「One-stop-service」(單一窗口或一條龍服務),就好比是「7-11統一超商」、「全家Family」便利商店的概念。而基層開業醫師、基層檢驗所都是政府下放醫療檢驗服務適當的地方。大流行來了,應下放權力、下放服務,才不會造成「將帥無能、累死眾兵」。

蘇煥智維新觀點》大流行來了,還要「將帥無能,累死眾兵」嗎?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