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2° )
氣象
2022-05-10 | 優傳媒

薛子隨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

薛子隨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

五四的導火綫,是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巴黎和會” 的一個決議。這個決議,是對中國的極大“羞辱”。

作者/薛中鼎

又到五四了,我想在此回顧一下,五四的真實面貌,做爲紀念。

臺灣人都把五四與《新文化運動》,尤其與所謂的“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做連結。事實上,五四運動不是《新文化運動》;與德先生,賽先生也沒有直接關聯。

所謂的“德先生”與“賽先生”的名詞,是由陳獨秀於1915年,在他主編的《新青年》雜誌上所倡議的。《新文化運動》的旗手胡適,於1917年初,由美返國任北大教授,在《新青年》上發表《文學改良芻議》,倡議使用“白話文”。這是《新文化運動》的濫觴。

五四運動爆發於1919年,距離陳獨秀首倡德先生賽先生,有四年;距離胡適首倡“文學改良“也有兩年。

五四不是《新文化運動》,五四是一場極爲激烈的愛國運動與政治運動。五四運動,直接而巨大的導引了,中國近代歷史的發展。

1. 五四運動的爆發

五四的導火綫,是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巴黎和會” 的一個決議。這個決議,是對中國的極大“羞辱”。

一開始,國人對於巴黎和會寄以厚望。一方面,是在一戰期間,中國對德宣戰,屬於戰勝國陣營;另一方面,美國總統威爾遜,也是和會的主導人,一向倡議“受壓迫國家獲得主權”與“確保國際公正和平”。中國知識份子菁英認爲,威爾遜是會堅持“國際正義”的。

結果巴黎和會決議,把戰敗國德國,在山東膠州灣的權益,移交給日本,而不是歸還中國。北京政府在列强的壓力之下,已經準備在“巴黎和會“的《凡爾賽合約》上簽字同意。

甚至傳聞,中國駐日公使章宗祥,對此決議,表示《欣然同意》(注:真實性待考)。

消息傳到國内,引起軒然大波。在1919年的五月四日,北京各大學學生,大舉上街遊行,闖進 “賣國賊“ 曹汝霖家中,抓住了章宗祥,痛打一通,燒了曹汝霖的家,這是所謂的《火燒趙家樓》事件,全國人心大快。

學生遊行的口號是《外爭主權,內除國賊》,《誓死力争,還我青岛》、《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簽字》、以及 《寧肯玉碎,勿為瓦全》 等。

北京學生遊行示威,很快的帶動全國遍地的遊行示威。示威的群衆組織,擴散到各種各樣的工商、人民、與反政府團體,勢如燎原。

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由學生帶動的全國性、全面性的示威運動。

五四運動的直接後果,是北洋政府在各方面的壓力之下,拒絕在和約上簽字。並且撤銷了“三大賣國賊” 曹汝霖、章宗祥與陸宗輿的職務。

五四運動的後續影響力,極爲深遠。

簡單來説,五四運動本身,不是《新文化運動》,也不是《德先生》與《賽先生》運動。五四運動是愛國運動,是政治運動。

《德先生》、《賽先生》與《新文化運動》,對於五四運動,有前期鋪墊的作用;在五四運動之後,也有與五四相互激蕩的作用。

2. 五四運動的影響

五四運動的巨大影響力,可以從四方面來分析。

第一, 五四運動造成全國民衆的覺醒,大量的民衆,開始關懷中國的救亡圖存之道。各地的刊物雜誌,風起雲湧,都是在探討,中國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我們可以這樣説,《洋務自强運動》,代表政府官僚菁英的覺醒;《公車上書》與康梁變法,代表知識菁英的覺醒;《五四運動》導引了全國民衆的覺醒。

第二,在五四之前,一般知識分子,對於美歐列强,乃至於日本,都有很高的期望。期望國際社會是有公理,有正義的。

巴黎和會中,西方列强公然把中國主權,轉渡給日本,嚴重打擊了中國對於這些國家的期望。中國知識份子認識到,不論這些國家如何喊口號,在本質上,只有利益交換而已。

第三,俄國逐漸成爲典範。俄國在十月革命成功之後,列寧的蘇俄政府,在1919年7月25日,發表了《第一次對華宣言》。提出要“廢除俄國與中國之前所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在當時的中國,引起了巨大的正向回響。

俄國革命的成功,加上俄國對於中國的友好態度,造成了中國一批知識份子,對於俄國的仰慕心理。於是開始積極研究,俄國革命成功之道,以及馬列主義。

毛澤東有句名言,《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

國父孫中山先生在五四之後,發表聲明說 “中國革命,當以俄國爲師”,他還説“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

1925年孫中山逝世前,留下了一份致 “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the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 of USSR)的遺囑,孫中山在遺囑中説:

《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換句話説,孫中山在五四之後,已經把俄國(不是美國,不是日本),當成中國最好的《良友與盟國》。

第四,五四運動很多優秀青年,選擇了信奉共產主義。五四運動中,著名的北京學生代表張國燾、鄧中夏,瞿秋白;天津的周恩來,鄧穎超,張太雷;南京的張聞天;武漢的陳潭秋等;都成了後來成立的中國共產黨的核心份子。

五四運動爆發時,毛澤東人在湖南長沙,組織學生成立新的湖南學生聯合會,發動學生總罷課以響應北京運動。1919年7月,毛澤東主編的《湘江評論》在長沙創刊。

當時的社會氛圍,是全國的知識份子,都以不同的形式,參與了探索中國的救亡圖存之道。

北大著名教授李大釗,陳獨秀發起組織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醞釀組建中國共產黨,。二年之後,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與嘉興南湖成立了。

第一届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的參與者,都是當時知識份子菁英,也都是五四運動的活躍分子。

兩蔣時期,一貫稱呼中國共產黨為“共匪”。 這個稱呼,違反事實。

早期共產黨的組成份子,是以知識份子爲主體。也只有知識份子, 才會對研究外來的“馬克思主義”有興趣。

我們可以這樣説,五四運動催生了中國共產黨。

3. 結論

五四運動喚起了全國民衆,對於國家前途的熱情關懷。沒有五四運動喚起全國民衆的愛國心,就不會有國民革命軍北伐的成功;更不會有後來的《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的全民抗戰。

同時,五四運動昭示中國民衆對於歐美日的失望,而把目光投向了剛剛革命成功的蘇俄。

五四運動,掀起了熱血青年研究馬列思想,與蘇俄革命成功經驗的熱潮。這股熱潮,直接導致了二年後,中國共產黨的成立。

簡單來説,五四運動是全民準備抗戰的前奏。而且,因爲有了五四,才有了中國共產黨,因爲有了中國共產黨,才有了今天的“新中國”。

五四運動的重要性,在於導引了,中國現代史的變遷與走向。

後記

兩蔣主政的國民黨政府,一直避諱談論中國共產黨興起的過程;以及孫中山晚年,思想親蘇的歷史事實。

國民黨政府,與共產黨政府,對於五四運動的歷史評價,差異很大。

後來,國民黨政府,訂五四為《文藝節》;共產黨政府,訂五四為 《青年節》。

(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薛子隨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