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2022-05-30 | 優傳媒

薛子隨筆》寓言“阿花的故事”

薛子隨筆》寓言“阿花的故事”

這只是隨性而寫的故事。誰是阿花,誰是主人,誰是楊大戶,隨意想想就好。(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有隻放山雞叫阿花,阿花長得不錯,羽毛色彩斑駁,叫聲嘹亮。阿花野放成長,活動範圍有限,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阿花經常認爲自己是世界的重心;阿花認爲,全世界都注意到,他色彩斑駁的外貌,與悅耳嘹亮的啼叫聲。

阿花相信,整個世界對他,都日夜關注。

阿花會在野放場自我覓食。此外,野放場的主人,也會經常過來,給阿花餵食。阿花很自傲,一向不把主人放在眼裏。有時候主人過來了,阿花對著主人上竄下跳,撲撲展動翅膀,顯示自己的厲害;有時候對著主人,大聲喔喔啼叫,顯示自己,有强大的威懾力。

主人播撒鷄食之後離開了,阿花會很得意的,享用鷄食。

阿花認爲,主人給他餵食,一方面是主人“本來就應該這樣做”;另一方面,是阿花認爲主人知道自己很厲害,被自己的威懾力所制服。

隨著時代的進步,阿花現在也會上網了。阿花現在天天上網,發表自己對世界局勢的看法。

有網友小王説,身爲野放雞要小心,可能哪天就被宰了,野放鷄就成了肯德基。

阿花知道了很生氣,提出辯駁。阿花說,肯德基都是打了生長激素的圈養鷄,與自己完全不是一個品種。而且肯德基用的都是醜鷄,自己如此英俊,拿他做炸鷄,荒謬無禮之至。上帝聽到了都會發怒,肯德基又如何混得下去?

阿花接著對網友小王,發動猛烈攻擊。

阿花痛批小王的先輩是王八烏龜,是壞份子;小王惡意詆毀美國企業肯德基,是對美國的大不敬;小王的基本思維,沒有人權概念、是對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污衊;而且小王製造謠言,法院應該依照院長指示,判罰小王三百萬元,坐監一年。

更重要的是,小王的惡毒行爲,一定是老共在幕後所主導的“認知戰”。小王的問題,絕對是一群人的問題。這個群體,全都拿了老共的錢。必需要全部揪出,嚴懲到底。

阿花糾集所有他認識的野放雞,每天發出數萬條網路留言攻擊小王。阿花每天早上五點,第一線晨光初露,就展翅高聲啼叫,喔喔喔,發動網軍出擊令。一直幹到筋疲力盡才收兵。次日再做拂曉出擊。

小王敵不過阿花的網路大軍,一路潰逃。逃到新北市金山區三界里,法鼓山佛學院。從此努力潛修《三界學》“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構成世間” 的道理,不敢再招惹阿花的網路大軍。

若干年後,小王灑落塵埃,在法鼓山晨鐘暮鼓聲中,修成正果,其實也是阿花的業。小王因禍得福,其中感悟,不在話下。

野放場的主人,與城裏楊大戶的關係不是很好。楊大戶一心想要收服野放場主人,來當楊大戶的長期契作工。要依照楊大戶的規範,按時提供農畜品。

野放場主人不願意依從楊大戶的指令辦事,兩者之間,矛盾日增。

楊大戶想要侵占野放場。竟然主張,他擁有野放場部分土地的所有權,並且經常派人到野放場邊界的鐵絲網邊,探頭探腦,東摸西摸,聲稱他們有“沒事就過來探頭探腦、東摸西摸”的自由行動權。

當然,楊大戶是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在他別墅的高大圍墻邊,靠近走動的。

楊大戶的獵槍與狼狗,隨時伺候。有時候楊大戶覺得無聊了,還會派人出去“出草”獵頭。

楊大戶口中的“自由行動權”,是單向的。説穿了,就是楊大戶自恃財大氣粗,用來向他人霸道挑釁的一個説詞。

阿花看在眼裏,心中有了盤算。只要是看到楊大戶的人,就會卑躬屈膝,故意發出小綿羊般的咩咩叫聲。

楊大戶偶爾會把家裏腐壞有毒的霉玉米,拿來撒給阿花吃。阿花明知霉玉米不是好東西,也恭敬的吃,吃的嗉囊腫大,充滿念珠菌。原來漂亮的外貌,都受到了拖累。

有網友問阿花,“你這樣討好楊大戶,所爲何來?”

阿花擡起了頭,紅色的鷄冠直立,他説“楊大戶跟野放場主人有土地糾紛,主人如果敢對我不利,楊大戶會拿獵槍幹掉他。”

“你的主人不是也準備獵槍了嗎?兩個開火了,會對你有利?”網友問。

“野放場主人的獵槍是紙做的。”阿花說,輕蔑的往主人房舍,掃瞄了一眼。

“是嗎?可是我知道楊大戶與你野放場主人,多年前,互相開過火。你主人的槍,可不是紙做的。”

“我吃了這麽多楊大戶餵給我的霉玉米,嗉囊都腫得這麽大了,楊大戶知道,我是認同他的價值觀的。”阿花說。

“楊大戶必然會爲了我,跟野放場主人,不惜代價,拼個同歸於盡。”阿花很有信心的說。説完了,跳上了木柴堆,發出了“喔喔喔”的嘹亮叫聲,紅色的鷄冠,不停抖動。

另一個網友問阿花,“你每天這樣上竄下跳,不會擔心,那天野放場主人,把你給宰了?”

阿花笑了笑說,“你不懂,野放場主人如果要動手,會有很大的風險。”

“你看,我會啄瞎他的眼睛;我會用爪子抓破他的肚子。他無法承擔這樣的代價。”

“我在對主人攻擊的時候,楊大戶就會端著獵槍,放獵狗過來,宰了這個主人。”

阿花奮力振翅一飛,飛到一個小樹枝上,說:

“我還準備好了一把掃把,打巷戰用。楊大戶說,他還要再送我一捆掃把。”

網友說“小孩的漫畫書上,西方邪惡的老巫婆,騎著掃把會飛的。”

阿花笑了笑,心中很寬慰。阿花深信,掃把有兩種,一種可以趕走野放場主人;還有一種,可以騎著飛上天。

阿花準備好了掃把,能戰則戰,不能戰則騎而飛之。阿花自信,已有萬全的準備。

近來,楊大戶動作頻頻。竟然派個養豬的手下叫阿雜,跑進野放場,親手餵食毒豬肉給阿花吃。阿花爲了表態效忠,毫不猶豫的吃了滿口毒豬肉。阿雜收足了錢,才施施然離開。阿花承諾,會繼續跟阿雜買毒豬肉吃。

有個網友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問阿花:

“楊大戶不斷挑釁,你主人對於野放場的所有權,而你又如此諂媚楊大戶,一意向大戶表忠心。”

“你難道不擔心,主人一怒之下,把你給宰了,以斷絕楊大戶對野放場,以及對你的覬覦之心?”

阿花對於網友的這類問題,聽多了,深感不耐,忍不住頂了回去:

“你的問題,毫無邏輯可言。我活到今天,不是被嚇大的。野放場主人,如果敢下手,早就下手了,怎會等到今天?他到今天都不敢下手,就證明他永遠沒有能力、也永遠不敢下手。只有白癡,才會擔心他敢對我下手。”

很不幸的是,幾天之後,主人過來餵食。阿花跑過來,神氣吧嘰的啄米就食,想不到主人一把抓住阿花的脖子,阿花還來不及去找掃把、或是做任何抵抗,或是等待楊大戶獵槍狼狗的到來,就被主人用力一扭脖子,嗚呼哀哉矣。

阿花就此告別野放場,以及所有關心他的網友們。

總結:

一個有心網友,知道阿花故事,認爲阿花犯了“八大錯誤”,現總結如下,給人參考:

1.阿花的生活,侷限在野放場,搞不清世界的情況;

2.阿花的自我感覺太好,搞不清自己所處的位置;

3.阿花無法擺正,自己與野放場主人之間的關係;

4.阿花沉溺於,虛擬世界的網路攻擊戰中,糊塗度日;

5.阿花高估了自己在楊大戶心中的份量,也高估了楊大戶的人品;

6.阿花高估了自己的雞嘴、鷄爪、與舉起掃把拼搏的戰鬥力;

7.阿花搞不明白,想要騎上掃把飛走,投靠楊大戶,在變生肘腋之際,根本就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8.阿花的邏輯思維,認爲“過去不曾發生的,將來就一定不會發生”,是一個“自我催眠式”的,極為錯誤邏輯思維。

(注:這只是隨性而寫的“寓言故事”。誰是阿花,誰是主人,誰是楊大戶,隨意想想就好,無需精準對號入座。)

薛子隨筆》寓言“阿花的故事”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