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5° / 24° )
氣象
快訊

2022-06-08 | 優傳媒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美國藉此明白宣示警示他國祇有華府才是南美洲之大哥,然而在今天却又見到此一老政策之影像「門羅主義」大旗飄揚到南太平洋索羅門島國。因為當北京與此島國簽署安全協議後,美國務院瞬即派員赴索國施壓;本為中索二國之間的事務却成為此一地區之一顆爆炸彈。「門羅主義」威力在21世紀再度顯威。(圖/取自網路)

作者/李本京 (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

前言

美國在1823年12月2日宣佈了震憾世界之「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從這天開始,美國就成為一個有自信、自負、自強的新興國家。因為此一宣言具有強烈排斥他國進犯南美洲之特質,也就是說此後歐洲殖民主義國家如西班牙、英、法等國不得再試圖在南美搞殖民政策。

美國藉此明白宣示警示他國祇有華府才是南美洲之大哥,然而在今天却又見到此一老政策之影像「門羅主義」大旗飄揚到南太平洋索羅門島國。因為當北京與此島國簽署安全協議後,美國務院瞬即派員赴索國施壓;此一本為中索二國之間的事務却成為此一地區之一顆爆炸彈。「門羅主義」威力在21世紀再度顯威。值得我們費點時間來認識,瞭解這一古老之美國外交政策。

宗教與商業:屯墾者之二支柱

主要來自英國的屯墾者(settlers),靠著宗教及商業二根支柱得以成功地進行移民工作。他們多為清教徒(Puritan),在基督教義薰陶及牧師們領導下,精神有所藉託。牧師不但是宗教的使者,也是社區的領袖,他們的領導地位是自然形成的。商業行為也在合理規範下進行。屯墾區由而有了法律規範,始得逐漸壯大,成為建國之推力。

英國人最早在1500年就開始前來新大陸,他們在歐洲移民中教育水準較高,在屯墾區中也逐漸成為社區之骨幹,人們也有了向心力。在宗教的指引下,他們深信身為基督的門徒,將帶與當地「蠻族以基督文明」(bring savages from the Devil to Christ)。

這一思維就成為日後美國外交政策之明燈。例如今日所奉行的就是資本主義。因為美國就是一個百分百之資本主義國家,資本主義的好處美國都有,資本主義的壞處美國則一個都不少。NBA的主席就曾說過「NBA就是一門生意」(NBA is Business)。如今人們祇知美國是個自由、民主國家,却忘了美國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

美國在開墾時期的商業行為成為建國及日後走向強權道路上的動力。二戰後的製造業曾神勇發展,將美國成功地帶向軍工複合體(Military Industry Complex),也成功地將美國塑造成當今最強軍事大國。美國從屯墾年代之商業行為孕育為今日世界之霸權(Hegemony)。

早期的宗教信仰令致美國與基督教發展出緊密關連。美國不是一個宗教國家,然而却與基督密切相連,而這也促成國家民族有著一致對外之向心力。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拜登政府之反中、反俄政策。此二政策已成國策,人們對拜登經濟政策反對到底,然而對反中、反俄政策却完全支持。因為俄羅斯以東正教為主,而中國則推出無神論。

宗教與愛國主義

遠在1635年,名牧師溫諾普(John Winthrop)的教區就有20,000人。他曾告知徒眾他們與上帝最接近,因為他們住在「山崗上」(A city upon a hill )。這句名言留傳至今。信徒因這句話更有信心,更有向心力。然而也造成一種優越感,自認受到神的關愛。到了十八世紀初期大批基督教徒來到新大陸,幾乎包括所有教派。知名者有「公理教」(Congreationalists),「浸信會」(Baptists),「長老會」(Presbyterians),「美以美教會」(Methodists),「路德派」(Lutherans),「孟諾派」(Mennonites),「荷蘭改進派」「Dutch Reformed」,「教友派」(Quakers),「英國國教」(Anglicans)等。

宗教界對美國高等教育有貢獻,尤以基督教徒為主之屯墾區設校達九校之多,其中有些學校當初成立之宗旨主要在培訓牧師。十七世紀後始開始開放教學各科系。這一密切關係造就了甚多之政學兩棲學子。例如奈伊(Joseph Nye)就是一例,他的寫作透露出是在為信仰而為,例如他1990年出版之大作「必然領導」(Bound to Lead, P. 174)就直言美國有使命領導世界,因為「強權應有擴張性之文化及影響力之外交政策」。這就是宗教界高唱美國具有「天賦使命」(Manifest Destiny)之原因。

政治人物歐巴馬也有同樣的看法。他在2014年西點軍校畢業典禮上這樣說,「美國人當記住應當永恒地引導世界,作一個引導者及保護者」。

自由派導師威爾遜總統就坦白地將宗教與國策連在一起,他多次在演說中直白地將「威爾遜道德說(Wilsonian Moralism)就是「基督自由論」(Protestant Liberalism)。識者或可這樣說「美國不是一個宗教國家,而是一個基督國家」。

在美國建國246年中由於強施「擴張主義(Expansionalism),而冒犯了少數民族,為了救贖白人的罪過,多位總統正式向人民致歉,他們是柯林頓在1993正式向夏威夷人道欺。小布希在2006年向黑人族群致歉。歐巴馬在2010年向印地安人致歉。唯獨對受殺傷嚴厲之華人未曾由行政首長致歉,僅由參、眾兩院代表民意致歉,這就是歧視。

五月花號與自治理念

早期屯墾者對美國文化注入重要的自治理念,這也就是初步的法治範疇。也表示出在宗教精神與商業行為外,屯墾者再提出司法的理念。奠定了美國堅定法治的基礎。而這個起步點就在一艘船的到來,這就是「五月花」(Mayflower)的貢獻。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這個起步點就在一艘船的到來,這就是「五月花」(Mayflower)的貢獻。(圖/取自網路)

1620年9月一艘載有103位男女及兒童經過兩個月的海上風雨自英國浦里毛斯(Plymouth)抵達今日麻省之鱈魚角(Cape Cod)。他們在即將到岸前商議今後將如何在此一完全陌生的新大陸「討生活」。最終人們簽署了「五月花協定(Mayflower Compact)。

這一非常重要之契約明文規範日後的「生活須知」。此文共有二項特點。其一,明文標示此文為一強制性之約定,其文詳載有關生活規範要點。其二,此協定宣示為一政府組織,這一協定成為屯墾區走向組織化之標的,也成為「自治政府」(self-government)的典範,強化合作,也規範了人們之行動,對日後屯墾區走向合作、發展社區之一大明燈。然而艱困的未來也悄無聲息的來到。

人們上岸後看到一片完全陌生無知的環境,見到不知名稱的野獸,也遇到非常有敵意的土著(印地安人)。這些移民之所以來到新大陸多因宗教關係,極欲掙脫英國國教(Anglican)之管束,他們不是經濟難民。多半是有教育水準的專業人士,他們是農耕的白痴,也無勞力體魄。對這些「新居民」而言,這一新環境是一個並不友善的(樂園)。

他們也見到較為和善之土著,試著用當地農民之方式耕種,一年的辛苦令近一半人喪命。他們在第一次秋季收穫後,與友善之印地安人共同歡宴慶祝豐收,這就是感恩節之來源。

到1770年代,北美屯墾區民大為增加到三百萬人之多,共有13區,日後改名為州(state)。這就是13州之來源。這些號稱英國屯墾者到1776年建立美國後就自然地稱為美國早期屯墾者。

1776年新國建立

美國的13州代表在1776年於費城宣佈獨立,然而與英國戰事迄未終結。雙方時打時停,英軍並在1813年進軍華府,這一把火燒了國會山莊(Capital Hill ),在歷史上的另外一次華府為人所燒則是在2021年元月六日川普之跟隨者(粉絲)所為。

英美間之紛爭終於在1783隨著「巴黎和約」(the Treaty of Paris)訂立而終結。至於1813年火燒華府是一次突擊,很快又恢復和平。重要的是此一「巴黎和約」于美國帶來實質的紅利,因為華府得到大批土地。至此美國之土地已較英國大十倍,而較法國大四倍,因此可以說一進入18世紀美國就已是一個大國(純就土地面積)。

人們對於此一現象非常滿意。這是因首任總統華盛頓在離職演說中期盼美國要謹慎應對國際問題,中立與和平是美國唯一選項。是以人們多認為美國不要與他國結隊成群(Not to form any permanent alliances)。這一句話用白話文就是「中立」及「不加盟」(non-entanglement),這是因為美國是一個新的國家,尚無厚實國力以因應世界變局。唯有採行中立政策,才可休養生息,徐圖良策。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美國之土地已較英國大十倍,比法國大四倍。(圖/取自網路)

事實上,美國此時之中立政策是選擇性地,因為華府就在同一時間內採取了「擴張主義」(Expansionist Policy),從18世紀末就以各種方式增加國土之面積,其手段各異,不一而足。這之中以購買、併吞、武力,欺詐為主。

最令美國人引為自豪的是在1803年以美金1500萬買到路易斯安娜地區(Louisiana),人稱此為「跳樓價」(steal)。美國頓然之間國土增加一倍,自東部擴充到中西部密西西比河流域。

降到19世紀初期,美國人在「天賦使命」(Manifest Destiny)號召下開始認真執行「擴張主義」,「西進政策」(Westward)一時紅得不得了。傑克遜總統(Anelren Jackson)就認為「擴張主義」主要在為人民爭取更多「自由天地」(Area of Freedom),自此人們即善用「自由」一詞作為政策宣傳之用。

18世紀中葉美墨戰爭(1846)的結果,美國大勝,獲得今日自德州止於太平洋沿岸,一時之間美國成為地跨兩洋之大國。美國人至此已完成其擴張主義之目的,日後美國更錦上添花式得到兩大塊志地。第一塊是以720萬美金買到「阿拉斯加」,這又是一次以「跳樓價」買到寶地。第二塊是在1893年以矇騙方式「兼併」(annexed)夏威夷,無知的夏威夷女王Queen Liliuokalani被一群玩弄權術者騙了,美國就「併」了夏威夷,柯林頓良心發現於1993年正式代表美國政府向夏威夷人致歉。

當美國人民完成了「擴張主義」的工作,人們自然感到驕傲與滿足,而逐漸孕育了人們的民族主義及愛國主義,在1812年至1825年人們生活水準有提升,很自然地以美國文化為信心。逐漸發展成愛國主義,人們遂稱此段時期為「好日子時期」(The Era of Good feeling)。

在內政上,則有人緣特佳,注重實務的總統門羅與人民共生息。門羅(James Monroe)在第一任大選時得選舉人票183張,對手僅有34張,他在第二任大選時的對手僅得到百分之一的選票,是為選舉史上一大記錄。

他的好人望也成為異日成功推出「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主要來源。他在任內興建起自東岸至中西部之「國道網」(National Road),又興建鐵路,鼓勵水上交通,人們因交通改善,有利經貿,生活得到改善,也更有自信。這無限度之自豪當然也鼓舞了人們的懷抱愛國主義。同時也有了經濟基礎發展各類工業,與歐洲各強國共享工業革命所帶來之豐收。

國務卿亞當斯

「門羅主義」之塑建者是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父親老亞當斯(John Adams)曾是第二任總統(1796-1801),他則曾任第六任總統(1825-1828),幼時聰慧,13歲即遠赴荷蘭李頓大學(Leyden University)攻讀,精通五種語言,是一個標準的歐洲通。

門羅總統任命其為駐英大使(the Minister to Britan),及後出任國務卿,成為一位聲譽崇隆之外交專材。他成功地與英國簽訂「1818協約」(the Convention of 1818),又與西班牙簽訂Adams-Onis Treaty of 1819),這兩項條約賦與美國豐厚之土地,美國大為穫利。人們尊敬亞當斯是「史上為美國爭取到最多利益之偉大外交官,認為他「以一人之力贏得最大之外交收獲」(the greatest diplomatic victory won by a single individual)。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門羅總統任命其為駐英大使亞當斯,是「史上為美國爭取到最多利益之偉大外交官。(圖/取自網路)

事實是亞當斯利用其多年在歐洲親身觀察時事,而通曉如何與歐洲列強相因應,憑其傑出外交手腕,成功地與美、西等殖民主義國家相處,舖下一條通往成功外交之大道的「門羅主義」。

亞當斯僅為一任總統,然而在其從政期間專注人權,在那個時代,這是少見之例,可謂時代之先驅者。

門羅主義

「門羅主義」是一個充滿動力的外交文獻,其貢獻就無形而言,是一張白紙黑字的文件,不折不扣地列出各國必須遵從之要點。就無價而言,「門羅主義」不僅是外交文件,也是一種理念,一種哲理,不會隨時間而變,一直到今天美國認為他們才是南美的老大哥。

然而當時的國際環境對美國是不利的,因為西班牙等國仍在等待時機再一次到南美來殖民。亞當斯也觀出察在拿破侖失敗後,歐洲大咖們對美之能並不友善,尤其他們所組成的「神聖同盟」(Holy Alliance)是一個具有侵略性的組織。事實上除了西班牙外,俄羅斯也想來美洲搞殖民事務,並且宣佈將併吞太平洋沿岸,從阿拉斯加到奧拉崗州。在此一緊張時期,亞當斯認為宣佈「門羅主義」時候已經到了。

美國在1823年12月2日宣佈實施「門羅主義」,全文共有兩點警示,兩項保證,第一點警示是針對任何企圖染指南美國家的國家,要求他們對南美「放手」(hands off),如不然則視同「美國之安危」(…to the peace and security of U.S.),第二警示明指歐洲國家不應在南美再繼續有任何殖民企圖及動作(…no longer open to colonization)。

第一項保證,歐洲各國可以保有其在他地之殖民工作,美國不會干涉。當前歐洲殖民國家之工作(not interest in the existing colonies),第二項保證不參與歐洲事項(No participation by US in European affairs)。

這些警示及保證就顯示出美國是美洲之大哥大。一方面顯出美國是不惹的,一方面又顯出美國祇顧自己及自己之勢力範圍。同時也採行了「祇掃門前雪」的意思。也就是孤立與不結盟(isolated and not entanglement)。

小結

亞當斯深信美國在建國之初,敵人環伺之時,只有莊敬自強,才可自保。他的此一「持家之道」帶與美國走向一條康莊大道,然而對南美的隣居而言,這一宣言是不必要的,他們不相信美國真的是在幫忙,而祇是造勢。就後諸葛亮而言,這種想法是正確的,因為傷害侵犯南美「後院」隣居的不是歐洲強權,而是美國,例如攻進巴拿馬、格瑞那答等國的就是美國。

「門羅主義」主張之「不結盟」理念到一次戰爭就變了,美國與英並肩作戰,這就是結盟,雖然一戰後美國再度採行孤立政策,然而到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再度結盟他國,度過了二戰及冷戰,今天更是到處結盟,期得孤立中國。美國終於搶到國際盟主(Hegemony)之寶座,這一坐上去,也就不會想到要下來。美國雖是單極超強,然而隨身仍有不少小弟跟隨。這就是今日美國的國形象。

李本京深談花旗》論門羅主義飄向索羅門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華戰略學會副理事長、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著:《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