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2-07-15 | 優傳媒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用迪斯奈「灰姑娘不是公主」的故事論品質,用「如何讓灰姑娘變公主」論品質保證,最是貼切。

作者/王惠珀

《前言》

已擔任一屆市長的林志堅擬參選桃園市長,因碩士論文被抖出有抄襲之嫌,鬧得沸沸揚揚。筆者無意在這個難堪的個案中浪費時間,因為這不是唯一的「論文門」。

「論文門」牽涉到教育界製造「得來速學歷」的沉疴,讓兢兢業業的學生失去競爭的公平性。因此大學對教育品質的堅持以及對品質保證的認知,還有人民對父母官的人品要求,才是社會該著眼的大事情。

筆者就以「灰姑娘不是公主」來談「品質」,以「灰姑娘如何變公主」來論「品質保證」。這樣說故事,連幼稚園小朋友都聽得懂。首圖

《競爭力與續航力》

Cendrillon是法國的灰姑娘,華德迪斯奈先生帶她飄洋過海,到洛杉磯才變成迪斯奈樂園的公主。故事是這樣鋪陳的:(1)創意-神仙教母揮動仙女棒;(2)過程-南瓜車隊午夜前將灰姑娘送進宮;(3)競爭力-王子欽點,灰姑娘成為公主。

灰姑娘的故事為迪斯奈創造智慧財產及經濟價值,只要有父母,父母有孩子,孩子有夢,故事就有續航力,智財權及續航力維繫著永續不衰的迪斯奈王國。

這故事用在各行各業,嘛也通:(1)競爭力取決於題材(新穎性);(2)續航力取決於創意(進步性);以及(3)好的題材創造人類福祉(實用性)。聽故事的小朋友、追求未來的年輕人、商場上的競爭者、以及治理國家者,應會認同這啟示。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筆者演講「如何以智財權保護讓創新、資訊公開及創造人類福祉齊頭並進」之後,獲觀眾贈送這座灰姑娘銅雕。

《品質決定價值》

例如,再了不起的電子產品,良率低就沒有價值,因為時候不到,灰姑娘就是灰姑娘,不是公主。

例如,藥物的出現是個灰姑娘變公主的過程。有療效的物質只是物質(灰姑娘),需走過複雜的配方設計(南瓜車),增效減毒才能提升品質,還需通過嚴謹的風險評估及品質認證,才會成為藥。筆者多次抨擊食藥署把高端疫苗當公主的不科學,以及草率讓新冠檢測試劑當公主的不專業。

《得來速學位》

教育也要有品質。品質取決於大學之道「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的培育過程,以及為品質把關的認證。所以只有寒窗苦讀的學子,沒有得來速的學位。培育成果則須做知識分享,同儕審查就成了認證知識價值的常軌。因此,論文須陳明貢獻者的付出比例、尊重智慧財產歸屬、公開發表以接受檢驗。不遵循學術常軌(academic merit)的成果,只是沒有價值的灰姑娘。

所以copy/paste製造的學位,對寒窗苦讀,經歷教授調教、同儕批判才熬出頭的學生,並不公平,廉價公主也不會有競爭力。得來速風氣一旦蔓延,教育界會像得癌症一樣劣幣逐良幣。

如果大學教授將「教育品質」存乎一心,也不至於被社會看笑話。如果教育機構照步來,奉「品質認證」為圭臬,高等學府也不至於被論文門拖下水,自貶身價。

《政壇上的廉價公主》

治國也要將「灰姑娘不是公主」存乎一心。主帥以德配位,知人善任,執行團隊才有續航力。執政有「品質保證」指標,才不會被人民看破手腳。

人民只有一個權力「選票」,如果關心社會發展,應拒絕德不配位的政治灰姑娘,選票才有價值,對吧?如果關心治國績效,應在乎官員的素質,德不配位的畢業生參與政壇成為父母官,將是國家的災難,對吧?

然而當下的高等學府染上政治,顏色就成為學子攀爬顏色,追逐功利的誘因。

《知識分子與所謂的知識分子》

筆者在美國接受過自由主義的教育,與台灣的功利主義教育有著明顯的反差。

密西根大學給筆者的博士入學許可函寫著:「本校旨在培育多元學習,具有整合思考能力的學子We aim to cultivate our students with comprehensive thinking」。這讓筆者認知何謂「知識分子」,也認同當教授的哲學博士(Dr. of Philosophy簡稱Ph.D.),須以「大學之道,在明明德」自許。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自由主義大師的教誨-知識分子思想的形成靠教育。

台灣教育界的文化,則頗令人難以適應。功利主義社會首重門戶及學位,大學學習過程務虛不務實,是其一。「一掛粽子」的學閥文化,是其二。「朝中有人」搶資源,是其三。顏色是吸引學子投效攀爬的門道,是其四。拉低教育品質劣幣逐良幣的淘汰賽,是其五。「所謂的知識分子」集結,正在進行「知識分子」的反淘汰。這樣的民粹正在褻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所謂的知識分子」正在褻瀆的知識分子的名器。

《結論》

筆者的感想是,在美國,知識(理性)說話大家聽(且看拜登的支持度),在台灣,政治(感性)說話人民信。因為知識分子已被「所謂的知識分子」取代了,官大學問大的封建遺毒復辟了,社會集體廝混,積非成是太久了。

政治,正在拉低台灣人的教育及文化水平。「集體不思考,集體不學習,集體不檢討,集體不負責」(語出大前研一),所以我不相信「學歷高的人就是知識分子」這回事。

王惠珀感懷隨筆》從論文門談教育的品質與品質保證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