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2-07-19 | 優傳媒

維港看雲》七夕快到了

維港看雲》七夕快到了

大批過境市民在深圳灣口岸等候過關。七夕快到了,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人,能夠盡快與夢中人相見。(圖/取自網路)

作者/郭一鳴

「我已平安到家了!」幾天前,老友L從武漢發微信給我,短短幾個字,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L兄是資深港漂,幾年前以專才身份來港,在一家教育機構工作,家人留在武漢,二○二○年初因為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武漢封城,他只好一個人留在香港過春節,想等疫情過去之後才回家。這一等,又過了兩個春節,上一次回家已是三年前,年初以來,他多次上網搶訂深圳「健康驛站」的隔離房間,但每次都是名額「秒完」,正如新任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親身體驗之後所說: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後來L兄通過朋友介紹,找黃牛黨買票,黃牛黨建議他走港珠澳大橋回內地。一張經港珠澳大橋到珠海口岸的專線巴士(俗稱金巴)票,原價五十八元人民幣,黃牛黨開價三千元起,價錢愈高,買到的概率愈大,最高價為五千九百元一張票,即原價一百倍,百分百保證能買到,但必須以現金先付款,L兄回家心切,錢照付。當晚果然拿到一張三天後的金巴票,L興奮得在電話中笑出聲來,大有「漫卷詩書喜欲狂」的感覺,剛好內地宣布將入境旅客隔離「14+7」的措施,放寬為「7+3」。

後來的經過是這樣:L入境珠海口岸之後,當地部門安排送他到江門鶴山郊外一間酒店隔離,酒店新而且僻靜,每晚宿費二百五十元,每日三餐伙食費一百元,不設外賣叫餐。七天之後,當地部門派專車把完成隔離的旅客送到高鐵廣州南站,L搭高鐵到達武漢,出站先做登記,再由專車送他去做核酸檢測,完事後送他到家,完成三天的居家隔離。

以上是一個從香港回武漢家鄉探親的真實故事,真是道阻且長。其實L已算幸運,筆者另一個友人P女士,八十多歲母親獨居廈門,以前她定期回鄉陪同母親來港看病拿藥,自疫情肆虐以來,至今未能回去探望老人。一名在廣州設廠的商界朋友,最近一年多只能透過視頻與內地員工開會。

就在L身處鶴山的隔離酒店期間,深圳有關部門宣布,隔離酒店房間由原來一千三百間增加至二千間,為堵塞黃牛黨炒賣香港入境旅客訂房的現象,將網上訂房的做法改為搖號抽籤預約。健康驛站網頁系統每天朝九晚六開放預約,每晚八點公布搖號結果。除此之外,深圳增設七十歲以上長者、十四歲以下無監護人兒童、孕婦、直系親屬病危/去世人士等八類特殊人員入境申請,不佔用每天健康驛站的預約名額。

另一邊廂,香港特區政府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日前宣布,目前市民使用的「安心出行」掃碼系統將考慮採用實名制,又建議分為紅、黃、綠碼,確診者為紅碼,外地抵港者為黃碼,陰性則為綠碼。「三色碼」的做法與內地健康碼看齊,相信有助與內地防疫措施對接,而實名制也可令內地對香港入境旅客更有信心。

盧局長之前曾任港大深圳醫院院長多年,熟悉內地防疫措施的運作及相關部門的關切,上任之後更為主動與深圳方面進行溝通和互動,新人事新作風,取得明顯成效。至於有人擔心實名制的私隱問題,擔心會否有人濫用紅碼作其他用途等問題,政府必須多作解釋,減少疑慮。

在解決涉及港人回內地的問題上,近日港深兩地相關部門的態度更加積極,措施有成效,廣大市民有目共睹。但是,這些措施遠未能滿足市民的願望。新冠病毒肆虐兩年多,Omicron還在不斷變種,今日是BA2.12.1,明天是BA.4、BA.5,究竟疫情會持續多久,半年?一年?還是兩年甚至更久?

全世界沒有人知道答案,而廣大市民期望盼望的是盡快恢復正常通關,這也是十三日特首和司長與一眾立法會議員首次前廳交流會其中一個主要話題。實際上,通關不僅是一個民生問題,也是經濟問題,無論是三年前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還是不久前公布的前海方案、南沙方案等等,在目前口岸防疫措施下,根本難以付諸實施。

與其兩地相關部門在預約酒店的數量、入境人數以及隔離天數等方面做出加加減減的調整,倒不如想辦法突破固有框框,尋找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例如讓港澳地區的防疫措施和防疫標準,與大灣區其他九個城市互相認可,如此一來,持香港綠碼的市民可以免檢疫入境深圳珠海,而大灣區內地居民持綠碼亦可來港自由行,如證實這樣做風險可控,下一步可擴大至其他省市。

七夕快到了,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但願被疫情分隔經年的有情人,能夠盡快與夢中人相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維港看雲》七夕快到了

作者簡介

郭一鳴,現任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副主席,《大公報》專欄作者,家園基金董事。曾任《成報》副社長兼總編輯、《新報》總編輯。

出版評論集《國運,你信不信》、《時事碎片》、《時事+1》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