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3° )
氣象
2024-02-21 | 優傳媒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一樣遊海兩樣情》。想不到在大年初五,發生事故。大陸漁船被台灣海巡艇,一路“追殺”,竟然是四人落海,兩人死亡。現在可謂是廈金海域,風雲驟變。這是不是意味著,新的變化,會導致“廈金大橋”的進度提前?還是意味著《一國兩制,統一中國》與《三民主義 統一中國》,這兩大招牌,即將碰撞出激烈的火花?(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我於上月初,1月8日下午,在廈門搭船“航海遊”。主要觀賞兩個“景點”。這兩個景點,對我來説,確實是十分有趣。

船先在海中疾馳,海風襲來,吹面如刀。忽然間,船速減緩,又熄了火,任其漂浮,我們朝對岸看去,看到的是金門外海,大膽島上的一排大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我們的第一個景點,就是觀賞,大膽島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大標語。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俗語説《往事如烟,逼取便逝》;我倒是認爲《往事如烟,逼取輒現》。

很多古老故事,因觸景而生情。零零碎碎的故事,再串聯起來,就描繪出了一份寬廣而感傷的畫頁。

1.誰保衛了台灣?

古老的故事,包含了在那個煙硝彌漫的年代,在廈門與金門之間,發生的好幾場戰役。

先是在金門北邊,廈門偏東北的大嶝島與小嶝島,在1949年10月9日至11日,經歷了兩晝夜激戰,相繼被共軍佔領。國軍防守廈門,失去了北面的屏障。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10月15日至17日,旋不接踵,三天時間,共軍攻佔廈門。這是一次很成功的渡海登陸作戰。共軍因而躊躇滿志,兵鋒直指金門。

蔣介石在當時可能期望,效法鄭成功,以廈門為司令部,以台灣為後備基地,進可攻,退可守。

鄭成功當年就曾沿海北上北伐,一度攻克鎮江,數度威懾南京,不幸都功敗垂成。蔣介石對這段歷史,應該是很清楚的。這段歷史,對他很有參考價值。

此外,當時内地還胡宗南的幾十萬大軍留駐大西南;抗日名將薛岳駐守海南島。蔣介石的情況,比鄭成功好得多。

共軍迅速拿下了廈門,國軍失去前沿陣地,對蔣介石又是一大挫敗。共軍磨刀霍霍,準備渡海,一舉拿下金門,情勢對國軍十分不利。

接著就發生了,改變歷史的,著名的《古寧頭戰役》。1949年的10月25日至27日,三天之間,共軍三個多團9千餘人,在金門,或死或傷或被俘,無一倖存。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金門古寧頭戰役,是國共内戰以來,共軍傷亡最慘重的一場戰役。捷報傳到蔣介石,蔣介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直覺以爲他的下屬又在謊報軍情。他過去確實是被騙了太多次了。

國軍的指揮官,是抗日名將,陝西籍的胡璉將軍。胡璉與金門淵源很深。1958年的《八二三炮戰》時,胡璉再任金門防衛司令。

兩次與台灣命運交關的金門戰役,胡璉都是金門的司令官。

爲了改善軍人生活,胡璉從中國東北引進高粱品種,在金門種植成功,後來才有了聞名全國的“金門高粱”。

胡璉對金門的感情很深。胡璉逝世之後,他遺命將骨灰撒在金門海域。他要這樣做,一方面是承載他對金門的感情;另一方面,金門海域離他家鄉陝西華縣,更為接近。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2.大膽島看板

大膽島位於金門與小金門的西邊,廈門島與鼓浪嶼的南邊。在大膽島的西邊,有個更小的島,叫二膽島。大膽島與二膽島的原名,是大擔島與二擔島。

1950年3月,共軍悍將韓先楚,無畏於《古寧頭戰役》的渡海慘痛經驗,毅然出兵。韓先楚部隊以木船渡過瓊州海峽,登陸海南島,在二個月的時間内,全面“解放”了海南島。

韓先楚一戰成名,他以放牛娃貧賤出身,在1955年授勛為“開國上將”。

共軍三野粟裕與葉飛部隊,在《古寧頭戰役》慘敗,對於渡海戰役,多有膽怯觀望之心。四個月之後,四野的鄧華與韓先楚部隊,渡海拿下海南島,重新振奮共軍跨海作戰的士氣。

在“解放”海南的二個多月之後, 7月26 日,共軍發動“大二擔島戰役”,企圖奪取大擔島與二擔島。大擔島守將史恆豐,屬胡璉將軍麾下,再度擊潰共軍,成功守住了“大二擔島”。

蔣經國於1951年巡視大擔島,將“大二擔島”改名爲“大二膽島”,喊出了《大膽挑大擔,島孤人不孤》的口號。並且在島上的一塊巨石上,刻下《島孤人不孤》五個大字。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大二擔島戰役》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大膽島離小金門很近,從大膽島架設炮臺,可以輕鬆攻擊小金門。

設若共軍拿下了大膽島,小金門就守不住了。小金門離金門很近,共軍若拿下小金門,金門就守不住了。

據説,當時的情況是,如果史恆豐將軍丟了大膽島,美軍就得要協助蔣介石撤出金門。

史恆豐也是陝西華縣人,與胡璉同樣來自於西嶽華山山脚下的縣城。華山是個巨大無朋的岩石山。出身於華山山脚下的胡璉與史恆豐將軍,奮戰精神恰如華山般的巍峨屹立。

3.《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新解

1979年鄧小平全面掌權之後,長達20年之久的金門炮擊宣告結束。

中國大陸訂定了“一國兩制”的對臺政策。

於是老共在廈門椰風寨海灘,豎立了大型標語 《一國兩制,統一中國》,以昭告其對台政策於天下。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蔣經國對於北京的呼喚,作出了回應,就是在大膽島上,漆上了巨大的標語《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這個大膽島巨大標語的具體成效,就是成爲廈門觀光的一個重要的“航海遊”景點。

針對這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標語,各人可以自行發揮想象力。

船上的一位遊客,發表感想說:

“現在大陸已經在實行三民主義了。台灣狗屁不通,其實就是美國的傀儡殖民地。”

另一位說:

“收復台灣了,全中國就都在實行三民主義了。”

很多船上遊客,都笑了。

4.船上遙望金門

廈門“航海遊”的第二個“景點”,就是遊艇到了某點,船長熄了火,指著海天一綫,依稀可見的朦朧陸地說:

“大家看,那就是金門”。

然後,船長指著金門左邊,遙遙相對的一片陸地說:

“你們看到了嗎,那裏有個施工架,造橋工程正在進行作業中。”

我一眼望去,果然有一個巨大高聳的、長柱形的施工架。因爲距離有些遠,我看得不是很真切。

“廈門這段已經做好了基礎工程,就等金門了。”船長繼續説。

“我們的時間表已經有了。”

“是玩真的哦?”有個遊客說。

“就是《廈金大橋》,以後通車,方便了。”另一個遊客說。

同船的遊客中,有位自稱是“解放軍”。

解放軍說:

“我當了幾年解放軍,我可以負責任的跟你們説,解放軍是有“政策”的,解放台灣,絕不會殺人。”

我看了看他,年輕人,滿臉青春痘。我有些嘀咕,這小子,到底懂多少,開口瞎扯,誰不會?

5. 結論

我1月8日,在廈門遊海,遙望兩大景點,一是大膽,一是金門。

《一樣看花兩樣情》,同條船上,有來自於大陸内地的,有來自台灣的。我想,可謂是《一樣遊海兩樣情》吧。

我回到台灣,歡喜過年。想不到在大年初五,發生事故。大陸漁船被台灣海巡艇,一路“追殺”,竟然是四人落海,兩人死亡。

現在可謂是廈金海域,風雲驟變。

這是不是意味著,新的變化,會導致“廈金大橋”的進度提前?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還是意味著《一國兩制,統一中國》與《三民主義 統一中國》,這兩大招牌,即將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我們且拭目以待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薛子隨筆》廈金《航海遊》雜感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