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4-02-22 | 優傳媒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秦始皇不讓胡馬度陰山,建了長城。筆者與金佩齡在幾小時內即度過陰山,到塞北體驗秋風獵馬,再度過興安嶺,攀了金山嶺長城。

作者/王惠珀

《前言》

看《雍正王朝》電視劇,想著高陽的《清朝的皇帝》,才知道雍正忙於國政,兒子乾隆帝其實是康熙隔代教養培養的通才。清廷注重教育,家規嚴格(眾皇子卯時4:00 am上早課),皇帝勤政(朝官辰時7:00 am上朝),以嚴謹的科舉制度海選舉才,不在口袋裡找官。

如此看來柯文哲市長任內施政的嚴謹像清廷,選前在校園演講的也是有啟發性的政治教育,所以年輕人服他。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高陽的清宮內外史冊帶給筆者極大的休閒樂趣。

愛新覺羅雖然漢化,但不忘本命,秋獵是皇室必修的功課,地點就在內蒙古與河北交界的壩上草原。皇帝在此打圍秋獵,也在此接見蒙古部落王公。

為慶祝畢業50年,去年秋天我與大學同學金佩齢教授參加了廖泰基老師的「壩上秋攝及金山嶺長城攝影創作」團,從北京北行,度過陰山到內蒙自治區的烏蘭布統壩上草原,去體驗秋風獵馬。

另一個吸引我倆去塞北的原因,是想體驗沙漠變森林的傳奇。走在壩上草原的路上,看著沙塵暴就這樣被現代治沙科技治成了塞罕壩國家森林公園(面積141萬畝,六分之一個台灣)。

而四通八達的國道則讓我們在離開壩上後,幾個小時就度過陰山及大興安嶺,來到河北承德市,走入時光隧道去金山嶺攀爬長城了(列名世界遺產)。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從北京出發,度陰山到內蒙古壩上草原,再越過大興安嶺去金山嶺長城的旅程。

《壩上草原》

攝影采風需要起早歸晚,太陽未昇時刻在將軍泡子,才能捕捉光影拍出絕美的駿馬踏水奔騰。夕陽西下時分在五彩山,才能逆光拍出夢幻百馬奔馳。在大地英豪的敖包圖,前一秒一群駱駝才優雅地凌空漫步於沙丘上,後一秒卻玩起駱駝冲沙,飛奔而下,逗樂了所有的鏡頭。壩上的精采真是攝影家的天堂。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塞北秋風獵馬,木蘭圍場真是攝影家的天堂。

此外,透風溝、南井、北溝、楊樹背的大草原,暖水河、小河頭的白樺秋色,在晨霧、日出及晚霞中,伴著蒙古姑娘的奢華服飾,都是攝影家的最愛。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塞北風光,壩上草原秋景。

《追求卓越:改造沙漠》

離開烏蘭布統南行,一路上藍天白雲,大地乾淨得像被雨水洗滌過,滿山的白樺樹則將陰山染成金黃色。這個位於沙漠邊緣的壩上草原植被很淺,昔日是「風沙緊逼北京城」的北大荒,歷經數代人60年的植栽治沙,變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我們就在塞罕垻森林公園裡迂迴了數小時,來到大興安嶺。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塞罕垻國家森林公園是治沙有成,中國在節能減碳與環境保護上是玩真的。

沙漠變綠洲,在大陸已非奇聞。除了毛烏素沙漠已消失變成綠洲外,庫布齊沙漠引進50億噸的黃河水,種樹的存活率提高後,沙塵暴減少了95%,他們在沙漠放生500萬隻兔子,也成了經濟作物。在額濟納沙漠,則以生物多樣性的概念研發出甘草與雞共生,這沙漠產業帶動了千人就業及70億的年產值,聽說防沙治沙經驗(know-how)已經引起中東國家的關注(2023國際防治沙塵暴大會)。

佩齡十四歲才離開大陸到香港,後進入台大,與筆者成為藥學系同窗。她感嘆道:「1960年代考不上高中及大學的學生被送往北大荒,參加“建設偉大的社會主義新中國”。民間多有怨言,但歷史有其縱深,政策有遠距和寛視野的前瞻性,經過時間的考驗,就看出了毛澤東的信念和魄力。」

《攀爬長城》

夕陽西下的金山嶺,天空五彩斑斕,城牆被鍍上金光。我們攀上了大小金山,沒有孟姜女在野嶺哭城的蕭瑟,只有老嫗面帶驕傲的雀躍。

秦始皇因禦胡而建長城,但胡人越過陰山統治華夏後,卻被漢化了,積累出多元民族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所以歷史屬於所有人的共同記憶,非政客可宰制,故國江山更是歷史所依傍,與政治無關。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我們在金山嶺攀上大小金山,拍到野嶺的蕭瑟以及夕陽下長城的彩霞斑爛。

《跟隨達人追求卓越》

感謝廖泰基老師讓我參加攝影行程,更感激年輕的蘇建彰/黃淑敏伉儷對兩位老嫗的呵護關照。想一覽塞北風情,請看同行攝影達人的空拍影片《烏蘭布統壩上草原》https://youtu.be/Q5kHDeWRBHY (石頭Su攝);《秋色漾壩上》第一集https://youtu.be/l50eclDEDE0?si=kZ6_rLyI35lV9l9C(Huang Toby攝)。

筆者選擇參加專業攝影及城市速寫團,因為達人們喜歡當早鳥探索秘境,避開觀光路線的擁擠及喧囂,才能聚焦追逐美學。達人們在美學中追求卓越,我則在跟著達人學習中得到成就感。

《結語》

佩齡遠從溫哥華回來參團,我準備了兩支登山杖去逐夢。告別時我們相約鍛鍊身體,這拐杖等著帶我們上廬山。蘇軾說:「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等了五十年,我們才在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的帶動下,逐夢成功。人生苦短,但仇恨苦長,心狹思窄的政客為何要操弄仇恨,斷了人民跟團去逐夢,還有認識歷史的機會,實令人不解。


王惠珀感懷隨筆》七十而從心所欲,我們度了陰山攀了長城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