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3° )
氣象
2024-02-28 | 優傳媒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崔健有首歌,歌名《不是我不明白》: 《過去我幻想的未來 可不是現在現在才似乎清楚 什麼是未來 噢……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誰知道呢?也許在未來的三四個月之間,這世界就有了,目前所想象不到的變化了。(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大年初五,2月14日,廈金海域發生撞船事件,導致兩人死亡。事件迄今已兩周,不但沒有緩和,反而可能引發更多變化。

事件一開始時,台灣海巡署聲稱,海巡船只是在“驅離”非法入境的大陸漁船。既然如此,我且從警察“驅離”違規停車説起。

1.警察驅離違規車輛

一輛汽車,違規臨停路邊,警察過來開單,若人在車上,就會立即離開。有時候,人在沿路小店用餐,或是辦點急事,違規路邊停車。警察來了,作勢開單,車主會快步趕來,一邊跟警察揮手,一邊鑽進駕駛座,趕緊駛離現場。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這種事,台北每天會發生幾百次。警方這種行爲,就叫做“驅離”。

“驅離”行爲,警民雙方,皆有默契。一般而言,都是“你來我走,互不爲難”。

如果車主沒有及時趕到,警察完成開單,車主被罰,無話可説,繳費結案去吧。一般車主會自行檢討,下次“眼睛要放亮一點”,“聲音要喊大一點”,或是“腿要跑快一點”。再不濟的,就是把每年“罰款準備金”的預算,提高一些。

現在設想另一幕場景,“違規駕駛人” 開車離開,警察一路“追尾”。警車大,馬力強,還配備槍支火炮,蓄勢待發。這就不能説是“驅離”了。

再設想,警察有他們的“轄區”。當違規人已脫離了警察的“轄區”,警察依舊窮追不捨,甚至還鳴槍示警,這種行爲,已不是“驅離”或“追尾”,而是“追捕”或是“追殺”了。

如果警車追上去,用力撞向“違規車”,撞翻了車,車子前座兩人受撞致死,後座兩人,僥幸存活。這樣的行爲,應是含有仇恨心理的“蓄意追殺,致人於死”,可以說是充滿惡意的行為。

2.“黑命貴”與“陸命貴”相似

2020年,美國非裔青年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蘇達州,被白人警察當街壓住喉嚨,老黑拍地呼喊“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求救。白人警察不予理會,老黑窒息而死。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美國多年來,白人警察殘暴執法,導致老黑致死案例,層出不窮。這次的“我不能呼吸”事件,引爆了美國社會的長期積怨,造成全國性的 “Black Lives matter”示威運動,運動聲勢,極爲浩大,得到國際聲援。

“Black Lives matter”在台灣翻譯爲“黑命貴”。這個翻譯不是很準確。準確翻譯,應是“請不要漠視老黑的命”。

“黑命貴”三字,雖不準確,因爲精簡,可以接受。

“黑命貴”運動,所反映的問題,是白人警察心理上,敵視或是藐視老黑。在執法時,把“老黑的命”,不當回事,動輒殘暴對待。搞死了,也無所謂。

廈金海域的“撞船死人”事件,也很類似。台灣海巡署,在心理上,就不把“大陸人的命”當回事,甚至以打壓大陸漁船為樂。

類比於美國的“黑命貴”,我把這個“廈金海域”事件,簡稱爲“陸命貴”事件。

“陸命貴”事件,在大陸引起軒然大波。民間與官方都激烈反應,發言正告台灣政府,“不要漠視大陸人的命”,“大陸人的命也是命”。

如果海巡署面對的是美國人、日本人、乃至於菲律賓人,就絕不可能如此輕率草菅人命,如此態度傲慢。

案發兩星期後的今天,台灣相關單位,依舊堅決拒絕“查清真相、認錯、道歉、賠償”。

尤其荒誕的是,海巡署撞翻陸船,致人於死,竟然拿不出“錄影記錄”。對此説法,任何具備理性思維能力的人,都無法接受。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我們在台灣買車,車上的“行車記錄器”是標準配置,是一定有的。警察車上,也是一定有的。

海巡署的船,負責執法,豈能沒有“錄影記錄”?若有任何執法上的爭議,沒有了“錄影記錄”,如何爲自己的合理做法作證?

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錄影的記錄”對海巡署不利,海巡署就乾脆把“錄影記錄”,完全銷毀。

3.台灣令人費解

台灣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地方。祖先來自中國,說中國話,吃中國菜、信中國神,又完全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甚至鄙夷中國人。

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國,製造業也是世界第一。中國的經濟體量世界第二,軍事綜合實力也是世界第二。

中國大陸對台優惠讓利,造成對台貿易逆差,去年已高達1300億美元,遠超第二大逆差國澳洲的 816億美元。

台灣與中國大陸相比,台灣人口只有大陸的1.6%,面積 0.3%。

弱小的台灣,特別樂於對强大的中國大陸,施展“語言霸凌”,譬如説要把進口的美國萊豬,做成肉乾肉鬆,賣給大陸人吃。

台灣人一旦有機會,也樂於對大陸人,施加行爲暴力。譬如海巡署在過去八年,“驅離”了逾九千次的大陸漁船。

所謂的“驅離”,想必是包含了非常多次的“追捕”、“追撞”、與“重罰”。

這次的“陸命貴”事件,相信是衆多事件中的冰山一角,因意外而得到曝光。

台灣相比於大陸,是如此的弱小;台灣的經貿,受惠於大陸,是如此之深厚;台灣面對大陸,卻又是如此倨傲,盛氣凌人,令人費解。

4.後續動作

這次“陸命貴’事件,將影響深遠。

首先,這次事件, 引發大陸民間憤慨,逼使大陸官方重新檢討對台政策,並已做出調整。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從大陸官方的一些發言,可以察覺出其中變化。

第一次國台辦發言,是“這次事件,傷害了兩岸人民的感情。”

第二次國台辦發言,改口為“這次事件,傷害了大陸人民的感情。”

顯然,迫於大陸輿論壓力,國台辦對於大陸與台灣的人民感情問題,已經做出了“區分看待”。

大陸人民,與台灣人民的感情,已經不是一條路上的感情了。或者説,國台辦已經承認,多數台灣人對大陸人,其實是不具備“同胞”感情的。

大陸過去一直把台灣人當同胞,是個美麗的錯誤。或者説,是個自欺欺人的官方措辭。這次“陸命貴”事件,讓大陸清楚覺悟到,很多台灣人,不但不把大陸人當同胞,甚至是當敵人看待。

大陸三朝國師,習近平的智囊王滬寧,在2/22日至23日的《2024對台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也違反慣例,沒有再提“兩岸一家親”與“和平統一”。

在具體動作上,大陸海警船,已經做出公告,將“全面接管”金廈海域。大陸有的自媒體開玩笑説,金門海巡署人員,即將全部“下崗”待業了。

有的自媒體猜測,大陸的海警船,下一步將會是“全面接管”澎湖海域。

接管澎湖的下一步呢?很自然的,我們就會想到施琅平台的歷史故事。

施琅先拿下了澎湖,一個星期之後,台灣的鄭克塽就投降了

5.要關注“兩會”

我認爲,現在最值得關注的,是即將在3月4、5日召開的“兩會”。

所謂的“兩會”,指的是“全國人大”與“全國政協”會議。依據中國大陸體制,這兩會代表的是全國民意。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如眾所周知的《反分裂國家法》,就是在2005年,經由“全國人大”通過,當天就由國家主席胡錦濤,簽署生效實施。

如果兩會提出 “對台新政策”,再經由習近平簽署生效,中國政府執行 “對台新政策”,就有民意與法源基礎。

蘇東坡赤壁賦有曰 :“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世界上的事,說不變,很久不變;説變,突然就變了。

兩岸的事,我看也是如此。說不變,很久不變;説變,哪天一下子就變了。

如果在5.20 賴清德上任前一天,北京突然宣佈,海警船將巡防澎湖海域,賴清德將如何面對?

美國爸爸會來嗎?我看不會。

爸爸不來,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怎麽辦?再哭也沒用吧。

記得多年前,大陸的“搖滾樂之父”崔健有首歌,歌名《不是我不明白》,節奏活潑,歌詞生動。

歌詞中,有這樣的句子,我很喜歡:

《過去我幻想的未來 可不是現在

現在才似乎清楚 什麼是未來

噢……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

誰知道呢?也許在未來的三四個月之間,這世界就有了,目前所想象不到的變化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薛子隨筆》廈金海域“翻船事件”聯想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