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2° )
氣象
2024-02-29 | 優傳媒

蘇煥智維新觀點》228與台灣電影產業


蘇煥智維新觀點》228與台灣電影產業

紀念228不應該再停留在政治的儀式,而應該把民主前輩的犧牲粹煉成為文化藝術影視的精神結晶,廣傳於國際,並傳承給下一代,成為民主自由人權的光芒!(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每年228事件的紀念活動,都讓我想起2017年韓國出版的「我只是一個計程車司機」,這一部以當時一個計程車司機的角色所經歷的「光州民主運動事件」,讓人印象深刻。所以每年228,我都在想政府花那麼多錢搞228紀念活動,為什麼不花錢去徵求更好的電影劇本,拍出更感人的電影呢?

228事件有許多大時代感人的故事,非常適合拍電影、電視劇。在目前影像傳播的時代,其實傳播力、宣傳力也是一個國家競爭力的重要一環。韓國在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破產的困局,因為投入電影、電視、音樂、舞蹈表演反而快速躍升,韓國的品牌也在全球界竄起。發展影視產業是一項涉及藝術、內容、文化、傳播力的綜合性軟實力產業。而歷史性事件是拍攝電影、電視劇,非常重要的養分,也是深化思想及文化底藴的重要題材。這些題材政府應該主動投入資源,並以國際競爭力的規格去推動。韓國電影產業的發展經驗的確值得台灣政府借鏡。

台灣有關228及後續白色恐怖事件的電影,過去已經出品的有1、悲情城市(1989)侯孝賢導演。2、香蕉天堂。(王童導演)3、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楊德昌)。4、超級大國民(萬仁)5、好男好女(侯孝賢)。6、淚王子(清泉一村的故事)7、被出賣的台灣。8、返校。其中1989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是在1987年解除戒嚴後二年後出版的作品,當時台灣社會民主化運動蓬勃發展,思想奔放。該片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在法國南特影展、荷蘭鹿特丹影展均獲得獎項。可以說明歷史事件為主題的感人故事,的確是世界共同的經驗,是個非常好的電影、電視的好題材。祇要有好的劇本,投入資金足夠規模,是有機會得到認同的。


蘇煥智維新觀點》228與台灣電影產業

228事件因為涉及從來日本殖民統治政權到國民政府軍事統治台灣,涉及文化、語言、思想及軍事威權統治問題。所以題材涉及的市場定位應該不主是台灣的市場,應該包括華語及國際的市場。並且市場人口應該有1億以上人口的潛力市場,這個市場規模相對於韓國市場應該更大。所以台灣在電影產業的市場定位,應該不要局限於2300萬人口的台灣本土市場。而目前網路串流的全球化,台灣發展以歷史事件為主題的電影、電視,也應該是有機會。

影視產業在全球網路寛頻時代,應該要列為國家的戰略性產業,政府應該帶頭投資。尤其是228及後續白色恐怖時代等歷史事件的電影,對於促進族群融合及人權保障意識的提升有很大幫助,對於提升台灣人民的民主素養及文化內涵有很大幫助,政府更應該帶頭投資;並以國際市場競爭的規格來投入。好的電影,尤其能夠得到國際肯定,成功流通的電影,其外部效益很高,也能帶動觀光及流行產業。

紀念228不應該再停留在政治的儀式,而應該把民主前輩的犧牲粹煉成為文化藝術影視的精神結晶,廣傳於國際,並傳承給下一代,成為民主自由人權的光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蘇煥智維新觀點》228與台灣電影產業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