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1° )
氣象
2024-03-11 | 優傳媒

雄哥小唱》羅福星們:「以獨促統」重建大中華的追尋


雄哥小唱》羅福星們:「以獨促統」重建大中華的追尋

羅福星成仁前夕遺言:殺頭有如風吹帽,敢在世上逞英雄…我不過是欲雪國恥,報同胞之仇而己。死有何懼,我將以笑迎死耳!「殺頭有如風吹帽」是所有「羅福星們」的共同膽識。「這個政府」將在全台廣插數十個「228不義」標籤,其中包括許多監獄,而這些監獄,也曾是關過、殺過「羅福星們」的監獄。無知者,或可被燃起無中生有的仇恨;有知者,實在悲痛感慨!(圖/取自網路)

作者/吳統雄(臺灣民調創始人)

本專欄《羅福星殉難日▪日本總督府也標「不義遺址」?》指出了羅福星的名句:「獨立彩色漢旗黃…莫負生平愛自由。」,綜觀他的遺作,他一生的志業就是由日本殖民者手中獨立,回歸「漢旗黃」;進一步重建大中華,追求彩色全人類和平自由的大同世界。

有此追尋者,不是羅福星一個人,他也不是第一位。更多台灣列祖,反映了「以獨促統」思想在台灣的深耕、茁長,與受到各種嚴酷挑戰的過程。

日本留下了「羅福星們」的審訊記錄,是要證明這些人是「匪徒」,恰好也證明了他們是民族民權主義者!

歷史是個多面體,從不同的角度,會看到不同的光明與陰影。對歷史的詮釋,反映的是詮釋者的心態與倡議。

在各種挑戰中最悲哀的,是現在有些政客扭曲了「羅福星們」熱血捐軀的理想,變造為「仇恨動員」的力量。把「制度的不同,扭曲為認同的不同」(請參見《非統獨爭議,乃認同制度混淆》)。如果操作過頭,倒無法排除另一種「以獨促統」的可能。

回歸知識面,「以獨促統」的概念曾締造了一個史上最輝煌的國家:美國。歷史已浮現一個定律:對地方自治更大容許,反而更能維繫大型的國家。

台灣無異中土 獨立實驗新政

以台灣作為重建大中華的基地,早從託名陳永華創建的「天地會」,就已經有了實質活動。

1895年清廷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住民爲了因應國際形勢宣布獨立,「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公告:「台民忠義,不肯俯首事仇…今須自立為國…仍應恭奉正朔,遙作屏籓,氣脈相通,無異中土」。明示台灣並未脫離中華,但當時的清政權太不爭氣,所以更宣告:「國中一切新政,應即先立議院,公舉議員,詳定律例章程」,亦即「獨立」目的也在制度上改革重建,作為大中華的實驗區。

羅福星是早期鼓吹從日本殖民地獨立者,也奉獻了慘重犧牲。

在只有思想交換,沒有任何人從事抗爭行動的情況下,日本殖民者發動了2次大逮捕,合計有921人遭到偵訊,646人被逮捕,被判有期徒刑285人,其中261人為5~15年重刑。

以羅福星為首的20位思想異議者,被判死刑。

大部分受難者都沒有留下記錄,因為被日本法庭以針對「土人(台灣人)」的《匪徒刑罰令》,栽贓為「匪徒」,他們根本不被視為平等人民。

但有些特殊背景者,日本還是有留下官方記錄與當時報紙的報導,我們看見更多「羅福星們」的血淚真相。

葉水全 貴公子慷慨革命代言

葉水全正是對「台灣精英」完全莫須有大滅絕的具體證據。

日本苗栗支廳長拷問葉水全:「你是有身份的人,是擁有五萬元家產的公子,為何做出這種顛覆國家的事?難道你不知道,這是要處死刑的嗎?」。

葉水全慷慨答道:「知道,這是要殺頭的,但是你可知道台灣人是如何的痛苦?你們日本官吏,不以德服人,而以力虐人,你高高在上,你部下胡作非為?蠻不講理的警察,捕捉無辜百姓,不問是非,濫刑屈打,這哪像文明國家的警官?你是官,我是民,你愛怎樣就怎樣,我也無可奈何!」

支廳長又問:「你們革命黨共有多少人?」

葉水全再答:「全台灣300萬同胞,凡是有靈魂的人,無不入會,革命黨到處都是,難道你不知道?你們的巡查補、密探,很多都是黨員?不必多問,要殺就殺吧!」

黃員敬 白髮老將明察政權、國族之異

黃員敬曾是「台灣民主國」黑旗軍劉永福的部屬,沒有返回大陸,在台灣隱居山林。《台灣日日新報》有一段記實:

「他們是抗日革命的司令官,是羅福星的左右手,在對法庭審問時,態度十分冷靜高傲,特別是白髮老人黃員敬對著庭上法官說:『我是革命黨員,其餘被告並沒有入黨、也不在場、也無參與事件。』其氣魄大有好漢做事好漢當,一人做事一人當的豪氣。」

黃員敬毫無懼色的說:「本人負召募黨員之責,台灣人被日本人壓迫到難以生活了,依此情形觀之,無論經過多少時日,也沒有抬頭的日子。所以我們既使拚掉自己的生命,也要爭取我們的尊嚴和應有的生存權。清廷無能,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現在清朝滅亡了,台灣土地應該歸還給中國…」

黃員敬把「政府政權」和「大中華概念」分得十分清楚,是當前有些人都做不到的。

欲彰殺氣栽「匪徒」 恰證義氣真「烈士」

其他侃侃陳詞者還有如下各代表。

李雙傳:「我目的在與中國軍隊相呼應,殺你們日本人,恢復本島台灣人的尊嚴。」

吳阿娘:「台灣原來係中國人之領土,清廷擅自割讓與日本,今中國本土已將清廷推翻,新建民國,本島之中華民族,亦應奮起,擊退日本人,將本島復歸中國。」

柯克實有一段特別記錄,法官問他:「你們要反抗我政府,你們武器從哪裡來啊?」柯克實毫不猶疑的說:「何必要武器,我們就算是用石頭,也可以殺死你們日本人啊!」

日本留下這些記錄,是要證明這些人是有殺氣的「匪徒」,但恰好證明了台灣人是有義氣的「烈士」!并非後來少數被高壓馴服的「皇民」。

殺頭有如風吹帽 重建中土與邊疆

羅福星成仁前夕遺言:

殺頭有如風吹帽,敢在世上逞英雄…我不過是欲雪國恥,報同胞之仇而己。死有何懼,我將以笑迎死耳!「殺頭有如風吹帽」是所有「羅福星們」的共同膽識。

羅福星在獄中最後一首藏頭詩:

中土如斯更富強,華封共祝著邊疆,

民情四海皆兄弟,國本苞桑氣運昌。

孫真國手著先唐,逸樂豐采久既彰,

仙客早貽靈妙藥,救人千病一身當。


雄哥小唱》羅福星們:「以獨促統」重建大中華的追尋

羅福星成仁親筆遺言。(圖/取自網路)

號召新未來「中華民國,孫逸仙救」,也再次反映了,以制度改革作為中土與邊疆、大陸與台灣共同重建大中華的心願。

後來蔣渭水的《臨床講義》,繼續強調台灣人民不僅要由日本獨立,不僅回歸大中華,更要將自強、健康的藥方造福大中華、全人類。這是真正台灣自立自强者的一貫思想,另文再敘。

悲:島內挑撥仇恨 危:兩岸操作衝突

從「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到羅福星「獨立彩色漢旗黃」。「台獨」2字被部分政客扭曲,用其名,而隱其「以獨促統」之實。

「台獨」反而變成「以仇恨動員」最廉價的口號。

「這個政府」將在全台廣插數十個「228不義」標籤,其中包括許多監獄,而這些監獄,也曾是關過、殺過「羅福星們」的監獄。

無知者,或可被燃起無中生有的仇恨;有知者,實在悲痛感慨!

「這個政府」不僅在島內挑撥仇恨,更毫不遮掩的放縱、甚至操作兩岸衝突,以更擴大仇恨值。如果繼續操作過頭,倒無法排除另一種「以獨促統」的可能。

美國曾經先行 兩岸進化實驗

在知識面,「以獨促統」實為美國立國制度中的重要元素之一。如各州內政獨立性,與獨一無二、彰顯州權的總統選舉制度…等等。

我們應盡量避免被文字所惑,不要以情緒面看一個廣博概念。

同樣以知識面看鄧小平「一國兩制」的倡議,其實包涵相同的訴求。鄧小平還有一個被經常忽略的態度:「不急於一時」。

綜合他的多個說話,以及「改革開放」的具體事實,也存在「台灣先導實驗、大陸擴大實施」的意涵,此議題另文再敘。

錦繡山河再添色 天涯兄弟創大同

羅福星在辛亥革命時24歲,寫下《辛亥感言》詩如下(遣墨見附圖):

獵獵寒風徹夜吹,蕭蕭落葉故園悲,

市中有客皆瓦缶,台上無冠不野狸;

破碎山河誰補綴,天涯兄弟合流離,

新亭夜夜添新淚,都在二更月冷時。

表達了政權失能,就必須重建。

同時,中華人民花開葉散,融入世界各地區,統一不僅是疆域的小事,如何達成「天涯兄弟」的福祉,促進世界大同,更是能前瞻者的課題。

台灣忽視了許多自己人類罕有的心靈成就,譬如史上唯一「完全和平」的由「訓政體制」進入「憲政初步」。

科學實驗同時包括發現正因素,與檢視負因素。天下沒有完美事物,在政治體制由「管制-自由」兩端所構成的灰階範圍中,如何尋找相對最適點?兩岸構成了人類唯一出現的「人類行為實驗室」,無言實質運行已經超過一個世代。大陸幅員廣大、人口眾多,需要更長的觀察時間,期望兩岸更多的「羅福星們」堅持繼續和平實驗,兩岸人民未來一定會找到最適的共同生活方式。

我們共同改唱:錦繡山河再添色,天涯兄弟創大同!

----

●參考連結

非統獨爭議,乃認同制度混淆

https://umedia.world/news_details.php?n=202401020156221056

(本文與《風傳媒》同步刊出)


雄哥小唱》羅福星們:「以獨促統」重建大中華的追尋

吳統雄,臺灣民調創始人。世新大學資管系創系主任,曾任教於台清交與美國喬治亞理工等,是喬治亞理工Adoption Modeling 研究團隊首席。歷任聯合報系資訊中心副主任、神通機構高階主管、日商科技公司總經理,因創辦電腦統計民意調查而獲得國家金鼎獎。他是第一代民歌手,擔任過廣電主持人,發表過唱片,是資深公共評論人。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