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7° )
氣象
2024-04-10 | 優傳媒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成都的 “桃花故里”

作者/薛中鼎

我自3/19至 4/2,由四川成都到陝西咸陽自駕遊。我的自駕遊,有三個興趣點。一是春季賞花;二是探訪歷史與地理的相關連結;三是美食。

談到賞花,我就會想到古人的兩首詩句。

一是南唐李後主的詩句:

《尋春須事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

詩的意思很清楚,賞花就必須把握住花開的季節。

另一首是唐朝杜牧的“嘆花”詩:

《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

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蔭子滿枝。》

這是首“隱喻詩”。表面的含意是賞花較遲,錯過花期,甚爲嗟嘆;隱喻的含意是,杜牧看上了一位佳人,後來換了地方工作,當他再回到原地想要提親時,佳人已經結婚生子。他不禁蹉嘆“自是尋春太遲,惆悵怨芳時”。

多年前,我在北京工作。某年早春,我開車到密雲水庫春遊,沿溪水而行,一路上,見沿溪山坡上,桃花李花盛開,美景無限,印象極爲深刻。

桃李都是先開花,再長樹葉。最美的賞花季節,就是爛漫鮮花盛開,樹葉尚未抽芽的短暫花季。一旦長出樹葉,花葉夾雜的景色,就不是那麽的“桃李爭艷,春意撩人”了。

這樣的最美花季,只有約兩個星期。

我這次的川陝自駕遊,事前做出良好規劃,終於“抓住了”最佳的賞花季節。在三月下旬至四月初,處處可見“桃李爭春,花開燦爛,中無雜葉”的美景。

首先,在成都天府機場附近的龍泉驛山泉鎮,有片山區,叫做“桃花故里”。“桃花故里”的桃花李花,遍佈山野。山路綿延近十公里,遊人如織,“農家樂”餐廳散落其間,好一幅太平盛世景象。

我想到白居易的一首《牡丹》詩,略做修飾,寫《桃花》詩如下:

《蓉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皆言桃花美,相隨賞花去》

成都也叫蓉城,早年因芙蓉花多而美得名。我的詩描述,成都薄暮時分,“桃花故里”車多人多,皆因桃花美麗,民衆相携前往賞花。(注解)

“桃花故里”也有白色的李花。我注意到,桃花是朵朵獨立的花瓣;李花的花瓣是圍著枝椏,抱成一團。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圍抱枝枒,“花團”錦簇的李花。

我看了李花,忽然明白了中文“花團錦簇”中,爲什麽用了“花團”的“團”字。李花果然是“花開成團”。

在成都的大道上開車,一路上迎春花處處綻放。尤其是到了成都市北的著名景點,“大熊貓繁育研究中心”,迎春花夾道而盛開,花枝招展,神態張揚。

我想到了中文成語“鮮花怒放”的“怒”字。用“怒放”兩字,來形容迎春花的張揚開放姿態,確實傳神而生動。

在成都的“大熊貓繁育研究中心”,有個“熊貓別墅舘”,大排長龍。據服務人員告知,此舘主人,是中國“顔值最高”的熊貓,名叫“花花”。若要一睹“花花”的芳容,排隊時間要二小時。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成都 “顏值最高” 的熊貓 “花花”。

我不想排那麽久,就從網上搜尋“花花”的嬌容觀賞,順利完成打卡任務。

之後,我到成都植物園,無意間觀賞到了“梨花”。我才認識到,梨花樹竟然如此之高大。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千樹萬樹梨花開的梨花。

唐朝邊塞詩人岑參,有著名的詩句: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我拍了張照片,呈現了具體而微的“千樹萬樹梨花開”。細細觀賞梨花,真是美麗。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細看梨花。

成都的桃花、李花、迎春花、與梨花之後,我下一個賞花重點,是漢中市的油菜花。

漢中自古以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漢中往北,翻越秦嶺,就是關中平原。劉邦與韓信,就是自漢中《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由陳倉道翻越秦嶺,平定三秦,攻占咸陽。

諸葛亮是在漢中屯兵,五次北伐,最後是在褒斜道的北端,受阻於司馬懿大軍,秋風五丈原,漢丞相歸天。是杜甫所謂的《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漢中與南面的成都平原,隔了大巴山脈。古有“金牛道”連通漢中與成都。金牛道上,有著名的劍門關。杜甫有《劍門》詩如下:

《唯天有設險,劍門天下壯;連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

兩崖崇墉倚,刻畫城郭狀;一夫怒臨關,百萬未可傍。》

李白詩中的《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也是在形容行走於金牛道的艱難感受。

總之,因爲漢中是“兵家必爭之地”,所以古跡很多,尤其是三國的古跡豐富。

加之漢水流經漢中,河畔風光旖旎,且漢中的川陝美食兼具,很值得一遊。

在數年前,就有朋友推薦,“漢中油菜花”是特色美景。油菜花原是普通的農作物,用來擠搾食用的“菜花油”。中國“菜花油”的需求量很大,漢中地區水土氣候,適合種油菜花,所以漢中地區,大面積的種植了油菜花。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漢中山野的油菜花。

在“油菜花”開花的季節,漢中綿延不斷的“油菜花田”,仿佛為大地上鋪上了鮮黃色的厚實地毯,壯觀而艷麗。

近年來,漢中的油菜花,逐漸也成了漢中的“觀光重點”。在油菜花季,很多遊客來到漢中,就是爲了觀賞油菜花。

漢中市政府,也每年力推《漢中最美油菜花海旅遊文化節》。油菜花的觀光價值,逐漸超越了農業價值;或者説,漢中的油菜花,正朝向農業與觀光價值的兩維發展,齊頭並進。

我原計劃在2020年,到漢中旅遊,探訪漢中古跡,同時觀賞油菜花。因爲新冠疫情的影響,數年無法成行。我去年曾有意來漢中,規劃晚了,錯過花期,只好作罷。

我今年及早規劃,得到了很好的回報。在三月底,我在漢中停留了五天,遊歷了三個著名的油菜花景區,包含了定軍山的劉家山村、漢台區的皇塘景區、以及南鄭的陳村。三個景區,各有千秋。我偏愛陳村油菜花田,有比較原味的農村景觀,也有類似梯田的層次感。

唐詩有《歸山深淺去,須盡丘豁美》的説法。我在漢中的油菜花之旅,也算是將諸多金黃色的油菜花美景,盡收眼底,略盡丘豁深淺之美。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一路上姿態張揚,沿途“怒放”的 迎春花。“怒”字用的很好。

最後,我要説,縱使時光流逝,歲月如梭,我還是記得,初上小學一年級時,有這樣的課文:

《春天到了,桃花開,李花開。

桃花紅,李花白》

《桃花紅,好像妹妹的臉兒一樣紅。

李花白,好像姐姐的衣服一樣白》。

多少年過去了,不論在台灣,還是後來在美國,我其實一直都沒有機會,好好的欣賞過,綿延成叢的“紅紅的桃花”與“白白的李花”。

我其實一直都不知道,迎春花、梨花、油菜花,到底長得是什麽樣子。

終於在2024年的春天,我在川陝自駕遊,一路上能好好的欣賞到,沿途綻開的桃花、李花、迎春花、梨花、還有油菜花。

我對此次自駕遊賞花之旅,深感回味無窮。

注解:

白居易《牡丹詩》原文為: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

詩中描述帝城長安車水馬龍,市景繁榮,民衆相携前往購買牡丹花。

我的《桃花詩》取材於此。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薛子隨筆》川陝自駕遊雜感-賞花行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