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4° )
氣象
2024-02-16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基因檢測公司23andMe瀕臨下市

基因檢測公司23andMe瀕臨下市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琪拉編譯)

只短短三年前,DNA檢測公司23 and Me可以說是華爾街與矽谷的閃亮金童。不過就是今年,這間生物科技公司就即將面臨要在Nasdaq下市的命運。對此,該公司執行長安妮沃斯基(Anne Wojcicki)則是強力駁斥。

儘管該公司最初很受歡迎,但這家前科技獨角獸的資金已經枯竭,其股價自 2021 年 2 月 17.65 美元的峰值股價以來已下跌了 96%,令人震驚。

23andMe 的股價目前約為 0.70 美元,11 月該公司被告知違反了納斯達克要求公司將股價維持在 1 美元以上的規定。 這意味著它有大約三個月的時間來提高價格,否則就有被退市的風險。

「我們非常清楚這一點」沃西基週四晚上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我們正在做出必要的改變,以使業務可持續發展,然後將使其再次增長。」

23andMe 在 2006 年首次推出時就打破了障礙。因為在當時,科學家估計對人類基因組進行測序將花費約 1,400 萬美元。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執行長沃西基的 DNA 裡卻一直存在著矽谷與創業。 她在史丹佛大學校園長大,她的父親在那裡教物理。 她的母親被稱為“矽谷教母”,數十年來一直在帕洛阿爾托高中教導科技巨頭的孩子,並根據自己女兒的故事出版了《如何培養成功人士》。 安妮的妹妹蘇珊沃西基 (Susan Wojcicki) 是 YouTube 的前執行長。 她的前夫謝爾蓋·布林 (Sergey Brin) 是Google的聯合創始人。

但 23andMe 的命運已經發生了轉變。該公司最近因安全漏洞而受到批評,影響了 690 萬用戶,並且一直在努力尋找一種方法來讓客戶在使用一次性 DNA 套件後繼續使用其產品。 Wojcicki 表示,她和 23andMe 現在主要專注於藥物開發,但這是一項昂貴且危險的努力,可能需要幾十年才能獲得回報。更迫切的問題是:該公司尚未實現盈利,23andMe 最快可能在明年耗盡資金。沃西基表示,這個問題與生物技術產業的低迷有關,而不是內部問題。

Wojcicki 表示,23andMe 的未來在於利用他們的 DNA 資料庫來尋找癌症和自體免疫疾病(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和克隆氏症)的治療方法。迄今為止,葛蘭素史克與23andMe的合作已經產生了50多個新藥標靶。 其中兩個已經進入早期試驗階段。 在美國,只有大約千分之一的潛在藥物能夠進入人體試驗。

但藥物發現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從標靶發現到 FDA 批准藥物平均需要 10 到 15 年。問題是投資人是否願意等那麼久。

資料來源:https://edition.cnn.com

[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