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4° / 14° )
氣象
2020-11-25 | Knowing新聞

阿里真要被拆分?-AI大數據觸發StakeholderCapitalism思潮

阿里真要被拆分?-AI大數據觸發StakeholderCapitalism思潮

彼岸螞蟻金服的上市受阻,風波還未平息,前週阿里又被推上風口浪尖,市場正熱議,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這些在網路世代叱咤風雲的電商平臺、是否會走上如20年前的IBM和微軟,還有更早如洛克菲勒和GE的命運,接受反壟斷法洗禮,從而限縮、重組、甚至拆分龐大的企業版圖?

螞蟻金服上市受阻,原因來自市場與監管者對AI與大數據認識的歧義,以及對資產證券化的疑慮(參考:Ant IPO on Hold but a Great Showcase for IP Monetization in China)。一夜之間,700億美元蒸發。

而針對平臺經濟的反壟斷法,則是更巨大的系統性變革,正對電商生態,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意見徵求稿,在雙十一前天晚上出臺,據統計,在隨後的雙十一狂歡中,電商銷售雖創新高,但在全球股市的股價,卻應聲下跌,一天蒸發了一萬億人民幣市值。

事件還在發酵,如果真出現拆分某個電商巨頭的决定,也不必意外。因爲人們逐漸體認,AI大數據,技術本身雖是中性,但如由少數群體獨享,必然要受到公平性與效率性的檢驗。

而事實上,遏制巨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損害參與市場各方的利益,除在法律層面的壟斷法,還有更宏觀的StakeholderCapitalism的倡議。這個複合名詞,正成為國際精英口中的熱門詞彙,世界經濟論壇將其定為2020年度主題。而關切世界繁榮和平發展的各界領袖,也不約而同地對其展開探索。

何謂StakeholderCapitalism?

此一名詞,目前尚無權威中文翻譯,但在MIT史隆管理學院的教育中,一直認為以stakeholder (而非shareholder)的觀點進行公司治理,企業與經濟體,才能可持續性發展。而人類社會的現狀,似乎也暗示,資本主義Capitalism遭遇瓶頸,人類正在十字路口,探索其他的路徑選擇。

其中之一的探索,就是StakeholderCapitalism。吳志揚先生的觀點,認爲在Stakeholder Capitalism下,企業存在的目的,是創造所有stakeholders (包括股東、員工、客戶、供應商、社區、環境)共享的、永續的(sustainable and co-sharing)價值,以彌補現存兩大主流,即股東資本主義 (Shareholder Capitalism)以及國家資本主義 (State Capitalism),在面對各種社會及環境挑戰時的不足。

阿里真要被拆分?-AI大數據觸發StakeholderCapitalism思潮

(圖片來源:吳志揚先生臉書貼文)

StakeholderCapitalism的挑戰

然而,隨著考慮範圍的變大,如何將包括勞方、資方、消費者、股東、員工、客戶、供應商、社區、與環境等等Stakeholders的利益,以量化、科學化、系統化的呈現,成爲一大挑戰。

財務報表所體現的當代會計制度,是資本主義的標誌。雖未盡完美,但以一種相對標準化、可衡量的手段,量化了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但其他Stakeholders的利益或價值,在有限的財務報表中,却難以體現。

管理學的一句名言,無從量化,便無從管理。

如果要不讓StakeholderCapitalism僅僅流於一種思想,而是期望它成為一套可運行、可管理的經濟制度,那麼,對於各Stakeholders的利益或價值,衡量什麼、如何衡量、如何及時衡量、如何準確衡量,變成為無法迴避的技術問題。

這在實踐上是極大的挑戰。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即便是MIT史隆管理學院,這個以數量方法掛帥的學府,在推廣可持續發展倡議(Sustainability Initiative)中,投入了可觀的資源,但積累的成功案例,仍是屈指可數。

這種挑戰,光靠法律與制度,難以獲得全面的解决。或者說,如果StakeholderCapitalism有一天能夠成為一種可行的經濟體制,那必然是科技與法律的共同協作的結果。

AI大數據帶來StakeholderCapitalism曙光

蒸汽機的出現,引發工業革命,進而奠定資本主義經濟形態的基礎。而當今的顛覆性新科技,特別是AI、大數據以及區塊鏈技術,是否會促使StakeholderCapitalism的理念實現?

一個啟發性的例子,可能來自於另一個金融業的熱門名詞《供應鏈金融》。

供應鏈金融,源起於AI大數據的供應鏈領域應用與金融結合。簡單來講,供應鏈金融就是貿易融資與多維度徵信結合。這種結合,由於資訊處理過程複雜,在過去很難實現,但隨著科技的進步、算力的提升與大數據的應用,供應鏈金融開始落實。

舉例說明供應鏈金融的應用場景。蘋果公司在亞洲下單進貨,付款與交貨的時間差,造成貨品交付但貨款還沒支付到位的情況,這時候就是等於供應商以自有資金的成本,融通了蘋果的銷貨,這本身就可理解爲一貿易融資活動。

這種貿易融資,會對中小型企業的營運,産生巨大的影響。如果企業的現金流不足,就沒辦法進料出貨,沒辦法完成生産活動。因此像蘋果這種巨型跨國企業,如何與它的供應鏈協作,在自己獲利的同時,也兼顧協力廠商的利益,這便體現了StakeholderCapitalism的精神。

就如StakeholderCapitalism的理念,中小型企業不是獨立存在的,它有上游的供應商和下游客戶企業。從貿易融資活動的角度來看,在過去,由於沒有大數據和AI的支持,銀行在授信時,只能查閱申請企業自身的財務報表、存貨和應收帳款,無法向企業的上游或下游展開調查,瞭解其交易對象的實力以及對應關係。

這是科技能力制約了制度發展的一個例子。在貸款時,真正重要的是借款公司的還款能力,而不單是它的報表情況和存貨。只是受限於算力和資訊來源,銀行無法做出全面的調查。

然而,現在引入了AI大數據技術,這件事就變成了可能,能够從更全面、更細微的角度,考慮到企業其所在産業和上下游供應鏈,甚至包括了其他圍繞這家企業的Stakeholders,從而將這企業的債信,更及時、完整和準確地呈現出來。

另一個更有趣的例子,來自於《Innovation’s Crouching Tiger》這本書中,所剖析的AI與區塊鏈在創新領域的應用。

阿里真要被拆分?-AI大數據觸發StakeholderCapitalism思潮

在智慧財產權(IP)的管理中,AI、大數據和區塊鏈可以協同作用,來降低資訊風險。舉例說明,專利資訊會儲存在不同機構中,而AI和大數據可以將其連接。

在過去,專利評估師在調查專利上是否設有權利負擔時,需要與智慧財産權管理部門、金融部門、工商管理部門核對。資訊缺失可能會導致專利價值的誤判;而全面的盡職調查,又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資源。因此,評估師需要平衡風險和成本。

而如今,通過利用AI和數據管理技術,可降低上述專利資訊檢索風險。同時,因區塊鏈的時間戳特徵和數據的不可篡改性,也正在減少產權歸屬的糾紛。(見ictiger2020.com)

AI、大數據和區塊鏈科技的整合應用,能從多重來源,收集、比對、分析資訊,並能確保資訊的真實性與及時性,正好能為StakeholderCapitalism體制下,整合衆多Stakeholders資訊的技術挑戰,提供解決方案,賦予法規與財會制度足够的可操作性,而不僅僅流于缺乏客觀標準的指導原則。

結論

世界正塑造新常態,在疫情、貿易戰、顛覆性科技三大變革交疊下,任一個經濟體,都需要摸索出能永續發展的制高點,從而進行戰略規劃、凝聚想法、部署資源。StakeholderCapitalism這種具高度戰略性的宏觀制度探索,將影響人類好幾個世代。猶如蒸汽機的發明所開啟的資本主義時代,AI、大數據與區塊鏈技術的普及應用,或正解鎖StakeholderCapitalism,促使此潜藏已久的思潮,露出端倪。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