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2022-04-25 | Knowing新聞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有關台灣軟體業的發展困境,之前我寫過幾篇文章,談到大部分公司受限於客戶有限,很難開發一個可以被大家使用的共通產品,只能提供客戶量身訂做的服務,因此主要賣的是人力,產值也不容易擴大,這是台灣軟體業者普遍遇到的困境,也很難像台灣硬體廠商擁有全球市占率及影響力。

由於開發產品成功不易,時間也會拉很長,但根據客戶的特定需求提供服務,可以很快就有收入,因此許多軟體業者只能迫於現實,靠賣服務維持生計,至於創業時想自己開發產品的夢想,就只能先放在一旁,或是等到公司確定活下來時,再找機會去實現。

最近,我訪問了亦思科技董事長兼執行長江孟峰,談到他的經營策略與想法,亦思除了服務台灣客戶需求外,還參與了open source(開源軟體)的開發工作,這種看似不可能貢獻收入的投資,卻提供研發人員一展長才的機會,公司也因此大幅提高研發能力,為客戶創造更多的價值。這是台灣軟體廠商很特別的生存之道,藉此專欄與大家分享。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亦思科技的經營團隊,從右至左為董事長兼執行長江孟峰,蔡嘉平博士,總經理范姜冠宇,副總林恬伃)

江孟峰有三次創業經驗,在交大資工所念碩士及博士時,就開始參與創業。1998年,他為了打工賺學費,前後參與撰寫23本電腦書籍,也共同創辦文魁出版社,最後公司還順利上櫃。

2000年,台積電想研究資料探勘(data mining)技術,找到交大統計系及資工系,於是指導教授曾憲雄找上他,讓他又展開第二次創業。不過這個創業很快就遇到網通泡沬的打擊,並不是很成功。

2008年,他與兩位朋友再度創辦亦思科技,這次同樣又是台積電找上門。當時台積電的廠區與設備更多了,資料產出也更加龐大,因此想研究提升資料運算的效率,台積電請亦思協助研究Hadoop,這是一個可以將好幾台伺服器串起來,並且做平行運算的技術。

江孟峰坦誠,當時他根本還不知道有Hadoop這個東西,但秉持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便埋頭下去研究開發。如今,亦思逐步從半導體客戶出發,再跨足到金融業,以大數據、人工智慧及資料串流技術等應用,提供高科技及金融產業做各種創新應用。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亦思科技重視工作與生活均衡發展,要提供工程師一個資訊服務的樂園)

江孟峰說,在亦思十多年的創業過程中,他覺得公司要生存下來並不困難,也不一定要像很多人說的,創業要賣房子才能支持下去,但期間挑戰確實很多,要活得夠久,規模要擴大,也不是容易的事。目前亦思有一百多名員工,營收及獲利也還可以,在台灣勉強算是中型的軟體公司。

在創業過程中,讓他體會很深的是,台灣軟體產業的特色,確實與國外有明顯不同。做產品的成本很高,而且銷售量不大,很難賺錢,因此大多以提供客戶量身訂做的資訊服務為主,不過,他也堅持軟體公司一定要有研發能力,因此積極推動公司參與open source開源基金會組織Apache,目前亦思投入了十個人的研發團隊,並且已有一些被全球普遍使用的開源軟體,就是由亦思工程師所開發。

此外,亦思目前有一位資深架構師蔡嘉平博士,畢業自成大資工博士,目前在Apache開源軟體業是相當知名的人物,在兩個project中都擔任PMC(Project Manager Committer)角色,一個是在HBase,全球目前只有56位PMC,另一個在Kafka,全球只有27位。至於他的整體貢獻度,在四月下旬Kafka已排名全球第14位,另外在YuniKorn大數據資源管理專案排名全球第5位。

所謂的Committer(委員),就像有些國際期刊的編輯一樣,可以決定投稿的paper夠不夠好,能不能用,在開源軟體產業也很類似,委員是對這個技術有影響力的人,至於PMC則是指更高一個等級,是可以主導計畫方向的人物,蔡嘉平正是這樣的人物。

江孟峰說,蔡嘉平對開源軟體很有熱情,晚上可以不睡覺,這種國寶級科學家,當然也不能怠慢,他拿的薪水也比董事長兼執行長的他還高,公司也給他充分空間,自由發揮興趣與專長,這種工作環境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的,因為任何軟體公司,都希望讓每個人負責一個角色,在分工體系有一定任務,但像亦思科技這樣給予一個完全信賴且充分授權的環境,是非常罕見稀少的。

而且,亦思這十位研發人員,就全力投入開源軟體的研究,因為公司也非常相信,對於這種開源軟體,不能只是當一個使用者,這樣對相關軟體技術了解會不夠深刻,只有自己投入開發,才能對它更了解,透過這種開發研究的能力,把自己的功夫練好,才有足夠實力處理更多疑難雜症。

其實,亦思的客戶是高科技業及金融業,很多都是中型或大型企業,像台積電內部的資訊工程師,人才庫絕對比亦思強很多,但亦思一家小小的公司,只有一百多位員工,如何才能服務這些大客戶,又讓大家都很滿意?

江孟峰說,很多公司在規畫未來的軟體系統時,都會考慮採用開源軟體,因為如果去採購大公司的軟體,必需要跟隨這些公司的軟體規畫藍圖,但這樣對公司並不見得最好,因此,當客戶開始採用開源軟體時,就需要有熟悉這些開源軟體的工程師,可以協助企業導入使用及解決問題,同時也進行各種維護、技術開發及服務等工作,亦思就透過這種具備差異化的能力,提供客戶超值服務。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亦思科技舉行員工月會,大家還順便交換禮物)

他認為,開源軟體已經是一個很龐大的社群,其中有來自世界各國的開發者及使用者,都是頂尖優秀的人才,未來這個市場還會更大,而對比台灣顯然不是一個大市場,軟體公司的發展也會很受限,但參與開源軟體的平台,台灣軟體公司的視野得以打開,能力也有機會提升,這是一個很好的試鍊場地,透過開源軟體的開發能力,更能突顯台灣資訊服務業的價值,並進一步開創服務有價的時代。

而且,雖然現在使用這些open source不用付費,但當許多公司都要用開源軟體,還是必需找公司幫忙維護,亦思因為比別人更深入了解,就可以提供別人做不到的服務,解決他人無法解決的問題。

江孟峰帶領亦思的作法,從開源軟體這個較為特殊利基的產品角度切入,也為台灣軟體業指出一個新方向,讓台灣軟體業擺脫只能做量身訂做的服務、沒有機會做產品的宿命。

更重要的是,亦思也亟力創造一個工作與生活均衡發展的環境,公司要求員工六點前一定要下班,都要回去陪家人吃晚飯,常常江孟峰只要稍微在辦公室多講了一下電話,六點多出來一看,就發現員工都下班了。另外,亦思也與客戶形成夥伴而非對立的關係,因為軟體業最常遇到的情況,就是驗收時的對立情況,要先把大家的需求及服務都先溝通清楚,如此才能維繫更好的客戶關係,公司也才會走得更長久。

亦思科技公司的英文名為IS-Land,意即資訊服務的樂園(Information Service Land),要做到像DisneyLand那樣,提供工程師一個資訊服務的工作樂園。從江孟峰兼顧理想與現實的作法來看,確實這個樂園的目標已經愈來愈接近了。

台灣軟體業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 亦思科技參與open source開發,讓資訊服務業效法迪士尼樂園

(蔡嘉平博士戴著Dyson吸塵器,搞笑吸引大家參與亦思科技的研討會)

對於很多產業的經營者來說,現實與理想永遠是兩個需要兼顧的事情,要顧好柴米油鹽,想辦法活下去,又要投入有願景與希望的工作,才能吸引志同道合的人才加入,這不是容易的事,對企業經營者來說也是很大的考驗,亦思科技的經驗,其實可以給很多同業參考。

從企業採訪中,觀察每個經營者如何面對產業發展的困境,是我一直以來的興趣及熱情。這種困境不只發生在軟體業,在很多行業中也都看得到,例如,生技新藥開發公司也很類似,要開發一個新藥,要歷經燒錢的研發及臨床實驗,又要銷售到全世界,是台灣中小型企業難以負擔的,因此很多新藥開發公司的發展歷程,甚至都要先賣保健品或營養品,賺一點小錢,爭取股東支持,然後才能投入燒錢的新藥研發。有關台灣生技醫藥公司如何兼顧現實與夢想,下次有機會再來談!

即刻申請Bankee社群銀行,用交友圈創造新財富!
一鍵進入加密投資市場,點我馬上體驗!
年輕人開始用30美元小額投資,讓外匯交易翻轉你的人生!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