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6° / 25° )
氣象
2024-03-04 | Knowing新聞

【林富元觀點】你瞭解矽谷的來龍去脈嗎?就算天天講「矽谷」的專家也不完全清楚矽谷新創的秘辛趣事

【林富元觀點】你瞭解矽谷的來龍去脈嗎?就算天天講「矽谷」的專家也不完全清楚矽谷新創的秘辛趣事

一位親身歷經半導體創谷的元老矽谷人分享

我居住的社區,最近搬來了一位經歷最早矽谷成形時代的鄰居, Roger Borovoy 羅傑波若彿先生。他在由我好友龔行憲(也是大家熟悉的光纖教父)主持的演講會上,分享了自己參與矽谷開創的趣事,以及為何此地被全世界尊稱為矽谷的來龍去脈。

波若佛先生是麻省理工學院出身,也擁有哈佛大學法學士學位,在矽谷居住了數十年。讀者們或許知道全世界第一家“成功”的半導體公司是矽谷的Fairchild Semiconductor飛兆半導體, 從它衍生出幾個世代主宰全世界半導體的龐大體群。但其實Fairchild衹能算是歷史上第二家半導體公司,因為第一家並未成功,所以鮮少人知道誰是第一家。

這些半導體公司奠定了今日人類生活改變的根本科技。當時參與半導體創業的人士,現今大多已經凋零,能夠聽到碩果僅存的幾位元老本尊分享,感到特別真實有趣。

威廉蕭克萊 William Shockley 開啓先端

1947年威廉蕭克萊先生在美國東岸的貝爾實驗室Bell Laboratory 發明了電晶體。當時科技受人注意的地位遠不如今天,儘管電晶體出現是非常偉大也改變世界的事,當時卻只在紐約時報第48頁刊登了小小篇幅新聞,放在News Of Radio有關收音機的新聞版,標題是很微渺的《可能取代真空管的新技術》。

1956年蕭克萊先生的電晶體技術獲頒了諾貝爾獎。當時有三個人共同得獎,但科技界的人都知道,蕭克萊先生是原始技術最重要的領先貢獻者。

後來蕭克萊先生遷移到位在北加州的史丹福大學繼續研究。別以為蕭克萊先生有如此豐功偉業,就覺得他很偉大?演講者羅傑分享他第一手記憶,評論蕭克萊其實習慣於抬高自己而貶低他人,並且很會爭名奪利。很多他的學生都知道,蕭克萊發表了許多研究報告,不管是否有貢獻或參與研究,他都堅持必須將自己名字放在第一位。熟悉蕭克萊的友人透露,電晶體原先是貝爾實驗室其他人做出來的,起初蕭克萊還不是直接的團隊。但成功之後,蕭克萊欣喜研究了一段時間,整理出論文發表。嚴格説起來,很聰明的人,都會如此努力維持自己高人一等的優越感,用盡方法長期享受眾人敬佩的光環。

蕭克萊要創業將半導體產品化商業化,就到處找資金。當時矽谷還不存在,不像現在遍地黃金,一條街上可以有數十家投資基金。他找到一位阿諾貝克曼Arno Beckman先生願意投資,但條件是得將公司開設在南加州的富樂頓市Fullerton。幸好這筆投資沒有談成,不然矽谷就不會在今天這個風光明媚的北加州,而會在南加州了。

後來阿諾貝克曼終究還是投資了蕭克萊100萬美金,公司設在今日矽谷的山景城,是歷史上真正全世界第一家半導體公司「蕭克萊實驗室Shockley Laboratory」。只不過後來沒做得很好,草草收場。

《矽谷之父》史丹福大學工學院院長特爾曼教授

史丹福大學當時工學院院長叫做Fred Terman 佛瑞德特爾曼,後人稱他爲《矽谷之父》。他的遠見看到本地高科技的發展,會對史丹福大學教授與學生們產生幫助與益處,就提供了許多激勵方案,帶起日後矽谷一貫延綿至今的創新創業精神。半導體界最初的許多重要人才,就是特爾曼從史丹福邀請出來的。

事實上,特爾曼不只協助啟動了半導體產業,他也幫助舉世聞名的惠普公司(從電子儀器到電腦)成立。惠普的兩個創辦人都是史丹福的學生,也是在特爾蠻的鼓勵之下才創立曾經叱吒風雲的惠普公司。

八位背叛者 Traitors 8 創建飛兆Fairchild半導體,啓蒙矽谷

蕭克萊對待員工有點苛刻,所以員工不快樂。羅傑波若佛先生說蕭克萊雖然是科技先驅,但卻是個不好相處不易共事的人。某次有員工將物件放錯位置,蕭克萊十分生氣,就質問所有員工,但沒有人承認。於是蕭克萊就在公司裝了一部測謊機,從此員工還得接受像衙門般測謊的管理,大家都不喜歡。

果然後來8位核心員工就決定離開,另創門戶,建立了飛兆半導體Fairchild公司,也就是歷史上第二家半導體公司(第一家成功的)。蕭克萊稱呼這8人為「Traitors 8 八個背叛者」,一輩子記恨 。在飛兆Fairchild的時候,他們研發將幾個電晶體整合在一起,於是成了Integrated Circuit IC 集成電路,也就是IC產業的萌芽,(另外,當時遠在德州的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大概也在同時期研發了同樣的技術)。

他們在募資過程吃了很多苦頭,拜訪了38個金主都被拒絕,其中包括了當時在製造真空管的大企業。直到他們遇見了 Sherman Fairchild薛曼飛兆先生,才展現生機。讀者們可能不知道薛曼飛兆生是什麼來頭?簡單這麼說吧,薛曼的父親叫做喬治飛兆George Fairchild, 他又是誰呢?原來他跟另一位鼎鼎大名的湯姆華森Tom Watson 共同創立了一家叫做IBM的公司,史上最偉大的電腦公司,薛曼的父親喬治還是IBM第一任董事長。所以他能以大金主身份協助蕭克萊創立第二家半導體公司,將公司命名為飛兆半導體,就不足為奇也理所當然了。

這8位被蕭克萊痛恨的人是誰?最有名的當然就是提出經常被人引用的《摩爾定律》作者Gordon Moore 高登摩爾,他後來與羅伯諾伊斯創立了英特爾。摩爾雖較有名,其實他主外經商,並非技術核心。主內發展技術的諾伊斯,才是英特爾睥睨天下技術的驅動者。其他還有創立超微AMD 的傑瑞桑德斯Jerry Sander,與創建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 的查理史博克Charlie Sporck,他們個個都是半導體歷史上的頂尖人物!

Arthur Rock 投資全世界最厲害的英特爾半導體

現在亞洲滿街的年輕創投家,享受著當年沒有的完整活絡投資結構,以高高在上的金主地位自居。他們不知道以前募資何等辛苦,就連諾貝爾獎得主也得到處吃閉門羹。

摩爾先生與諾伊斯先生決定繼續創新創業,他找到了矽谷有名的亞瑟洛基Arthur Rock先生。讀者們可能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位先生有多厲害,說他是全世界創投業的先驅者(沒有之一),大概業界人士不會反對。簡單的說,他就是全世界最值錢的Apple蘋果公司與曾經領先全球的半導體英特爾Intel公司的啓蒙投資人!

1971年,一位記者Don Hoefler 唐納哈佛勒在電子新聞這份報章寫了一系列報導,第一次使用了 “矽谷Silicon Valley” 這個名稱。業內人士都很清楚,但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半導體原材料是從砂提煉出來的矽,所以半導體之谷就被稱為矽谷了。沒想到大家都喜歡這個稱謂,從此 “矽谷” 就成了我們這個科技興盛區域的對等名稱。

說起英特爾當年開發微處理機也有一些趣事。英特爾之所以獲得巨大成功,當然跟後來加入的安迪格羅夫Andy Grove領導的微處理機有關。現在每家都有的電腦裡,都靠CPU越來越厲害的功能驅動。但在70年代,蘋果電腦仍在混沌嘗試階段,IBM PC還要十年後才發生,英特爾裡面根本沒人知道CPU可以做什麼。所以當時英特爾研發,想到的CPU第一個應用,竟然是做給計程車的費用表smart meter!讀者們想不到吧?

科技業千變萬化,矽谷也在不斷蛻變

以上這些矽谷新創時期的趣事,以及早期矽谷的風起雲湧,都發生在白人圈子裡。但從70年代中期開始,華人便逐漸在矽谷嶄露頭角,80年代之後更是意氣風發的出現許多華人自力創建的科技公司。晚近這幾個世代,來自印度的人才更進入了科技界主流,大家有目共睹。科技無國界,人才智慧互相競爭互相切磋,正是科技業蓬勃的主因,也是科技業如此浩大的力量來源。現今的科技競賽硬築壁壘互相打擊,總體來說並不健康。

其實矽谷之後長期的精彩故事更多,影響全球。半導體在矽谷壯大,但隨著亞洲興起,先是日本再來臺灣韓國,陸續引走了原先在矽谷成長的群體。今天世界趨勢又從鏟平的世界與外包生產,逐漸演變回地緣經濟,大家都在嘗試立法守住自己的市場,跟三國演義說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差不多的。

我住在矽谷四十多年,經歷過許多變化,但也每隔一陣子就會聽到「矽谷沒落了」的言論。譬如有些公司裁員,立刻就有人爭先恐後唱衰矽谷。不過有趣的是,數十年來經過多次這種「矽谷衰退了」的預言,矽谷不但一直還在,還每次蛻變後又領頭了一批批更強的新趨勢。不瞭解矽谷創新創業精神早已深植人心遍地開花,一聽到景氣低潮,就抓住機會唱衰。除了藉此凸顯自己的智慧,是否跟叫喊股市會跌或會漲一樣,總會有懵對的時候?

我祝福矽谷及世界科技業繼續豐富寬廣成長,公司起起伏伏,技術隨時變化,我們汲汲營營的努力,都只是某個時間與過程中的小段落,彈指即過。時代巨輪繼續前推,我們拭目以待新的矽谷歷史與世界科技史還在繼續編撰中!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